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造化弄人

  陳一諾看了看那小姑娘,瞧著她在自己面前大氣都不敢出的模樣,若不是存著什么有求于她的事,這姑娘是斷然不敢來當這個出頭鳥,領路人的。
  “姑娘,你可是,有什么話要跟我說?”
  聞言,那姑娘果不其然的迅速抬起頭,朝著她看了一眼,那雙清澈透亮的眸子里,瞬間閃過了一絲希望的光芒。可是她很快又低下了頭,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后指了指那扇門。
  “太子妃,這里有結界,我們平日里,是無法出得藏心殿里,任何一道通往外界的門的。因為,您是太子妃,這里的結界,對于您來說,應該是不起作用才是。所以,這出了院兒門以后的路,得靠您自己前去了,往日…往日那些小姐妹的尸體,都是由太子殿下,親自送出去的。”
  聽見蓮華無憂竟然親自處理這些女孩子的尸體,陳一諾就更加好奇,這偌大的藏心殿里,為何沒有一個守衛跟仆人在。連他收藏的這些個鶯鶯燕燕們,都沒帶得有什么丫鬟心腹在。
  她們沒有人伺候,倒還勉強說的過去。
  可按理說,這蓮華無憂,那可是魔界將來的繼承人啊,身旁少說,也得跟著不下上百人的隨從在側伺候著,才叫一個太子該有的排場嘛,可這人,竟然連拋尸這種事,都親力親為的自己上。
  再加上他說明日要跟自己大婚,按常理來講,此刻,這藏心殿內的各個角落,早該有人張燈結彩的大肆張羅了,可是眼下,陳一諾卻連一塊紅布都沒有見著。
  看來,明日這場大婚,注定是個鴻門宴吶。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眼下,還是先將翠羽給安葬了,才是最重要的。
  思及此,陳一諾便抱著翠羽的遺體,往那道看起來破爛不堪的門走了兩步,似是想起來什么,陳一諾又停下了腳步,轉頭看著那帶路的小姑娘道。
  “瞧我這記性,光顧著走了,還不曾跟姑娘你道過謝呢,噢,對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聽見陳一諾的話,那姑娘朝著她恭謹的行了一個禮,依舊低著頭道。
  “回太子妃,我叫玲瓏。”
  “玲瓏?嗯,好名字,跟你這氣質形象,很符合,啊,先不說了,我得去把翠羽葬了。你且在此等候著我吧,我怕我等下回來找不到路。”
  聞言,玲瓏似是有些驚喜的看了陳一諾一眼,隨即輕輕點了點頭,然后十分資本的站在了一旁,目送著陳一諾打開了那扇破門,抱著翠羽的遺體,逐漸消失在了門外那條青石板路上。
  這條石板路兩旁,種滿了含有劇毒的夾竹桃,這種樹木,雖是樹皮、根、花、種子均含有劇毒,人、畜誤食能致死。可那粉俏帶霜白的花朵開著,卻是看起來頗為惹人憐愛的景色。
  但陳一諾此刻,根本毫無心思去觀賞留意這些東西。
  順著這條石板路,不知往前行了幾多遠,遠到陳一諾抱著翠羽的手,都開始有些酸脹了,她一直將神識釋放出去,不斷的偵查著周圍是否有潛在的危險,可今她意外的是,這附近方圓十里以內,別說危險了,竟然連一個活的生物都不存在!
  真是怪了,難道魔界的生物鏈,這么不興旺的嗎!?連個飛蟲走獸都沒有!?
  就在陳一諾暗自腹誹的時候,前方的路,出現了一個彎道,走過彎道,眼前的景象,竟豁然開朗了起來。
  映入眼簾的景象,是一座看起來有兩百米高,光禿禿,全是一片山石堆積而成的山丘,這山丘上,目光所及之處,皆是一層層排列整齊,每層大概有三十個,由一塊塊整齊的片石堆碼而成的墳包。
  看不出來,蓮華無憂這人,做事兒還挺仔細,難道是因為自己這個變態的收集愛好,害死了這么多人,他感到良心不安!?
  從山頂到山腳,陳一諾數了數,竟然有二十層之多!
  媽也,這個害人精,竟然已經造了這么多命債!
  真是讓人看著頭皮發麻,死一個兩個,可能還算是她們命薄,但這可是死了幾百個啊!
  那就只能說是蓮華無憂這人,是個名副其實的妖孽了!
  一個人處在這么多墳堆的下面,感覺還是蠻滲人的,雖然陳一諾小時候也不是沒有睡過墳包,可,那畢竟是祖母的長眠之處,心里自然是沒有什么好怕的。
  但眼前的情況,可就不一樣了,更何況自己手上還抱著一個因為自己而死的翠羽。
  眼下天上的光景,已是漸近黃昏的模樣,沒有多少時間能在此處逗留了,況且,陳一諾也并不想走這魔界的夜路。
  因為,白天雖然用神識查探著,并沒有什么活物存在,可萬一…魔界的其他人,都是夜間活動習性呢,這也未可知啊!
  思及此,陳一諾便挨著蓮華無憂前面碼好的一處墳堆,將翠羽的墓穴按著順序,排在了它的后面。
  陳一諾小心的將翠羽的遺體,放置在了一旁,隨即凝神朝著那塊選好的空地,猛的祭出了一掌。
  “轟”的一聲巨響過后,那塊空地,便出現了一個可供成人躺下的墓坑。
  這地面全是石頭,用挖的肯定是不行的。所以,用這個辦法,是目前陳一諾認為,唯一可行又迅速的了。
  準備好了一切,陳一諾便將翠羽的遺體,小心翼翼的安置進了墓坑里。然后用這山丘上,唯一能找到的材料,就是那些片石,開始為她磊墳。
  說實話,翠羽的死,在陳一諾的心里,就像是知道了承前村的村民,因為當初“處死”了她的緣故,而被青見給屠了全村時的心情,是一樣的。
  他們沒有錯,她也沒有錯,錯誤的根本…也許就只能是推給造化弄人這句話了。
  思及此,陳一諾不由得長嘆一口氣,手上的石頭,也剛好磊積到了最后一塊。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頭頂上的那顆巨大的發光球體,也漸漸隱沒在了山丘的后面。
  陳一諾看了看碼得還算工整的墳堆,心下不由得一陣唏噓。
  這是自己第一次為一個人葬身,還是一個視自己為敵的人,而且是情敵那一種。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