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兩百三十八章 妃良

  “嗨,不就是我之前不曉得這女人是裝的中計了嗎?我帶著墨無殤前輩去找她,誰知,將將入得我設的那個幻境,就被蚩柔給翁中捉鱉的關進紫玉葫蘆里面去了。”
  “這你也好意思當著大家的面兒,說出來!?”
  “哎呀,這有什么嘛,大丈夫能屈能伸,再者,我這也確實是學藝不精,才著了這女人的道兒!”
  “你倒是看得挺開!”
  “必須得看得開呀,這么點兒挫折都無法直面的話,那我這前面幾千年過的憋屈日子,豈不是早就抑郁得自殺了!”
  “那你倒是告訴我,陳一諾如何會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看這情形,她這又是給自己放血了!?”
  說到這里,羽拾秋就有些心虛的摸了摸鼻子。下意識的往墨無殤身邊挪了挪,然后語調忐忑的看著南宮言道。
  “這...我們一幫人加一條蟲子在里面關的,也是沒有辦法了。”
  “讓你說重點!”
  羽拾秋轉頭看了看墨無殤,一臉“我需要前輩你幫助”的表情,沖著他眨了眨眼。墨無殤卻是一副,我是傷員,我沒力氣的樣子,順勢便倚躺在了羽拾秋的肩頭上。
  無法,他只好硬著頭皮,自己交代從寬了。
  “哎呀,就是我們都被那紫玉葫蘆里面的黑墻,給限制了法力嘛。然后我跟墨無殤前輩又被封印在了那黑墻里,那黑墻是十分的古怪,竟是如同活物一般,能夠吸食人的血肉,肉脂便成了燈油,血液,則是成了錦瑟仙人那條蠱母妃良的食物。”
  “妃良也是不得已才要食用那些腥臭之物的,原本,我愛吃的,只有晨間的露珠而已。”
  一個稚嫩的女童聲線,接過了羽拾秋的話,替自己辯解著。
  這說話的,便是那條體型龐大,雖是長了張人臉,可看起來又四不像的蠱母妃良。而她身前佝僂著身姿,從剛剛出現在這里,便沒有出聲說過半句言語的腐竹臉,不,確切的說,是錦瑟仙人。
  她依舊是一言不發的用那漆黑如深淵,看不出任何情緒的雙眼,在盯著瑟縮在貢桌底下的蚩柔看。
  妃良繞著錦瑟仙人盤旋一圈后,又乖巧的倚躺在了地上,讓佝僂著身姿的錦瑟仙人,坐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她也看了一眼蚩柔,隨即像個真正的人類小女孩一般,輕嘆一口氣道。
  “哎,娘親,原本不是這副模樣,妃良,也不是現在這幅人不人蟲不蟲的四不像。數千年前,娘親覺得當時的蚩柔師姐,并沒有可以接下留翁仙宗的能力,便轉而想要培養另一個師姐,作為今后的接班人。可,蚩柔師姐卻是不服娘親這個決定,一日晚上,她竟是將那個作為接班人的師姐,用極其殘忍的手法殺掉了。還放干了她全身的血液。然后,她用計將娘親騙得喝下了一種可以醉的不省人事的酒,就將醉倒過去的娘親和我分開,把娘親先行關在了那個漆黑的屋子里。之后,她便強行喂我喝下了那個被她殺掉的師姐的血。這讓我染上了難以戒掉的血癮,自此以后,我便每隔一段時日,就必須要飲用人血,不然,我就會爆體而亡,我死了,娘親定是會傷心欲絕的,我不想喝,可是為了娘親,我也必須要喝。也因為經常飲食人血的緣故,我的身形,變得越發的龐大,甚至長出了人臉,和不人不獸的四肢。我也變得更加的嗜血起來,尤其是血癮發作的時候,我常常是六親不認的狀態,逮到什么...就吃什么...”
  說到這里,那妃良,竟是像個犯錯的孩子一般,將她那長了張人臉的腦袋,低垂了下去。
  “一日,我的血癮發作,蚩柔師姐就將我關進了娘親所在的那個黑屋,起先...我還尚且能夠控制自己...可到了后面,我已經是不能認人了,意識完全被心里那股想要飲血的念頭給占據了...我在意識完全不清醒的狀態下...把娘親給...給吞吃入腹了...等我意識清醒過來,再強行逼迫自己將娘親吐了出來的時候,娘親原本絕美的容貌,和玲瓏有致的身姿,已經是被我腹中的粘液,給腐蝕成了現在這副模樣...因為嗓子受損,她也無法開口說話了。從那以后,我們便被蚩柔師姐給關在了那里,當紫玉葫蘆被蚩柔師姐開啟之時,為了我,娘親不得已的就要去幫蚩柔將那些她想要用紫玉葫蘆收服的人,全數拖進這黑屋里來,讓我吸食他們的血液。但是他們的尸首,卻是無法處理,久了以后,黑屋里便會惡臭無比。后來,娘親發現這石墻,好像是活物,可以吞噬掉人的尸身,還可以過濾出干凈沒有雜質的血液供我飲食,才會又后來,這兩位小哥哥進來以后,被“封印”在了墻體里的事兒。”
  聽見妃良滿是歉疚的語調,那從頭到尾都不曾言語過半句的錦瑟仙人,竟是伸出了她那形容枯槁的手臂,輕輕的撫了撫身下的妃良,示意她不要放在心上。
  妃良溫順無比的伸直了脖子,享受著錦瑟仙人的撫摸。
  在場的人聽完這妃良的一番話,不由得對這蚩柔“刮目相看”了起來,尤其是還困身在房梁之上的素九秋,當了解到自己竟是與虎謀皮的跟著這女人一起共事了這么久,還真是有些后怕。不過,她素九秋能有這膽量敢跟她一起同流合污,當然是備有后手的...
  今日,她算是棋差一招的算漏了蚩柔這兒會出狀況,再加上,自己的手,在前日還被南宮言給斬去了一只,好在,花根并未受損,這被斬掉的手掌,過幾日便又會長出來。
  但,眼下,如何從這里逃冥界,才是首先要考慮的事。可底下有帝千尋和南宮紅馥在,后面又有南宮言和他的黨羽在,要走,還真是個不小的難題呢。
  罷了,還是靜待時機吧,眼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這錦瑟仙人和這四不像的怪物身上,走一步是一步了!
  這邊的素九秋還在心里打著她的如意算盤,底下的錦瑟仙人,卻是突然間有了動作。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