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兩百一十一章 走吧

  南宮言示意陳一諾轉身,看向那天邊初升的旭日。陳一諾依他之言,伸手遮擋著眼前刺目的光亮,虛著眼睛瞧了一眼,又一臉疑惑的看向了一臉喜色的南宮言。
  “怎么了!?不是有人追來了嗎?”
  南宮言搖了搖頭道。
  “不,從這天上落下的雨,和那新出的日頭。你想到了什么!?”
  “想到什么?”
  陳一諾歪著頭思量了半晌,忽然間,她終于眼前一亮的抬起頭,看向了對面一臉期待的南宮言。
  “啊!!你的意思是,我們去找當年幫助啻曱天帝的那剩下的六天!?”
  “正是!”
  “是了,是了!這個倒確實是個法子,如果有了他們的相助,那我們,豈不是有了能與那矣蕤天帝相抗衡的一股強大力量!”
  “沒錯,只是…眼下,我們還不知道他們身在何處。但,以目前的氣候,日落日升全都正常來看。說明,掌管這些的六天們,起碼是尚且安全的!”
  “對呀!哎呀呀,還是仙尊你厲害!”
  “但,我們現在,首要的,是先去留翁仙宗,跟羽拾秋和墨無殤他們會合才是。”
  “噢!!對對對!差點把這事兒給忘了,那,我們走吧。”
  “嗯。”
  兩人一番商議妥當后,便轉身朝著君笙走了過去。陳一諾上前將她小心攙扶了起來,看著手臂上,腿上還纏著紗布的君笙,陳一諾心下頓時有些愧疚了起來。
  “君笙姑娘,你還好嗎?我們現在要去找羽拾秋和墨無殤了,你可以嗎?能受的住傳送陣的長途奔襲嗎?”
  君笙抽出了被陳一諾攙扶著的手臂,隨即沖她笑笑道。
  “我沒事兒,你放心,我還沒有那么脆弱。昨日,無憂太子用了最好的治傷藥,替我醫治。還將他從魔界帶來的上好的制繩材料,拿來替我修補了原身上的傷口,所以,我現下,只是有些氣血虧損罷了。其他的,并無大礙!你們放心,有什么計劃,你們大可以不用管我,盡管去動手實施。需要我幫忙的地方,盡管言語。且,今日這樣的局面。其實有一部分,也應當是算作我犯下的錯誤來著。”
  “不不不,你已經幫了我們很多了。只是你涉世未深,不懂人心嫌惡罷了,這個,怨不得你的。”
  她們兩人一來一去的言語著,南宮言自是不會去搭話兩個女人之間的對話。
  只見他雙手豎立于胸前,隨即開始快速結印。印記初步成型之時,南宮言便騰出一只手來,朝著面前的空曠之處,“咻”的一聲祭出了十二張空白的淺藍色符紙。
  然后他將結好印記的右手,朝著左手食指的指尖,輕輕一揮,一串血珠,便飛濺而出,南宮言不疾不徐的將這些血珠給凝結在了右手指尖。隨即開始對著面前這十二張一字排開的淺藍色空白符咒,以血畫就了符文起來。
  “南宮言,需要幫忙么?”
  看著他十分快速且流暢的操作,雖然明白他的功底,自然是比自己要強的許多,但,布置這傳送大陣,可是極為耗費精力的。尤其是像這種需要承載多人的陣法,就需要更多的靈力與精血。
  南宮言搖搖頭,頭也不回的道。
  “無需,你們準備好,落地之時,那方地界是何種情況,我們還不得而知。所以,你們要做好落地便是戰場的心理準備。”
  聽見他的話,陳一諾和君笙兩人不由得互看了一眼,隨即同時臉色凝重的點了點頭稱好。
  不多時,南宮言便已將面前的十二張空白符咒,全部畫滿了十二道紋路不同的咒印。
  這時,陳一諾忽然抬頭從這破廟頂上的破洞處,看見了那四只與蓮華無憂的真身,極為相似的枯桐雪鳳。
  “誒,等等!我們走了,這四只枯桐雪鳳怎么辦呀!?”
  “蓮華無憂自是曉得如何處理的,它們并非凡物,想必,任務完成后,應當是會自主回到魔界去的。”
  “啊!?這樣嗎!?那還好,我以為我們這一走,就要將它們棄之不顧呢。”
  聽見她這話,方才一心在專注著布陣的南宮言,卻是突然轉過了頭,以十分冷冽的視線,看向了陳一諾。
  “怎么,你這是在心疼蓮華無憂!?”
  “安!?”
  突然接收到這冷冽視線的陳一諾,不由得一臉懵神。只是還不等她想好語言,來怎么回復他這番醋意橫飛的話語,南宮言便已轉過了頭去,繼續著手上的動作。不多時,便聽得他那比之方才還要低上幾度的聲線,毫無感情的道。
  “走了!”
  “啊,哦哦!”
  陳一諾應著聲,轉而拉著君笙,走到了以南宮言為陣眼的傳送陣中間站定,剛剛站穩身形,南宮言便大手一伸,一把將陳一諾給拽到了懷里,感受到腰間那只有力的大手,對于自己充滿安全感的“圈禁”,陳一諾想笑,可是看了看頭頂上南宮言那張,冷到掉渣的俊臉,她只好將這到了嘴邊的笑意,又生生憋了回去。
  好在,旁邊站著的君笙,倒是落落大方的并未對南宮言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搞得十分尷尬。只見她對著努力憋笑的陳一諾眨了眨眼,隨即用手肘懟了懟陳一諾的腰側,悄聲對她說道。
  “一諾姑娘,其實,我覺得無憂太子,比這南宮言要更適合你呢!”
  “安!?”
  兩人自以為很是小聲的話語,其實是一字不落的落入了滿臉寒霜的南宮言耳朵里。
  南宮言低頭睨了一眼說著悄悄話的兩人,感受到他這冰冷視線的陳一諾和君笙,不由得同時瑟縮了一下腦袋,隨即吐了吐舌,老實的閉嘴不再言語。
  這兩人簡直無比的慶幸南宮言此刻那只手還騰脫不了,呼吸間,南宮言便將眼前的那十二張符咒,里面六張外面六張的以兩個圓形,布置開來。
  處理完畢后,南宮言便單手豎立在胸前,以極快的速度,重新結了一個印記。
  一道淺藍色的光亮,漸漸的自南宮言的指尖,猶如散灑開來的絲線一般,瞬間射向了那十二道符咒。緊接著南宮言便開始一陣念念有詞,催動了這費了一番功夫,才布置好的傳送陣。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