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兩百一十四章 你會游泳嗎

  突然間,陳一諾的腦子里,劃過了南宮言出得結界時,以極快的手法,結的那個印記。雖然他為了不讓陳一諾記下這開啟畫地為牢術的咒語,故意用快得難以看清的手法,結了印出去,但是陳一諾超乎常人的目力,以及那過目不忘的記憶力,還愣是讓她回響起了這開啟畫地為牢術的結界的印記手法!
  理清思緒的陳一諾,不由得心下為之一喜的抬手胡亂擦了擦臉上的眼淚,一邊開始結印,一邊頭也不抬的對著身后的君笙開口道。
  “君笙,你會游泳嗎?”
  “啊!?”
  被她這突如其來的問句,給搞得一臉懵的君笙,終于是將捂住眼睛的手,稀開了兩根手指。
  “我說,你會游泳嗎!?”
  “游泳!?額,說會,其實我并不是會,只是因為我的原形是材質極輕的料子做成,所以,遇水我會自動向上浮起來。”
  “那就好,你記著,如果今日我和南宮言折在這兒了,請你幫我向羽拾秋和墨無殤...哦,不,如果我死了,墨無殤也會無辜的與我一同殞命。總之,如果今天我死在這兒了,請你告訴羽拾秋,或者有機會再見到蓮華無憂的話,請你跟他們說,我沒有什么大的遺憾,只是,希望他們能守護好各自心間的那方凈土,至于天界的事兒,他們就別去插手,由著矣蕤天帝去吧。好了,就這樣了。做好準備,我要開啟結界了。”
  話音未落,陳一諾手上憑著記憶結出來的印記,便已完成了最后一個手勢。
  “啵”!
  一個猶如氣泡破裂的聲音,在這深不見底的海水里,輕輕的響起。不會游泳的陳一諾,在破除結界之前,已經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由于不會游泳的人,沉底特別快。而陳一諾現在需要的便是接助自己這不會游泳的短處,讓自己悄悄的潛到,被那群鯊魚給圍在當中的南宮言的下方,找機會將他救走。她想過了,如果自己胸腔里的氧氣,不能撐到她將南宮言托上水面,那么,她就用海納八寶袋,將自己和南宮言給裝進里面,用來暫時躲避危機,等到眼下的難關過去了,到時候再想辦法出來。
  心里做好了預備計劃的陳一諾,在畫地為牢術解除掉的第一時間,便朝著前方猛的飛射出去了一段距離。
  隨即便任由著身體開始下沉,說來也怪,方才南宮言將畫地為牢術,沉下了海里的時候,自己明明怕的要死,現在,她居然有勇氣離開舒適圈,跑出來去救南宮言。
  陳一諾小心的隱藏好自己的氣息,可是她算漏了一點,那就是身上同樣有血腥味的君笙!
  就在陳一諾將身形速降了下去差不多二十米左右的時候,那群圍著南宮言的鯊魚里,其中的兩頭,突然間嗅到了來自君笙身上散發出來的血腥味,只見那兩頭鯊魚竟是調轉了身形,直接朝著還未來得及漂浮上海面的君笙,以極快的速度,游弋了過來。
  而不由自主的往上漂浮而去的君笙,完全沒有時間往下看上一眼,所以她根本就不曉得這突如其來的危機在向自己逼近!
  怎么辦!!
  眼下竟是成了一個兩頭為難的局面,而她只有一次向上發力的機會,如果她舍近求遠的去救南宮言,那君笙今日,肯定是毫無疑問的會葬身魚腹。可是,如果不去救南宮言,那么自己,肯定也是無法獨善其身的繼續茍活在這世上,怎么辦!怎么辦!
  就在陳一諾心急如焚之時,她的腦海里,突然劃過了一副自己在郁湖里與那惡龍搏斗時的畫面,只見那個自己手持黃泉碧落劍,流暢利落的身形在那水底下,竟是如同魚兒一般自由自在的穿梭自如,與那面目丑陋的蛟龍,好有一番惡戰。
  此時,陳一諾的耳畔,突然傳來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聲音,身體平穩水中趴、雙臂交叉輪流劃、兩腿鞭狀上下打、慢呼快吸向前劃!
  陳一諾被這突然出現的聲音給嚇了一大跳,這不就是...不就是自己的聲音嗎!?
  不對,確切的說,這應該是圣湫公主留在七竅玲瓏心里的那抹靈識,所發出來的聲音。這個口訣,是在教自己如何游泳嗎!陳一諾靜下心來,在腦子里快速的過了一遍剛剛圣湫公主的靈識告訴她的那個游泳的口訣。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陳一諾竟然如同原本就會游泳一般,徑直朝著前方游弋而去了。且因為七竅玲瓏心替她存儲了不少空氣的緣故,現下,她竟是并不覺得胸間憋悶得慌。
  這下好了,營救行動能夠成功與否的關鍵后備力量,已經有了保障,陳一諾懸吊著的心,也瞬間放下了一半。
  她看了看那兩條已經到了君笙下方的巨型鯊魚,又看了看再次被那邊剩下的八頭鯊魚用尾鰭給拋了起來的南宮言,陳一諾閉上雙眼緩了緩心神,整個人凌空站立在了水里,只見她緩緩伸出了雙臂,左側手掌凌空一握,便將方才自己給了君笙的那把碧落劍給召回了手里。
  下一瞬,就在她睜開了雙眼的同時,手上一左一右握著的兩把長劍,霎時間便如兩支離弦的箭矢一般,朝著兩邊的鯊魚飛射而去!
  “昂嗚!”
  “昂嗚!”
  兩道幾乎同時發出的慘叫聲響起后,陳一諾便心下一喜的將剛剛立下功勞的黃泉碧落劍,給召回了手上。
  陳一諾低頭看了看劍鋒上還殘留著兩道血霧的黃泉碧落,嘴角滿意的向上揚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
  可是,還不等她來的及慶祝計劃的成功,眼下真正的危機,就已經朝著她極速的圍攏了過來。
  原來,方才她用左右開弓的法子,同時刺中了圍住南宮言的那群鯊魚里的其中一頭,和朝著君笙殺了過去的那兩頭的其中一頭。這一擊,雖是不足以讓它們即刻斃命,但是對于眼前的情勢而言,已經是替他們扳回一成勝算了。
  陳一諾抽空抬頭看了一眼已經快要飄到了水面的君笙,心下也算是了卻了一樁羈絆,因為,她陳一諾今日或許可以死在這兒,可是無辜的君笙,卻是萬萬不能折在這里的。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