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兩百三十九章 擋劍牌

  只見她慢慢的自妃良的身上下得地面來,那佝僂的身姿,正朝著瑟縮在貢桌底下的蚩柔,緩步走了過去。
  說起來,這是她們留翁仙宗的家事,所以在場的其他人,都只是一副旁觀者的姿態,等著看錦瑟仙人如何處置這狠毒的蚩柔。
  而對面的蚩柔瞧見這猶如泡發的腐竹一般,朝著自己走了過來的錦瑟仙人,做賊心虛,亦或是夜路走的太多,終于是遇上鬼的心態,此刻就像是把利刃凌遲著蚩柔一般,令她心里,又懼又怕了起來。
  但即是如此,她也沒有忘記今日,她和素九秋來到冥界,除了與南宮言成親以外的另一個重要的任務...
  只是眼下,四周都是南宮言的人,她斷不能在此刻,將這個任務提早暴露了出來。所以,她只能是借由錦瑟仙人和妃良的出現,裝作自己做賊心虛,十分害怕的模樣,先騙過這些人再說。
  思及此,蚩柔便決定,繼續裝傻下去。
  而眼前的錦瑟仙人那佝僂著的身形,已是在自己的身前站定。要說是一點都不懼怕這猶如索命鬼一般,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錦瑟仙人其實是假的,就像是之前她看見了死去的楓閑時,那種命債找上門來的感覺,亦是不好受的。
  錦瑟仙人站在蚩柔藏身的貢桌前,也不言語也沒有別的動作。現場一時間竟是靜謐得落針可聞,時間過去良久,蚩柔裝傻的行為都快要演不下去了,她悄悄的將眼睛稀開了一條縫,想看看外面此刻到底是個什么境況之時。她剛剛睜開的雙眼,便直直的對上了錦瑟仙人那漆黑如深淵一般的雙眼。
  “啊!!!”
  蚩柔的驚聲尖叫,打破了現場的靜謐局面,可見,這一眼,是真的將她嚇得不輕。
  一旁的羽拾秋見狀,不由得出言嗤笑道。
  “哼,平時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我看你也是活夠了,竟然好死不死的想要嫁到冥界來。這不是找死,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羽拾秋言語里的戲謔雖是聽著十分刺耳,可蚩柔眼下,卻是根本分不出閑暇時間來跟他斗嘴。
  就在蚩柔被錦瑟仙人這眼神給嚇得還未回神之際,一道裹挾著強勁罡風的黑影竟是越過了眼前的錦瑟仙人,徑直朝著自己攻了過來。蚩柔下意識的便想要抬手去格擋,可眼前這罡風里的黑影,卻是繞過自己格擋的手臂,蚩柔之聽得“咻”的一道氣流擦過耳畔的聲響,下一秒,她便只覺腰間一緊。
  整個人瞬間便被一個強勁的力道,從貢桌底下給直接拽了出來!
  緊接著“嘭”的一聲便被這緊捁住自己腰間的力道,給直接甩趴在了地上。一陣“叮叮當當”珠釵落地的聲響過后,蚩柔那原本梳理得規規整整的長發,竟是眨眼間便凌亂不堪的起來。
  蚩柔這人,最是在意自己外貌儀態的。可眼下,她卻是顧不上這儀態是否工整,臉上是否漂亮了。
  被摔得七葷八素的她,連忙掙扎著想要起身,可她才剛剛支起身來,眼前便出現了一張倒著的人臉。這人臉,看著雖是鼻子眼睛都有,可就是讓人感到一陣莫名的詭異感,更別說現在倒著看了。
  “啊!!鬼啊!!”
  末途殿里,再次回響著蚩柔的尖叫之聲。
  只見她不斷的往后瑟縮著身體,直到自己的后背,碰到了一個人的小腿。
  她眼帶驚恐的紫眸下意識的回頭一看,便瞧見了站在自己身后手提長劍的南宮紅馥。她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般,連忙跪伏在南宮紅馥的腳下,雙手并用的上前抓住了她那紅色長袍的衣角。一邊朝著南宮紅馥磕頭,一邊語帶哭腔的道。
  “婆婆,婆婆!救救柔柔吧,救救我!我是您的兒媳婦兒呀,您救救我,救救我!!”
  看著她這幅我見猶憐的模樣,同樣身為女人的南宮紅馥,不由得心下一軟。她正要伸手去將拽著自己衣角的蚩柔牽起身來,哪知,這蚩柔看見南宮紅馥伸出來的手之后,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詭計得逞的冷笑。南宮紅馥在察覺眼前這人嘴角不懷好意的笑容后。立刻便想要收回手往后倒退一步,可這蚩柔,卻像是條陰魂不散的毒蛇一般,竟是伸手便一把將南宮紅馥伸出來的手,順勢一個反扣,緊接著在眾人都來不及反應之時,奪過了南宮紅馥手中握著的長劍,下一秒,那閃著寒芒的冰涼劍刃,便抵在了她的脖頸之間。
  而剛剛還在裝瘋賣可憐的蚩柔,現下,已是猶如換了一個人似的,一手扣住了南宮紅馥的命門,一手還將抵在她脖子上的長劍往皮膚里緊了緊。鋒利的劍刃,瞬間便在南宮紅馥細嫩纖長的脖頸上,劃出了一道紅色細線。
  眼見著意外在自己眼前發生的帝千尋,心間萬分懊惱的立即想要上前從蚩柔的手里將南宮紅馥給解救出來。
  可他正要出手,一枚鋒利如刀片的雪白花瓣,竟是“咻”的一下擦著帝千尋的耳畔,“咚”的一聲釘在了帝千尋身后的門框上。
  當帝千尋轉頭看見這十分眼熟的麟托菊花瓣形狀的暗器時,他那深沉的眼眸,不由得暗了暗。
  而抓住他這失神瞬間的素九秋,立即便從房梁之上飛身一躍而下。擋在了挾持著南宮紅馥的蚩柔面前,掩護著她準備撤離此處。
  當她對上了攔在身前不愿讓步的帝千尋時,素九秋的心下一時間竟是感到一陣悲涼無比的情緒,在不斷的翻涌上來。
  “讓開!若是你不想看著她身首異處的話,我勸你最好是趕緊讓步!”
  聽見她的話,帝千尋看著她惡心眼神里,瞬間便多出了一抹狠戾!
  “今日你若肯老實就范,當年的事,我可以不再追究!”
  “追究!?我的幾千年青春,我的一片真心都還未找你討還!你倒還跟我說起追究一詞來了!?”
  正當素九秋義憤填膺的與帝千尋理論之時,一道長劍破空之聲,便自身后快速的飛射而來。而這長劍的終點,明顯就是挾持著南宮紅馥的蚩柔!
  察覺到危險逼近的蚩柔連忙將身前的南宮紅馥調轉了身形,將她抵在身前當做了自己的擋劍牌!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