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兩百一十九章 寵溺之色

  聽見陳一諾的話,君笙也十分明白她講的道理是半分沒錯的。
  “呵呵,那好吧。我就暫且在這兒修整一下,等著你們回來接我。”
  不過,陳一諾在四下打量了一番這里的地勢以后,左右反復思量,陳一諾覺得將她一人放在這里,還是不太妥當的,畢竟,現在的藍澤大陸,已經沒有一處地方,是安全的了。
  “將你一人留在這兒,我還是不放心,不如這樣吧,你進來我的海納八寶袋,里面有一棟小院兒,什么東西都一應俱全。如此,我們也不用分開,你也有個安穩的棲身之所。”
  “哈!?你身上竟然還攜帶著這樣的秘境在!?那當然是極好的,這可是比待在此處,要好的多了!。”
  見她欣然同意了,陳一諾便悄聲念動了咒語,將君笙放進了海納八寶袋里。解決了君笙的問題后,陳一諾這才算是放下了心來,轉而回頭走到了南宮言的面前。
  “妥了,我們出發吧。”
  “嗯。”
  說著,南宮言便想要動手開始結印,陳一諾見他竟還是結的傳送陣的印記,連忙上前制止了他。
  “等等,你是想用傳送陣過去嗎?”
  “怎么!?”
  “還是省點精力,留著應對等下可能會出現的意外情況吧。”
  說著,陳一諾歪著頭思考一番后,隨即看向了南宮言身后那群肚皮翻翻的噬魂鯊,隨即眼前一亮的沖著南宮言笑著道。
  “來,我有一個省力又輕松的法子。”
  南宮言眼含寵溺的跟在陳一諾的身后,走到了那頭已經被陳一諾解開了穴道的噬魂鯊面前站定。
  “你看,這些家伙,在水里的速度可是不比我們飛行時的速度慢吶。我們何不利用它們,載上一程,省下些力氣呢!?”
  聽見她的話,南宮言不由得笑笑。
  “好,聽你的。”
  感覺到眼前的南宮言仿佛與以前那副清冷的模樣,有些大不相同了的陳一諾,不禁心下一陣歡欣的回了他一淺淺的微笑。
  然后,陳一諾便走到了那條已經翻過身來的噬魂鯊背上,蹲下身來伸手拍了拍它的背鰭道。
  “現在,我有一個能讓你們改邪歸正的機會,不知道你想不想要呢?”
  那噬魂鯊聽見陳一諾的話后,不由得快速的拍打了兩下尾鰭,表明了愿意接受的態度。見它欣然答應了,陳一諾也半分不覺意外的沖著它道。
  “那好,我現在就將你其他的同伴身上的穴位解開,但是你能夠說服它們與你一起珍惜這個機會嗎!?”
  那噬魂鯊又接連拍打了兩下尾鰭,表示可以。
  陳一諾十分滿意的伸手拍了拍它的背鰭,隨即跳下了魚身,回到了沙灘上,一臉狡黠的沖著南宮言眨眨眼道。
  “妥了,準備好人生當中第一次將噬魂鯊當做坐騎的旅程了嗎!”
  話音未落,陳一諾便伸出右手,然后在指尖快速聚力,一道淺淺的金芒,瞬間點亮了她的指尖,緊接著,陳一諾便將這金色的光亮,猛的朝著面前這群肚皮翻翻的噬魂鯊,猶如散花一般的將這金芒飛散了出去,十分精準的分別擊打在了那些還未解開穴道的噬魂鯊肚皮上。
  九道金色波紋散去后,海里便如沸騰了一般,轉眼間就開始水花飛濺了起來。那些恢復了行動力的鯊魚們,瞬間便開始歡快的在海水里游弋了起來,但是除了最先解開了穴道的那一頭。
  只見它用一種抑揚頓挫的“昂嗚。昂嗚”之聲,不斷的在與那些歡快游弋著的鯊魚們,傳遞著什么訊息。
  那些噬魂鯊在聽完它的叫聲后,全都紛紛停下了肆意游動的行為。轉而一頭頭整齊的排列在了陳一諾和南宮言的面前。見此情形的陳一諾,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沖著這些排列著整齊的噬魂鯊,以裹挾著五成功力的聲線,大聲說道。
  “念在你們修行不易,所以,我與冥界神君決定,給你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這個機會,就是你們現在載著我們兩人,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留翁仙宗,到了地方后,你們只要答應今后安心修行,不再亂造殺孽,我們便放過你們。”
  陳一諾的聲音,震得海水都有些細微的顫動,更別說這些被陳一諾先前一招就制服了的鯊魚了。見它們紛紛用尾鰭拍打著水面,表示樂意應承這件事,見此情形,陳一諾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轉身沖著南宮言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有些打趣的道。
  “仙尊,請吧。”
  南宮言的眼神里,滿是欣慰與寵溺的對著陳一諾點了點頭,輕聲應了句“嗯”,然后伸出左手,牢牢的握住了陳一諾的右手,拉著她一起,緩步走上了那些噬魂鯊當中,體型最為龐大的一頭身上。
  兩人站穩身形后,陳一諾便朗聲道。
  “出發!!”
  得到行動指令的鯊魚群,便一個接一個頭尾相連的形成了一條長如巨龍一般的隊形,然后開始緩緩逐步加速,推動著最前面的那頭載著南宮言和陳一諾兩人的領頭鯊,向前行進了起來。
  隨著它們甩動尾鰭的頻率越來越快,前進的速度,也開始有了明顯的提升。到了后面,竟是快到眼前的景色都開始如同轉瞬即逝的流星一般的境地。
  陳一諾十分滿意現在的行進速度,雖然迎著獵獵作響的海風,是覺得有些涼意,但,這可是替他們省下了不少的精力。見她一臉十分有成就感的樣子,南宮言今日那不知盈滿了多少次寵溺之色的眼眸,再次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陳一諾的身上。
  看著眼前的她,向來極少回憶往事的南宮言,不由得回想起了初次見她時的情形。
  那日,他與楓閑回宗的路上,在流云山腳下的小河邊,發現了幾乎奄奄一息的她,起初救她的本意,是自己見她身上似乎有著羽拾秋的術法印記,覺得有些蹊蹺,便將她帶回了云頂仙宗,可令自己沒想到的是,她在自己的床榻上一躺,竟是六年的時間。
  而自己,幾乎就是看著她一天天長大,一天天有了變化。其實,他自己都不曉得,眼前這個令他牽腸掛肚的女子,到底是在什么時候,悄悄的住進了自己的心里呢?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