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七十章 真面目

  “呵呵,也就你呀,一點不講究,誰娶了你,那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呢。”
  “哎呀,太子...哦不...一諾,你又拿我打趣開心了。”
  “難道,你想當一輩子的老姑婆!?哈哈哈哈哈!?”
  聞言,玲瓏似是有些害羞的別過了頭去。
  “羞死了啦...”
  “好啦,不笑你了,我就是有些煩悶了,想與你出去走走,你是不知道,我被南宮言禁足在此處,整個人都要瘋了。”
  “呵呵,仙尊不也是為你好么?不過,日日待在一處地方,也確實是極為煩悶的。”
  “誒誒!我最近新學了個傳送陣的技能,不如,趁南宮言不在,我把你偷偷送回去你父母那兒,怎么樣!?”
  “啊!?這樣好嗎?萬一仙尊回來...”
  “哎呀,冥界一天地上十年呢!所以,等他回來,起碼還得有個三五載去了。”
  “可是...”
  “好了,好了!別可是可是的了,我們來去不過也就一天把時間,沒關系的。他要怪罪下來,不還有我擔著呢嘛!”
  聽見陳一諾的話,玲瓏的眼底瞬間略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喜悅,但是在她狀似不經意低頭的瞬間,便已將這絲喜悅,給云淡風輕的化去了。
  “那...那好吧。”
  見她算是應下了自己這個想法,陳一諾也是笑笑。
  “你可知郁湖的方位,是在何處。”
  “嗯嗯,知道,是在西南方,離這里,大約一萬里。”
  “好,我曉得了。”
  語畢,陳一諾的雙手就在胸前開始飛速結印,她的嘴里不斷地念念有詞著,呼吸間,陳一諾的指尖,已經緩緩的開始泛起了陣陣金色的淺芒,隨著她手上動作的加快,那道金芒便越發的耀眼。最后,陳一諾將結好印的手,猛的朝著地面一祭。
  一股巨大的吸力,瞬間就從兩人的腳下,涌了上來。緊接著眼前的景色開始飛速變換,不同于前往魔界時那樣沉長的過程,仿佛只若眨眼間的功夫,陳一諾和玲瓏兩人的腳下,就傳來了一陣懸空感,下一秒,一股不祥的預感瞬間襲上了陳一諾的心間。
  果不其然,當她低頭一看,眼前的景象,讓她連哀嚎的意念都沒有了。
  只見她和玲瓏的腳下,出現的竟然是一大片寬闊無邊的水面。真是絕了,她陳一諾是命里跟水犯沖還是怎么的!第一次掉進水里就是被人整死,第二次掉進水里就是落在了蓮華無憂的浴池里,這次,直接掉進了一個大湖里。
  “撲通”
  “撲通”
  接連兩道落水聲響起,將原本平靜的湖面,給激起了兩團極大的漣漪。漣漪一路波動著,朝著四周擴散而去。而掉進水里的陳一諾和玲瓏,一個正拼命的讓自己保持清醒,盡量屏住呼吸,不讓自己下沉的那么快。一個,竟是猶如蛟龍入海般,游弋自如的朝著水面上直沖而去。
  看見這一幕的陳一諾不禁心下一沉,你終于是露出真面目了嗎?挨了那么久,難道你就是在等著這一刻。
  沒錯,從在魔界初見玲瓏時,陳一諾便察覺出了她的不對勁,第一,她為什么會認為自己就一定會幫她呢?第二,在誰都不愿意出頭的情況下,以她表現出的那副膽小怕事的模樣,怎么可能會冒著成為眾矢之的的風險,來幫她帶路呢?第三,也是讓陳一諾確定她有問題的一點,就是大婚的那天早上,她來找自己時,竟然沒有驚動蓮華無憂。有翠羽的前車之鑒,精細敏感到自己從二樓掉下來都還沒落地,就已經前來接住自己的蓮華無憂,居然連她悄悄來找了自己,都未曾發覺。這只有兩個可能,第一,她本就是蓮華無憂的人,第二,那就是她身懷某種絕技,這種技能,高明到讓蓮華無憂都不能察覺。
  很顯然的,玲瓏就是第二種。但是,她接近自己,又是作何目的呢?對于玲瓏這個人,陳一諾一直有個細思極恐的想法,那便是,她應該跟那神秘黑衣人有關,因為,唯一知曉不知先生會去魔界的人,就只有他。可是,他派玲瓏在那里候著的原因又是什么呢?又或者,連自己去魔界這件事,都早已在那神秘黑衣人的算計之中了!?
  所以,在這種種不確定的因素下,陳一諾只能是打蛇隨棍上的假裝自己沒有發現她的異常,將她一直帶在自己身邊,一方面把她放在海納八寶袋里,相當于是變相的囚禁了她,再者,她一直在自己掌控之下,也限制了她更多的動作。能爭取一些時間來想出應對之策,于是,在自己清醒過來的時候。陳一諾便在第一時間,用彌音入耳將這件事告訴了南宮言和蓮華無憂,并且要他們配合自己演了這后面兩個月之久的戲。
  說要修習仙術這個借口,也是陳一諾事先便和南宮言套好的招。連院外的那個所謂無法出去的結界,也都是一個幌子罷了,要真是無法進出的結界,那陳一諾說要用傳送陣將她送走的辦法,也斷然是行不通的。不然,誰都可以用傳送陣自由進出此處的話,那設立這個結界,又有何用呢?
  因為,如果玲瓏身上帶著什么任務的話,肯定會有所行動,與其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當面去揭穿她,還不如等著她自己將秘密揭曉。為了能推動她的計劃,陳一諾還特意給了她一個空檔時間,那就是在她和南宮言先行回到云頂小院兒,蓮華無憂隨后將其送回院門口,便沒人管她的那個唯一一個,回到凡界后,能夠單獨行動的機會。
  連后面南宮言在云頂小院兒外設下結界,美其名曰是為了不讓蓮華無憂前來打攪陳一諾修習,其實是為了以防萬一外界會有什么人來跟她里應外合。
  這兩個月之久的時間,也是陳一諾為了磨光她的耐性,而特意演出來的戲,如此一來,自己既能真的得空看看書,跟著南宮言研究習韻之術,也能讓玲瓏生出迫不及待想要完成計劃的念頭來。因為,畢竟她在魔界已經潛伏了夠久的時間,這個漫長的等待,原本就很耗費熱情,再加上現在回到了凡界,離目標已是近在咫尺,玲瓏就更加容易沉不住氣。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