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兩百零三章 北辰矣蕤

  “父親!沒想到救得孩兒出來的,竟然是您呀!哎呀呀,這真是太讓孩兒感動了。”
  “我就說父親定會想到好法子,將我們救出來的。”
  化為人形的梼杌腦袋上一前一后的那兩張臉,竟是難得的沒有開口就爭吵起來。
  這個長得與他這奇形怪狀的兒子截然不同,看起來大約是凡人四十歲年紀左右樣貌的男子。滿臉慈愛的伸手拍了拍梼杌的肩膀,語氣里,是掩藏不住的欣喜之意。
  “好孩兒,讓你們受委屈了。”
  “不委屈,不委屈!現下我們已得自由身,孩兒們還能為父親再戰沙場,取得佳績!!”
  梼杌的兩張臉,滿是興奮的異口同聲說出了這番話。
  “哈哈,真不愧是我北辰矣蕤的好兒子!!”
  原來這天家的姓,居然是叫北辰。
  “恭迎天帝大駕,臣等,愿誓死追隨陛下。”
  圍在四周的那幫跟梼杌一起從冥界里釋放出來的西天眾神,個個爭先恐后的跟自家主上表著忠心,北辰矣蕤似是非常滿意這些人的表現,只見他滿臉帶笑的大手一揮,示意眾人免禮。
  那邊一片的其樂融融,父子團聚,君臣一心。
  反觀對面被這真相給打擊得無法回神的南宮言,一顆真心卻是猶如墜入冰窟三千尺一般,寒涼至極,他的臉上,一時間竟是不知該作何表情。
  是怒!?是喜!?是哀!?是恨!?
  對面的北辰矣蕤抬頭看向了對面處于震驚當中的南宮言,那張看起來有些慈眉善目的臉,竟是露出了一抹笑意。只見他揮退了身周的一眾人等,轉而凌空抬腳往前踏出兩步,對著南宮言道。
  “阿言,你我師徒二人,許久不見...”
  “你閉嘴!!”
  那邊的眾人一聽南宮言竟是出言不遜的叫北辰矣蕤閉嘴,瞬間紛紛亮出了手中的兵器,作勢就要上前去將南宮言教訓一番。見對方有所異動的蓮華無憂,立即是將白羽骨刃御在胸前,擋在了對面的西天諸神面前。
  “誰敢上前!就休怪我蓮華無憂,變成蓮華無情了!!”
  眼見著雙方的氛圍,突然之間就劍拔弩張了起來,北辰矣蕤卻是毫不在意的笑笑,朝著身邊的眾人擺了擺手,示意他們放下兵器,莫要輕舉妄動,轉而看著對面的蓮華無憂和南宮言道。
  “今日,既是我父子團圓,君臣相見,師徒重聚的大好日子,就不要如此血腥了。”
  北辰矣蕤嘴里說的云淡風輕,卻是根本沒有想過聽見他這“師徒重聚”四個字的南宮言心下,此刻是多么的憤恨。
  高傲如南宮言,怎么能接受得了一個毀掉了自己和羽拾秋一家的人,作為自己的師父呢!?
  眼見著南宮言那深邃的眼眸里,竟是漸漸的泛上了猩紅之色,感應到南宮言有些不對勁的蓮華無憂,心下暗叫一聲不好的立刻轉身躍到了他的身邊,伸手緊緊握住了南宮言緊抱著陳一諾的手腕。
  “南宮言,冷靜!!今日他們人多勢眾,我們先想辦法離開,此人的事,容后再議,愛妃已經是走火入魔難以喚回了,難道你還想要跟著添亂嗎!?南宮言,你可想清楚了。”
  氣息已經開始混亂的南宮言,眼神里滿是憤恨的瞪著對面,依舊對自己露出那副熟悉笑臉的北辰矣蕤。他握著舊識的手,真是緊了又緊,但他不斷的在心里告誡自己,不可自亂方寸,現在還不是與他動手理論的時候。
  看著南宮言眼里漸漸褪去的猩紅,蓮華無憂終于是放下心來,松開了他被自己緊握著的手腕。
  一直在底下觀戰的君笙,其實也十分意外這幫著自己獨立了的人,竟然是矣蕤天帝。在看完了這一出精彩無比的狗血戲碼后,她終于是想起要不要上來幫幫忙這件事了。因為畢竟自己現在算是個中立的角色,照理說,他們之間的恩怨,與自己毫無關系。
  可,眼下的局勢。明顯是矣蕤天帝那邊看起來人多勢眾一些,而蓮華無憂他們這邊,看起來戰斗力簡直是有些少的可憐,倒不是說他們本事不行,而是這人數懸殊的差距,僅僅是矣蕤天帝一個人,就已是足夠應對他們,更遑論他手下還有個破壞力驚人的梼杌,以及那幫法力不弱的西天諸神。
  再者,墨無殤...是站在蓮華無憂他們這邊的吧,既然,自己打定主意是要對他以身相許了,那么,自己便是該夫唱婦隨的跟他站在同一陣線了。
  思及此,君笙便不再猶豫的飛身上前,擋在了對峙當中的北辰矣蕤和蓮華無憂幾人中間。她的突然出現,讓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時看向了她,害得她還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不過,眼下并不是什么可以害羞的時刻。君笙清了清嗓子,看著對面的矣蕤天帝道。
  “矣蕤天帝,你這以多欺少的,似是不太好吧。”
  從她出現,便一臉好整以暇的盯著她的北辰矣蕤,似笑非笑的看著君笙道。
  “嗬,你這小妮子,今日也學起別人,想當和事佬來了!?”
  北辰矣蕤這番話,引得他身周的梼杌和西天諸神一陣哄然大笑。可君笙卻是毫不在意的將雙手往身后一負,一邊朝著蓮華無憂和南宮言打手勢示意他們趕緊走,一邊故作輕松的對著北辰矣蕤笑笑道。
  “呵呵,矣蕤天帝這話說的,我這不是在維護你的名聲么,左右都是在為你著想。你怎的還不領情呢,再者,我可是將混沌上仙的困神兜都贈與你了,今日,你就賣我個面子,放他們離去可好!?你看,這南宮言,好歹還是你徒弟對么,好好的師徒情,就此一舉撕破了臉皮,那多可惜呀。不如大家各退一步,就此罷了如何!?”
  “罷了!?我自是無所謂的,但我這徒兒,看樣子并不是你幾句話,就能讓他放下心間的意難平的。”
  “怎么會呢?”
  這邊的君笙已經開始詞窮,背后打手勢的雙手,做的她手指都快抽筋了。身后這幾人居然都還未傳來半分動靜,急眼的君笙忍不住轉身朝著蓮華無憂和南宮言大吼道。
  “走啊!!”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