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兩百一十八章 顧芳心

  此刻,月正當中,銀色的月光,照耀在微波粼粼的海面上,猶如是替這無邊的海洋,披上了一層朦朧的薄紗一般,令人心馳神往。
  陳一諾能感覺到南宮言緊緊擁抱著自己的那雙手,此刻,竟是有些微微的顫抖,而自己這顆七竅玲瓏心,現下,亦是激動的有些難以恢復平常。
  南宮言那深邃的眼底,破天荒的第一次,充滿了不確定的神色。他那總是聽起來十分清冽的聲線,此時,竟是有些呼吸不穩了起來。
  “陳一諾,你明白你剛剛的行為,代表著什么嗎!?”
  被他逐漸開始炙熱起來的眼神,有些嚇到了的陳一諾,終于是有些后知后覺的開始害羞了起來。腦子一熱的那股勁兒過去后,她那習慣已久的鴕鳥心態,便不合時宜的蹦了出來。
  “那...那...那什么,我就是,就是想確認一下你的體溫。”
  這話一說出口,陳諾便后悔的只想掐死自己!
  陳一諾啊陳一諾,你瞧瞧你說的是些什么虎狼之詞!你在人家臉上親了一口,事后還說出了這般,猶如調戲良家婦女一般的登徒子才會說的話語!
  于是乎,意識到事態有些失控的陳一諾,準備趁其不備的找機會開溜。可她自認為以南宮言不易察覺的動作,嘗試著掙脫他的懷抱時,卻發現,好像...自己已經無法從眼前這個男人的手里逃脫了,而且,無法逃脫的,不僅僅是人...還有這顆,對他傾慕已久的心吶!
  “額...呵呵呵,南...南宮言,那什么,天色不早了,我們還是干些正事兒吧!”
  可是,這話在眼下聽起來,真是讓人不要浮想聯翩都難啊!陳一諾簡直恨不得轉身跳進眼前的大海里,真是不該說什么,偏說什么!什么天色不早,什么干些正事兒!這話,真是怎么聽,怎么感覺有些曖昧的情愫在里面晃蕩著。
  陳一諾已是羞到無法抬眼直視依舊緊緊抱著自己的南宮言,她那腦袋,都快垂到胸口去了,一張小臉兒,也是爆紅到了開始發燙的地步!
  看見她這幅敢撩不敢認,又慫又可愛至極的模樣。南宮言不由得心情大好的輕笑出聲,感受到眼前這人胸腔里的震動。陳一諾不由得疑惑的抬起了頭,可還不等她看清眼前這人的神情,南宮言那張眉眼含笑的俊臉,已是朝著自己迅速放大的靠了過來,隨即,陳一諾便只覺唇上傳來了一陣熟悉的溫熱觸感!
  此刻的陳一諾,腦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
  她甚至忘記了呼吸,一直在不由自主的憋著一股氣。
  朧月傾證眷屬成,
  良風席徐賀今夕。
  陳諾承情花期至,
  南言難棄顧芳心。
  良久,南宮言才有些不舍的移開了那張已是蔓上了些許情愫的俊臉,轉而將懷里的人兒,給圈得更緊。他將那輪廓完美的下巴,輕輕的抵在了還在懵神中的陳一諾的頭頂上,然后,那略微有些低沉的嗓音,便在這清風依舊的月夜里,響了起來。
  “明月為證,天地可鑒,深情不負,此乃我心。”
  聽見他這簡短卻不簡單的八個字,陳一諾不由得感到心下一暖。
  “明月為證,天地可鑒,不負深情,亦如君心。”
  聽到她這明確又肯定的回答,南宮言不由得萬分欣喜的再次將陳一諾深深擁緊。
  “阿嚏!!”
  這兩人倒是濃情蜜意心正怦,可就是苦了今日跟著他們一起又是經歷漫長的傳送陣,又是下海泡水的君笙了。
  這也就罷了,眼下,還要讓她一個人在這兒看飽了人家的甜甜蜜蜜,還要吹著冷風,這場景,真是要多凄涼有多凄涼。這不,她都感覺自己好像是要著涼了。
  她這噴嚏聲,倒是將那邊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南宮言和陳一諾,給拉回了現實。尤其是陳一諾,在聽見君笙的聲音后,這才滿臉通紅的回過神來,想起此處還有個人在。
  陳一諾有些尷尬的將抱著自己的南宮言輕輕推開,示意他還有正事兒要辦呢。
  感覺到懷里一空的南宮言,心下雖是有些不舍,可是也清楚眼下還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
  很快的整理好情緒后,南宮言便轉身走下了魚腹,與先行回到沙灘上的陳一諾,站在了一處,陳一諾轉頭偷偷的瞧了他一眼,發現南宮言竟然也在看著自己,陳一諾不由得小臉兒一紅的輕咬唇瓣,回想起了方才的親密,令她瞬間感到十分害羞的低下了頭去。
  可是南宮言卻半分不帶扭捏的伸手握住了陳一諾有些微涼的手,然后朝著為了給他們騰出一點私密空間的君笙所在的地方,以平日里那般冷清的聲線說道。
  “君笙姑娘,你若是感覺身體不適,便留在此處就地休息吧,就不用跟著我們去那方危險的地界了。”
  聽見南宮言的話,君笙伸手撫了撫開始有些發燙的額頭,隨即站起了身,沖著站在一起的南宮言和陳一諾兩人笑笑道。
  “無妨的,我可能是因為傷口還未痊愈,加上方才在海水里泡了一會兒,然后海風一吹,興許是有些著涼了,但,不礙事的。我可以跟著你們去,到時候,說不定還能幫上你們點什么忙呢。”
  君笙一邊拍了拍身上沾著的沙粒,一邊身形有些晃蕩的站起了身。
  見她如此模樣,陳一諾不由得心下一陣擔憂。連忙甩開的南宮言的手,三步并兩步的奔到了君笙的身邊,小心幫她穩住了身形。
  “君笙,你沒事兒吧!不行就不用勉強了,就我們兩個人去,也是可以的。”
  聽見陳一諾的話,君笙搖了搖頭,然后強撐起精神,沖著陳一諾笑笑道。
  “沒事沒事,小風寒罷了。我這人形,興許是還不太適應凡界的氣候,這么一點小傷,竟是就有些抱恙了。”
  可,雖是皮肉之傷,但畢竟是被那些西天諸神的仙家神兵所傷,哪里可能是如此輕易的就痊愈了呢。
  “君笙,我知道你很想幫我們的忙,但是凡事不能勉強,再者,我們今后,還有很多地方需要你的幫助,所以,還是得請你,為了我們,保重好身體呢。”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