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棋局

  聽見他話,陳一諾滿是訝異的轉頭看著他道。
  “你是說,降魔尺可能就是知道了那人在計劃著什么,所以才…無故失蹤了!?”
  “嗯,極有這個可能!”
  難怪,難怪那時降魔尺替羽拾秋治傷以后,便望著天坐在廊沿下,不言不語的整整發了三天的呆。
  “如此說來,那么降魔尺,現在就應該在那神秘黑衣人的手里!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去找他!”
  見陳一諾說風就是雨的作勢要走,一旁的蓮華無憂卻一把伸手將她給拉了回來。
  “誒,愛妃!聽話要聽全,這位仁兄的故事都還沒講完。怎的就忙著要走呢,別慌別慌,我們聽他講完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再做決定也不遲呀!”
  蓮華無憂的話,算是話糙理不糙,這一群人里面,可能也就他可以在這個時候,還能理智分析了。
  南宮言看了看蓮華無憂拉住陳一諾的手,眼神瞬間便有些不悅的從一個陳一諾看不見的角度,丟了一記眼刀給蓮華無憂!示意他最好將那只咸豬手,從他不該觸碰的地方,挪開!!
  可氣人的是,后者竟然完全無視了他快要殺人的眼神。
  這時,羽拾秋也轉頭對著陳一諾道。
  “是了,無憂太子的話,半分沒錯。”
  陳一諾從蓮華無憂的手里,使勁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憤憤然的雙手抱臂道。
  “那行吧,我就暫且先留他一條狗命,讓他再蹦噠半個時辰!”
  聞言,羽拾秋伸手揉了揉陳一諾額前的碎發,接著道。
  “我想,降魔尺的失蹤,應該是因為你在與走尸大軍對戰的時候,暴露了他重現于世的這件事。許是,他的存在,應該會對那神秘黑衣人的計劃,造成什么困擾。所以,那人才會想辦法將降魔尺從你手上給弄走了。”
  羽拾秋的話,也不無道理,畢竟,蚩柔前來試探,也只是曉得了陳一諾身上有靈力這件事,她并不知道陳一諾還在雷霆谷,拿回了降魔尺。
  “不過,因為走尸大軍一事的出現,我可能有些猜到了他原計劃的全貌了,那就是,他想要掌控藍澤大陸上的這四大仙宗!不,乃至于是,想要掌控整個凡界!但是后來,他讓兕重樓血洗云頂仙宗時給我的指令,卻居然是讓我想辦法把師兄和你,給帶往冥界!原來,他找上我父親這件事,并不是隨便下手的!他應該是早就知道我父親與師兄的父親交好,并且能夠隨意去往冥界地府。所以才交給我這個任務,甚至還讓蚩柔,演了那么一出苦肉計!但是,墨無殤前輩的出現,似是讓他開始對我徹底起了棄子之心。雖然他被前輩打成了重傷,但是他給我的指令,卻是在他受傷之前,就已經安排好了的。我去冥界的唯一任務,便是想辦法拿到馭魂令,并且釋放出矣蕤天帝的兒子梼杌,以及受困于此的魔界的魔神妖獸和那些西天諸神!從這時起,我才知道了,此人的野心,竟是遠不止想要統治凡界那樣簡單,可能,他想要的,是更加巨大的權利!所以,至于師兄去了冥界以后,不管是你們父子相認,還是師兄如我一般繼承了十二天的神位,對于他來說,是無關緊要的。反正,到最后,應該都會被除掉!因為,他要的,就是義無反顧的顛覆!顛覆整個凡界,冥界,以及原有的維持凡界秩序的四大仙宗!”
  說到這里,羽拾秋突然環顧了整個空空如也的天宮一圈,隨即嘆了一口氣道。
  “我想…天界出事,應該…還要早于凡界和冥界吧…不然,他不可能這么肆無忌憚的在凡界里,悠哉悠哉的,布置著什么棋局。”
  羽拾秋的話,分析得十分正確。
  “幸好,我在發現了寒江子和蚩柔的不軌之后,便留意起了不知先生,尤其是在知道他被尸王青見給咬了以后,我就更加關注他的動向。果不其然,讓我知道了他竟然在秘密計劃去往魔界!還將虹彩人蛇的族群,給屠戮殆盡,只剩下虹彩人蛇王的女兒,被他圈養在了靈府深淵的最底下!好在,我小的時候,在父親的書房里,發現了我現在隨身攜帶的這個海納八寶袋,小時候,只以為它是個父親的貼身之物,于是便僅僅將它當做了一個寄托思念的物件兒帶在身側,不曾想,在見到了父親以后,才知曉那里面竟然裝的是各種修仙秘笈,以及各種陣法的布局圖和克制圖,還有,就是通往魔界的陣法圖和地形圖!這些東西,在我知道了不知先生的計劃后,正好派上了用場!”
  說到這里,陳一諾便明白了他說的用場,是什么!
  “你說的是,將玲瓏用傳送陣,給提前送去了魔界這件事!?”
  聞言,羽拾秋點了點頭。
  “但是諾諾,給你看那些東西的時候,我并未想的是,讓你實施那人讓我設法將你們帶去冥界的計劃!而是我知道師兄是冥界的少主,想讓你們有朝一日,遇上危難的時候,能夠有個逃生之處!哪曾想,那神秘黑衣人,竟然也打著讓你們去冥界的主意!”
  “那你讓玲瓏去魔界的意義是什么呢?難道你提前就知道了,我要去魔界這件事!?”
  聽見她的話,羽拾秋卻是輕笑了一聲。
  “難道你忘了,你是怎么去到了,靈府深淵的最底下的!?”
  經他這么一說,陳一諾忽然就恍然大悟了!
  “噢!!合著你是故意帶我去那兒的!?”
  “呵呵…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啊羽拾秋!萬一我被這魔界太子,給…”
  說到這里,一旁的蓮華無憂則是一副人在屋中坐,鍋從天上來的表情,看著一來一去說的正激烈的兩人。
  陳一諾沒好氣的白了一眼羽拾秋,然后問他。
  “所以,你將我帶去了靈府深淵的最底層以后,怎么能確定我就一定會去魔界呢?”
  “因為,以你天性善良的性格,肯定是不會對一個身世可憐的女子,見死不救的。”
  “那你讓玲瓏去那兒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說你聰明吧,有時候你也笨,其實,你早該在聽見她這名字的時候,就應該發現端倪了。”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