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七十二章 伏言咒

  而眼睜睜看著陳一諾從一張正常人的臉,變成了現在這副模樣,那張沾滿了陳一諾嘴里噴出來的血液,卻依舊洋溢著滿臉笑意的羽拾秋。他嘴角上揚的弧度,終于是再也掛不住的開始向下蛻變,那雙仿佛盛滿星辰大海的眼眸里,此刻,竟是生生淌下了兩行血淚。
  一直站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切發生的玲瓏,卻是面不改色的上前對著羽拾秋道。
  “主人,現在我們...啊...”
  只是她后面的話還未講完,整個人便像一支斷線的風箏一般,瞬間被人從身后給擊飛了出去。她的身形在空中劃過一道凄涼的弧度后,“嘭”的一聲落在了羽拾秋和陳一諾的身后不遠處,隨即便沒了聲響。
  眼前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漸漸陷入昏迷的陳一諾,突然有了一絲清明。當她費盡力氣的轉頭看向將玲瓏擊飛的人時,嘴角不由得扯出了一抹認命的笑容。
  對面站著的,不是別人。就是這一切悲劇的始作俑者,那個神秘黑衣人。
  從他不斷起伏著的胸口來看,這人現在竟然是憤怒不已的姿態。這倒是有意思了,原本陳一諾以為,這神秘黑衣人,會是這世上最希望看到眼前她這幅死樣的人,但顯然,事情好像不是這樣的呢。
  晃眼間,陳一諾竟然還在他的左手上,瞧見了剛剛才從自己的左邊胸腔里,化作一縷黑煙,鉆了出去的那道在這之前還提供給自己源源不斷靈力的符咒。
  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還不待陳一諾等出個結果來,一直抱著自己的羽拾秋,卻猛地將插在自己胸口的離怨,一個寸勁給拔了出來,一股噴涌而出的血液,“嘩啦”一聲就飛濺進了羽拾秋的星眸里。
  離怨的抽離,仿佛是打開陳一諾身上血液的閘口一般,瞬間以更加龐大的流量,從她的身體里流失了出去。終于,陳一諾再也堅持不住的眼前一黑,整個人猶如掉進了一個陰冷無比的冰窟里一般,昏死了過去。
  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直到一股溫熱的力量,慢慢自破損的胸口,猶如一團火焰般,重新溫暖了自己的全身,感覺到意識在一點一點復蘇的陳一諾,緩緩睜開了雙眼,眼前的人,依舊是羽拾秋那張沾滿了血的臉。陳一諾的眼神微微向下一瞟,就看見了從羽拾秋的指尖,在不斷的往自己胸口的那處被離怨戳出來的窟窿里,源源不斷的注入著一股淺綠色的靈力。
  他這是...在救自己!?
  可方才,用離怨一劍貫穿自己的,也是他啊。此時,在離他們不遠處的湖面上,卻突然間傳來了“嘭”的一聲巨響,陳一諾還來不及反應,羽拾秋便抱著自己猛的飛身躍起,落在了遠處的一座山丘上,此時,陳一諾才看清了聲音的來源處,竟然凌空而立著三個熟悉的身影,其中的兩人,便是手提舊識的南宮言,和拿著那柄猶如骨刺通體潔白的長劍的蓮華無憂。而他們的對手,就是那個罪魁禍首,神秘黑衣人!
  見此情形,陳一諾忍不住緩緩轉過了頭,看向了眼前的羽拾秋,心下有些焦急的道。
  “羽...咳咳...羽...羽拾秋...”
  聽見她的低喚,羽拾秋卻是眉頭緊蹙的示意自己不要講話,可是他卻自顧自的開始言語了起來。
  “我身上,有伏言咒...如果我不聽下咒人的話,流轉在血液里的毒素,便會瞬間讓我斃命。也因為這個咒語的緣故,我無法說出,跟此人有關的任何事。所以,在師兄問我為什么要馭魂令時,我半個字都講不出來。我每次受傷都倒在了你的面前,原本我以為,你早該發現我的不同尋常之處了。可誰知,你這傻瓜,竟然這么久都沒有感覺出來。不僅次次都對我舍命相救,還不拿自己身上的玲瓏引當回事兒的豁出去來渡給我。”
  伏言咒...!?
  聽見他這些話,陳一諾突然想起來,在云頂仙宗羽拾秋受傷的那一次,自己發現在他的后頸處,有一個耀著淺淺金芒的東西,在那里一閃一閃的發著光。她剛要準備去查看,羽拾秋的情況便突然急轉直下,以至于后來她都忘記這件事了。現在想來,那東西的形態,顏色...不就是與自己胸腔里的那枚,提供給自己源源不斷靈力的符咒,如出一轍嗎!?
  此刻,因為羽拾秋不斷的給自己注入了靈力護住心脈,陳一諾終于是感覺自己好像活過來了一半了。
  “你說的...可是...可是...你脖子后面的...的那個...閃著...金色淺芒的...東西?”
  “原來你也曾發現過啊,我還以為你一直都不知道呢。”
  哎!這東西她早就發現了,只是后面因為羽拾秋的傷勢加重,自己一時慌神就給忘了。而那時羽拾秋又不讓自己將他受傷的事告訴南宮言,所以她就只能是讓降魔尺出來,替他治傷。啊!說到降魔尺,不知道他是不是被羽拾秋給拿走了!?
  “降...降魔...尺,是...是否...在你...手上!?”
  聞言,羽拾秋眉頭輕蹙的搖了搖頭。
  “降魔尺乃上古神兵,且又是你的認主神器,我定是不能將其掌控于鼓掌之間的。”
  什么,竟然也不在羽拾秋的身上,那...難道是被那神秘黑衣人給拿走了!?
  “降魔尺在誰手上,這個,我也不得而知...之所以當時不讓你告訴師兄,是因為以師兄的性格,在知曉了我的境地以后,定是會想盡辦法的找到此人,但是以他之前的實力,哪里會是,那人的對手。可是我所背負的使命,卻又不得不讓我這樣做。”
  “那...那你為何...現在...”
  “現在,因為我身上的伏言咒,已經在剛才,被破掉了。”
  “破...破掉!?”
  “對,破掉了...因為我身上的伏言咒,必須殺掉自己最愛的人,才能將其破除。”
  聽見他這句最愛的人...陳一諾的嘴張了張,一時間,竟然也不知道該說什么。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