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八十九章 鎖仙鑰

  為了避免出什么意外,所以,他們得趕快讓羽拾秋冷靜下來。
  就在幾人加緊趕路的檔口,前方拐過一個巨大的彎道后,幾人終于是看見了一座外形頗為壯觀的府邸。
  只是這府邸,現下幾乎完全被包裹在了那些發光物里面。
  一路急行的羽拾秋,此刻也停在了這座府邸的大門前,看著大開的府門,竟是半晌都不敢再往前行進一步,幾人見他落腳在了那些發光物上,并且好像也沒有生出什么異樣,大家便也落腳在了羽拾秋的旁邊,此刻,他們已經進入了這座府邸自帶的避水結界里,周遭的事物,就像是在陸地上一般。
  南宮言眉頭輕蹙的看了看盯著門楣發呆的羽拾秋,然后伸手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出言問道。
  “如何,可曉得這些東西是何物。”
  聽見南宮言的話,羽拾秋有些失神的將眸光從那寫著“河神水府”的牌匾上挪開,轉而有些失落的低著頭道。
  “我知道...”
  他這句有氣無力的“知道”,頓時讓南宮言有些預感到了事情可能有些意外發生了。
  “走吧,先進去看看...”
  “是父親...”
  聽見他的話,不僅是身后的幾人愣住了,連往前行進的南宮言,腳下的步子也頓了頓。
  陳一諾上前一步,看著有些垂頭喪氣的羽拾秋。
  “羽拾秋...你沒事兒吧。”
  羽拾秋有些痛苦的閉了閉眼,隨即聲線有些顫抖的道。
  “我們...可能來晚了...”
  “來晚了!?為什么!?”
  “你們眼前所見的這些發光物,皆是父親的神力散盡后,留下的產物。”
  “什...什么,怎么會!”
  南宮言在前面眉頭緊鎖的聽完了羽拾秋和陳一諾的對話,隨即便抬腳先行進入了水府大門。
  “走吧,別再浪費時間了,不管是不是噩耗,終究是要面對的。”
  他的話,半點沒錯。幾人跟在南宮言的身后,前后腳的進了水府大門,前方的路,就又需要羽拾秋走在前面指引了,他加快了腳下的步伐,幾乎是用跑的,帶著他們七拐八繞的穿過了水府的庭院樓臺,來到了最后面的一個庭院里,一處假山怪石的前面,果不其然,這里的發光物已經是堆積到快要塞滿整個院子。
  見此情形,羽拾秋幾乎是顫抖著手,摸到了假山上的一處隱蔽的機關,隨即打開的隱藏在山石后面的暗門。
  羽拾秋帶頭,隨后幾人相繼魚貫而入。這只能容下一人通過的甬道里,幾乎是塞滿了那些綠色發光物,這些東西用手觸摸,并沒有任何實質的觸感,就像是摸在了一團團棉花上一般。
  終于,在踏進一道石門后,眼前細長甬道的景象,突然間豁然開朗了起來。
  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一間間類似于歷天仙宗的禁牢那般的排列布陣的牢房。通道在中間,兩邊各自相對的牢房之間,大約相距有五米遠。
  且每個牢門上,都掛著一把形狀各異的大鎖。看樣子,每把大鎖打開的方式,都是不同的。
  幾人一路前行到了牢房的最里面,一間看起來比其他的牢房要大得多的監舍。赫然出現在了幾人的眼前,羽拾秋幾乎是用挪的,逼迫著自己走到了牢門前。幾人朝著牢房里一看,心理承受能力最差的陳一諾,當場便捂住嘴驚呼了一聲。
  只見監舍內的正中間處的青石屋頂上,懸掛著兩條生滿鐵銹,大約手腕粗細的鏈鎖。鏈鎖下方閃著寒光的兩道彎勾上,此刻正懸掛著一個披頭散發的人,他渾身上下的衣物,早已看不出來原樣,甚至在一些破損之處,都長出了青苔。而那兩道彎勾,竟是直接從身后貫穿了這人的琵琶骨,彎勾的尖刺從胸口破體而出。許是因為年生已久,那彎勾的尖刺雖然依舊锃亮,但那藏在此人身體里的部分,卻像是早已與他的身體長在了一起似的,看不出彼此的分界線。
  更恐怖的是,這人竟然被卸去了雙手雙腳,原本是四肢的位置,就只剩下破敗空蕩的袖角和褲腿,此刻,正無風自動的來回晃蕩著。
  天吶,真的難以想象這人此前是遭受了多大的罪孽,還能挨到今日。
  羽拾秋似是再也受不住的跌跪了下去,隨即一個響頭磕在了牢門前,語帶哽咽的聲線,在這陰暗的牢房里緩緩響起。
  “父親...孩兒...孩兒不孝,來遲了!!”
  見他如此模樣,陳一諾和墨無殤于心不忍的想要上前將他攙扶起來。這時,站在一旁的蓮華無憂卻是突然出聲道。
  “先別急著悲傷,令尊也許還有救,你們看,他的喉嚨處,似是還存留著一口神力。”
  聞言,羽拾秋立刻滿是驚喜的抬起了頭順著蓮華無憂所說的位置,看了過去。
  果然,在被層層發簾遮住,且因其頭部耷拉著的關系,只有在一個特定的角度,才能見得見這口泛著綠光的神力的存在。
  這個發現,立即讓現場有些低迷的氣氛,頓時活躍了不少。羽拾秋連忙擦了擦臉上的淚痕,隨即立刻站起了身,準備打開鎖住牢門的大鎖。
  但,卻正是因為這把鎖的存在,幾千年來,讓羽拾秋至今無法與自己的父親得以實現這近在咫尺的團圓。原本燃燒起來的希望,也因為這把鎖,而瞬間降到了低谷。
  南宮言上前拍了拍羽拾秋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泄氣。
  “別急,我們先試試能不能打開,如果不行,再想其他的辦法。”
  羽拾秋點點頭,眼下,也只能是如此了。
  這時,一路上都沒有講過一句話的墨無殤,上前一步對著這把形似六角星的大鎖,仔細研究了起來。這東西,不同于歷天仙宗禁牢里的那些大鎖,因為那上面有符紋。而這上面,光溜溜的,別說符紋,就連個磕巴的缺口都沒有。
  “這倒是有點意思,六星鎖,又名鎖仙鑰。是上古時期的神物,乃是混沌仙人的煉丹爐內,常年累月的丹灰,結晶而成,其體堅如磐石,若再配合上機關陣法,功效更佳。”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