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兩百三十七章 臉上臊得慌

  只見她瘋了一般的雙手抱頭,緊緊的將自己團在了一起,然后瑟縮著身體蹲在原地,不斷的往那貢桌底下,藏匿而去。
  一旁的素九秋見狀,不由得心下一沉。看來,今日的計劃,是要有所變動了。
  于是,她便悄悄的往旁邊退了退,做好了見勢不對,立馬撤退的打算。
  可還不等她向后倒退抬起的腳步落下,一個身著紅衣的女子,卻是突然之間就憑空出現在了她的身后。
  感覺到身后之人的出現,素九秋心下立即暗叫一聲不好!
  隨即立刻掉轉腳步,在眾人都還未來得及反應之際,猛的朝前飛身躍去!眼見著她就要竄出門口,電光火石間,那殿門處卻又突然出現了那張令自己一見誤終身的臉。
  “帝千尋!!讓開!!”
  可眼前擋住了去路的帝千尋,卻是連半分想要挪開身形的意思都沒有。這邊的麻煩還未去除,身后傳來的一陣衣袂破空之聲,卻是提示著素九秋,自己的生路,已經被完全切斷了!
  情急之下,她只好伺機翻轉身形騰空躍起,轉而落腳在了眾人頭頂的房梁之上。
  待她看清身后阻斷了她的生路的紅衣女子時,素九秋心間那股積怨已深的怒氣,瞬間便爆發了出來!她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從齒縫間,吐出了這個讓她記恨了幾千年的名字!
  “南宮紅馥!!”
  聽見素九秋的聲音,底下手提長劍,已經與帝千尋站在了一處的南宮紅馥,亦是怒目橫對的瞪著房梁之上那滿是憤恨的素九秋。
  情敵相見,分外眼紅…
  眼下這原本該是喜氣一片的婚禮現場,竟是頃刻間便成了劍拔弩張的局面。
  “哎喲喂,師兄,你這見色忘弟的家伙,也不知道順手撈我們一把!給我這一頓摔得,五臟六腑都要移位了。”
  這非常不合時宜出現的哀嚎之聲,竟是瞬間便將這現場緊張的氣氛,給緩和了不少。
  這調調,很顯然是只有羽拾秋這家伙,才能發出來的。
  只見他一邊毫無形象的揉著被摔疼的后腰,一邊站起了身。這其間,他還不忘伸手拽了一把四仰八叉的躺在旁邊的墨無殤。
  兩個難兄難弟相互扶持著,朝著南宮言他們所在的位置一瘸一拐的挪了過去。
  可那邊的南宮言,卻是從頭到尾都不曾抬頭瞧過他們一眼,一邊忙碌著替懷里的陳一諾修復傷口,一邊口氣不佳的道。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還有臉在這兒討安慰!?也不覺臉上臊得慌!”
  南宮言語氣不佳的話,卻是對這臉比城墻厚的羽拾秋,并未起到什么作用。
  “師兄!~我們這都是經過了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來的,你就不能說點兒好聽的么!?”
  羽拾秋扶著還有些虛弱的墨無殤,已是挪步到了劍仇讎和楓閑的跟前。可這兩人見了他,卻是沒什么好臉色在。嗨,也難怪了。冥界的封印被破,自己就是那制造一切麻煩的罪魁禍首,他們給他這樣的臉色,也是情有可原的。雖然他們并不知曉其中的真實緣由,但,這一切,確實是與自己脫不了干系。
  故此,羽拾秋只好沖著比較熟悉的楓閑笑笑道。
  “小師侄,能借過一下么!?”
  楓閑這人,本就心軟耳根子軟的,再者,自家神君都沒有對他追究什么,他又有什么理由去對他故意為難呢。
  思及此,楓閑也沒有言語半句,只是側開了身,將他們讓了過去。
  這邊的幾人,終于是在經歷了種種艱難險阻之后,總算是成功會師了。雖然個個都是傷的傷,累的累,但,好在大家都還活著。
  等到兩人都在他旁邊就地坐下了,當羽拾秋抬眼細看南宮言身上的這一襲大紅衣衫時,簡直像是見鬼一般沖著南宮言驚聲道。
  “師兄!?你這是!?這是要跟誰成親啊!?啊,不會是諾諾吧!誒,不對啊,諾諾跟我們在一起,哪兒有機會出來跟你成親。”
  說著,羽拾秋又轉頭看了看旁邊躲在貢桌底下瑟瑟發抖的蚩柔一眼,臉上頓時一副“哦~我知道”了的表情,打算對著南宮言戲說一番,可當看見南宮言臉上那“敢亂講,你舌頭就沒有了”的表情,羽拾秋又愣是將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
  收拾完羽拾秋,南宮言這才抬眼,仔細看了看臉色還有些蒼白的墨無殤。
  “前輩,如何!?身上的蠱,可是已經解了?”
  墨無殤沖著南宮言露出了一個有些蒼白的笑容,然后語調輕松的道。
  “已無大礙,其實這要說解了。倒不如說是全靠錦瑟仙人的蠱母妃良,將我身上的這些蠱蟲,給全數吃掉了。”
  “錦瑟仙人!?”
  聽見這個名字,饒是冷靜如南宮言,也不由得驚了一跳。
  說到這里,連方才還嬉皮笑臉的羽拾秋,都一臉正色了起來,他轉頭看了一眼此刻瑟縮在貢桌底下的蚩柔,轉而接過了墨無殤的話頭道。
  “蚩柔這女人,還真是有些手段,師兄,還好上回你決定去竹沉河,而不是去我從這女人那兒套來的那個詭異的黑屋。要是上次我們直接去了那兒,怕是早就全軍覆沒了。”
  南宮言眉頭輕蹙的睨了羽拾秋一眼,一副快要沒耐性的樣子。
  “說重點!”
  “是是,說重點,說重點!”
  也只有是南宮言,能用一個眼神便能治的了他。
  “上回,我不是用通天眼的幻境,引得蚩柔上鉤了嗎?可是,這女人那會兒,其實早就看穿了我的幻境,故意引導我去了一趟她用幻術,演化出來的一幕看似去往北辰矣蕤藏身之地的戲碼,其實那處地方,根本就不是什么北辰矣蕤的藏身之處,而是她這紫玉葫蘆里面的光景!而我在那間石室里看到的北辰矣蕤和怪物,實際上根本就是錦瑟仙人和她的蠱母!只是蚩柔用幻術,將人物從錦瑟仙人變換成了北辰矣蕤罷了!她的目地,可能就是想吸引我們前去,然后好將我們一網打盡!”
  “那,你們又是如何進得這紫玉葫蘆里面去的呢!?”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