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兩百二十七章 四不像

  再加上蚩柔的態度,分明就是在那兒等著她或者是南宮言的到來。故此,她也沒有必要再藏著掖著了。
  不過,奇怪的是,這偌大的留翁仙宗,如此之多的亭臺樓閣。陳一諾竟然沒有看到一個留翁仙宗的弟子在,這一點,真的是非常詭異!難道,這蚩柔還在計劃著別的什么,所以將弟子全部外派出去了!?可是,這本宗的安全,也是極為重要的,不可能沒有留下半個看守山門的弟子在才是。
  正當陳一諾暗自腹誹著,眼前這骷髏,已是拽著自己,一路下沉到了一座看起來猶如河神水府那般,孤零零聳立在這紫玉葫蘆最底部處的宅邸。
  這宅邸,看起來與凡界的其他建筑,似是有些不同,凡界的屋舍檐角是一個光滑向下的斜面,而這座宅邸的屋檐角,卻是卷曲向上的。且,每個檐角上,都安置著一尊似人非人,似魚非魚的雕像。且這些雕像,每一尊都是臉部朝內,與其說是用來鎮宅所安置的神獸之像,倒不如說是修建這座宅邸的人,用這些雕像來看守著住在這宅邸里的人。
  見此情形,陳一諾倒是越發的好奇,這里面到底是關押著什么樣的人了。
  只是還不等她來得及將這宅邸細細打量,眼前這拽著自己前行的骷髏,卻是在陳一諾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突然間轉過了它那猶如一張泡發了以后的腐竹一般,全部折擠在了一起的臉。
  它臉上的五官,早已是看不出了原樣。尤其更加詭異的是,它那整個眼仁和眼白都漆黑如深淵一般的雙眼,此刻,正一眨不眨的盯著她。要不是現在情況不太允許,否者,陳一諾定是會忍不住的尖叫出聲。
  它這與它那枯瘦如柴的身子,全然不同的巨大腦袋,看著,真是別提有多么膈應人了!
  不過,看它身上那已經有些破爛不堪的衣物,陳一諾又覺得,這個東西,可能還有些來頭!
  來不及細想,這東西又繼續轉頭,將陳一諾拽到了那座看起來有些怪異的宅邸前。
  這宅邸的大門上,左右各自懸掛著一紅一白的兩盞燈籠。燈籠上沒有任何標識,看起來就是兩盞普通的燈籠。
  燈籠...
  到等等,這東西,她怎么感覺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呢!?
  啊,她想起來了!這不就是跟先前羽拾秋來留翁仙宗,從蚩柔那兒套出來的那時還沒揭面的北辰矣蕤的藏身之所,一模一樣的特征嗎!?
  可是...這地方,按照羽拾秋的說法,不是應該在一座小島上么,怎么會在這紫玉葫蘆的底部出現呢!?
  還不等她仔細推敲,身前這骷髏便拽著她的腳踝,將她朝著這宅邸緊閉的黑色大門,猛的一個勁力,就扔撞了上去,陳一諾瞪大了雙眼的掙扎著想要避免自己撞上這扇大門,可就在她還未來的及發力之時,陳一諾便感覺自己突然一陣懸空,伴隨著“咚”的一聲悶響,她連嘴里的驚呼都還卡在嗓子眼兒里,就只覺后背一痛隨即眼前一花,陳一諾便被摔得眼冒金星的躺在了地上,
  “哎喲喂!我的老腰!!”
  嗯!?怎么自己可以說話了?!
  陳一諾一邊揉著自己被摔痛的后腰,一邊掙扎著爬了起來。當她將手掌觸及到身下這觸感有些濕冷的地面時,陳一諾被摔得有些七葷八素的意識,倒是被這冰涼的觸感,給刺激的有了一絲清明。
  就在陳一諾正想抬眼查看此處的環境之時,那張腐竹一般的恐怖臉龐,竟是再次毫無預兆的就出現在了自己轉頭的瞬間!
  “啊!!鬼呀!!!”
  這下,陳一諾終于是再也忍不住的驚叫出聲了!她連忙一個原地向后翻滾,然后迅速站起了身,在遠離了這不知是人是鬼還是妖的家伙身邊后,陳一諾這才抽空打量了一番這個光線有些昏暗的房間。
  只見目光所及之處,是四面通體黝黑的石壁。這個房間,并不大,沒有門,也沒有窗。房間里唯一的照明,便是在距離自己大約十米開外的墻壁上,懸掛著的一紅一白兩盞燈籠。
  而自這燈籠的底下,竟是時不時的滴出來幾滴不知是水還是什么的液體來。這液體,“滴答,滴答”的掉落在這燈籠正下方的一汪池潭當中,而這看不清虛實的池潭當中,此刻,正躺臥著一條通體墨綠,似蛇身又生有四足,似龍又是獨角,似魚又周身滿是如皸裂般皮膚的鱗甲,最可怖的是,此物,竟然還長了一張人臉!而那剛剛嚇了自己一大跳的腐竹臉,現在,就端坐在此物如蛇般盤桓著的軀體上,那雙猶如深淵一般的漆黑眼眸,此刻,正一眨不眨的凝視著猶如驚弓之鳥一般的陳一諾。
  媽耶!這到底是個什么“神仙”地界,竟是如此的詭異!
  “諾...諾...”
  正當陳一諾在努力的說服自己不要慌亂之時,她左側的耳朵里,卻是傳進來一個極為熟悉的聲音。陳一諾連忙轉頭一看,便只見自己身后的這一堵墻壁之上,竟然貼立著兩個看起來十分眼熟的身影,羽拾秋和墨無殤!!
  墨無殤的腦袋歪搭在一側,臉色蒼白得不見一絲血色,看起來渺無生氣。而他旁邊的羽拾秋,雖是尚且意識清醒,可,卻與墨無殤的臉色,相差無幾!
  方才因為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眼前這個腐竹臉的身上,并未仔細留意這面墻是否有異常,再加上,與其說是貼立,倒不如說是羽拾秋和墨無殤兩人,幾乎快要與這黝黑的墻壁,難分彼此的融為一體了!!還有,她剛剛偷偷試了試,這里好像與關押羽拾秋的父親伽楞慎的那處地界一樣,仿佛被人下了封印一般,完全使不出半分靈力。
  被眼前兩人的情況給驚了一跳的陳一諾,連忙上前想要將他們給弄出來,可還未待她走上前去,那墻壁之上幾乎氣若游絲的羽拾秋,卻是朝著她連忙大聲阻止道!
  “諾諾不可!!不可...這...墻壁...墻壁有鬼。”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