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噬肉食糜

  坐在兩人中間的墨無殤,似是蘇醒了過來,兩人喜出望外的互看一眼后,隨即收了手上的靈力,轉而讓其倚躺在了南宮言的腿上。
  蓮華無憂上前查看了一番他胸口仍舊在滲出絲絲血跡的傷處,隨即有些眉頭緊蹙的道。
  “表弟,看來,那人的長刀,有些厲害呀。”
  南宮言小心的將他胸口的衣衫,細細撕扯開來,湊近了一看,兩人皆是驚了一跳。只見其傷口處,竟然爬滿了不斷游移著,正肆意啃噬著墨無殤傷口處血肉的透明小蟲,也正因這些小蟲的不斷啃噬,才導致了他的傷口一直無法止血結痂。
  而這些透明的小蟲,也隨著腹中進食的血肉增多,而漸漸開始變成了血紅色,且身形也在不斷的長大。
  此時,意識有些模糊的墨無殤,竟是突然間疼痛難忍的開始瘋狂伸手抓撓著胸口的傷處,似是想要將那些隨著身體不斷長大,胃口也不斷長大的蟲子,從自己的身體里給扣出來,兩人一時來不及阻止,就被他自己給狠狠的扒著傷口大力的撓抓了好幾下。
  這一抓,可不得了!
  只見那原本只有一根手指長的刀口,竟然瞬間就被墨無殤自己給撕裂得更大了。原本只是涓涓血流的傷口瞬間便猶如開閘的洪水一般,噴涌而出。蓮華無憂和南宮言見狀,兩人立即將他亂抓的雙手,給牢牢的按在了身側。可是這令人難以忍受的蟲啃噬咬,依舊是讓他不斷的扭動著身體,即使是在他昏迷的狀態下,也忍不住下意識的想要去抓撓。
  而那些噬肉食糜,通體血紅的蟲子,在見到被墨無殤抓出來的新鮮傷口后,皆是萬分歡快的朝著那兒直奔而去,這個時候,南宮言和蓮華無憂此刻竟然都能聽見那些蟲子啃咬血肉時,發出來的“淅淅索索”的聲響。
  只是眨眼間的功夫,這些蟲子,便已經由肉眼難以見得的大小,變成了小拇指大小。
  南宮言和蓮華無憂同時眉頭緊蹙的互看了一眼,很顯然,兩人都不曾見過這個東西。蓮華無憂將指尖凝結了一團白色的靈力,隨即朝著那些吸血小蟲祭了出去。被擊中的蟲子,瞬間便如一顆多汁的葡萄被擠破了似的,一團血霧飛濺而出,散灑在了墨無殤的胸口上。
  可還不等他們松口氣,那被擠爆的蟲子身上散發出去的血霧濺到的皮膚上,竟是眨眼間便生出了更多的細小蟲子。
  這一幕,看得蓮華無憂有些瞠目結舌!
  “表弟,怎么辦?這東西弄不干凈呀,這弄死一個,還能生出更多的。在這樣下去,還不等我們想出法子,人就要被這些蟲子給啃噬干凈了!”
  南宮言一言不發的盯著這些惱人的蟲子,心里雖然很想一把將這些看著頭皮發麻的東西給趕快清走,但很顯然,現在是不可能的。
  “這東西,我看著,像是某種蠱蟲。”
  “蠱蟲!?”
  “是,而這世上,懂得解蠱的人,除了這下蠱之人,便只有留翁仙宗的蚩柔了。”
  “蚩柔!?就是拾秋小弟去的那處地界嗎!?可是,那女人不是讓拾秋小弟給關在幻境里了嗎,現下拾秋小弟又...”
  “表兄,師弟他沒死。”
  “可...”
  “我相信我的直覺,表兄,現在,我們只能是先將師弟救出來,再帶著墨無殤去找蚩柔了。”
  “那我們何不叫外面那人給墨無殤解蠱呢!?”
  “他能下蠱,就不可能輕易的幫他解蠱,再者,陳一諾還在追著他打,也沒有機會找他商談。好了,事不宜遲。我們快點將這兩塊巨石,想辦法打開。”
  聞言,蓮華無憂點點頭,贊同了南宮言的想法。
  兩人站在牢門前,隨即雙手開始在胸前快速結印。不多時,兩人便將結好印記的手,朝著那兩塊合攏的巨石祭出兩道一白一藍的光束,一人控制著上面的巨石,一人控制著下面的巨石,緊接著兩人開始同時發力。
  隨著兩人手上的力量加強,在“轟轟”兩聲后,這兩塊合攏的巨石終于是露出了一絲細縫。南宮言與蓮華無憂大喜過望的互看了一眼,隨即便注入了更多的靈力,想要將這縫隙加大一些。
  這石頭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所制,若放在外界,隨手便可夷平一座山頭的兩人,豈會如現在這般的吃力。
  終于,在兩人的額頭上都開始滲出了一層薄汗后,那稀開一條縫兒的巨石,終于是擴寬到了大概巴掌寬的距離。雖是還不足以讓人進入,但這點距離,對于南宮言想要找的那樣東西來說,已經是足夠了。透過那條巴掌寬的縫隙,南宮言以非比尋常的目力在其間一陣尋找后,終于是在最角落處,找到了那個讓他心心念念的東西。
  “表兄,你且暫時替我頂得半分力去,我找到師弟了。但是我得騰出一只手來,將他拿出來。”
  “拿出來!?你是指拾秋小弟父子兩的遺骸嗎!?”
  “不,是活著的他們。”
  “活著!?”
  “是!好了,快點,我們要加快進度。”
  “好!”
  說著,蓮華無憂便開始閉目凝神,整個人慢慢的醞釀起一股強大的氣勢來,他的雙腿有些顫動,緊接著,一道乳白色的光亮,竟是漸漸自他身后散發了出來,然后,慢慢包圍了他的全身,并讓他緩緩凌空而立。隨著這些乳白色亮光的到位,自蓮華無憂的指尖開始,竟然漸漸的自動覆上了一層潔白的細軟羽狀甲胄,這些羽狀甲胄很快的便包裹住了蓮華無憂的全身。此時的他看起來,猶如天神降世一般,讓人不敢直視。而就在此時,蓮華無憂緊閉的雙眼也隨之張開,這時,只聽得“唰啦”一聲羽毛摩擦的聲響,原來,與他的眼睛同時張開的,還有他身后的那對巨大的白色羽翅!
  沒想到這兩塊看起來毫不起眼的石頭,竟然是逼得蓮華無憂進入了戰斗模式,就差沒有化成原形了!
  不得不說,變換戰斗等級的蓮華無憂,確實是強了不止一點半點,只見他緩緩從自己原本控制的那塊巨石上,抽出了一只手來,以極快的速度,撐在了南宮言控制著的那塊巨石上。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