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寒潭

  見此情形,陳一諾心思流轉一番后,主動上前對著已是強弩之末的不知先生道。
  “不知先生,你現下靈力不夠,催動不了傳送陣,還是讓我來吧,你可將結印之法,教給我。還有,你現在的靈力情況,好像也無法支持你獨自回來,因此,我覺得,你還是不要跟我一起前去了。你放心,以你有恩于我的關系在,我是斷然不會偷奸耍滑一去不回的,更何況,艾艾還在你手上。再者,我想,以我女帝轉世的身份去求蓮華無憂,勝算應該要大于你這不憶仙宗宗主的身份。”
  聞言,不知先生有些將信將疑看了一眼陳一諾,雖然有些質疑她的實力。可她說的,卻是句句在理。見他有所猶豫,陳一諾不緊不慢的沖著他笑笑,隨即抬手快速在胸前將他方才已經結過的印記,給重復了一遍,而且明顯的,陳一諾做起來毫不費勁。
  如此情形,不知先生有些難以置信的看了看陳一諾以后,隨即便毫不猶豫的將開啟傳送陣的術法,全部教脫給了她,連在那些紅色符紙上畫符的手法,都一并告訴了她。
  這正是陳一諾想要的,因為,信誰都不如信自己,與其將性命托付在一張小小的紙人身上,還不如自己掌握關乎生死的鑰匙。更何況...很顯然如果她不學會這些印記與符文,以不知先生現在的能力,自己真的百分之九十九點九都有可能回不來,剩下的那百分之一...就是她在拿到魔神之心以前,自己就已經被那蓮華無憂,給拆吃入腹了...
  穩了穩心神,陳一諾便開始凌空畫符,那些紅色的符紙,其實也就是因為不知先生現在法力不夠,不得已才需要手動的在那些符紙上畫就符文,但是陳一諾就并不需要這些。
  只見她咬破指尖,然后迅速在身周里面六道,外面六道的畫就了十二張血符,一切準備就緒。陳一諾轉頭看了看盤桓在一邊,眼含淚光看著她的艾艾,心下明白她的擔憂與不安,陳一諾沖著她露齒一笑,給了她一個你且安心的眼神,隨即便將雙手置于胸前開始結印。
  不多時,那兩層血符,外側的開始逆時針旋轉,內側的開始順時針旋轉,隨著陳一諾手上動作的加快,那十二道血符轉動的速度,也越發的快速,漸漸的,那些血色符文開始散發出緋紅色的光亮,這光芒逐漸大盛,慢慢的便將陳一諾給包圍在了其中,下一秒,陳一諾便感覺自己在一陣天旋地轉中,好像掉進了一個沉長的洞穴里一般,眼前的景象不斷變換著,不多時,突然間,身前不知為何的出現了一道極為刺眼的光線,陳一諾還來不及抬手去遮擋著突如其來的亮光,便只覺腳下一陣懸空,緊接著一股冰涼之意,瞬間自腳下快速蔓延到了頭頂。這感覺,讓陳一諾徹底傻眼了。原來著陸的地點,竟然是一汪寒潭!
  這冰涼刺骨的寒潭之水,凍得陳一諾感覺自己快要昏厥過去了。要命的是,自己并不會游泳啊!!
  真是…事未盡人先猝!
  難道今日竟是天要亡我?躲過了明刀暗槍,躲過了心機套路,最后竟然是要淹死在這異界的一汪寒潭之中!?陳一諾此刻只覺自己的身體幾乎失去了全部的知覺,冰涼,麻木的寒潭水,無情且迫不及待的想要鉆進她幾乎被壓縮殆盡的心肺里。
  這一刻,陳一諾腦子里唯一想到的,竟然是很想知道降魔尺這家伙去了哪里。
  眼前的景象,慢慢開始模糊,陳一諾能感覺到那些冰涼的寒潭水,正一點點的通過口鼻,擠進她的身體...
  此時,陳一諾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縷雪白的發絲,她以為自己眼花了。可是緊接著,一張俊美得簡直可以用人神共憤來形容的絕世容顏,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了陳一諾的面前,原來剛剛那縷雪白的發絲,竟然是他的。
  此人的眉毛如同他的發色一般雪白,細長且各自朝著兩邊如同一條直線般支楞著,在這水流波動的寒潭里,竟然絲毫不受影響的依舊挺直在鬢角兩端。一雙清透空靈的漆黑眼珠,此刻正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殷紅的薄唇,一絲不茍的緊抿著,加上這線條流暢的臉部輪廓,真是讓陳一諾忍不住想感嘆一句,此人的相貌,真是猶如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可是...肺里的空氣,已經不允許她有更多的時間來欣賞這俊美如畫的男子,陳一諾再也堅持不住的即將失去意識,眼睛閉上的一剎那,眼前這男子的臉突然間放大的朝著她湊了過來,下一秒,陳一諾只覺腰間一緊,隨即唇上傳來了一抹柔軟的觸感,緊接著,一股新鮮的氧氣,瞬間代替了冰涼的寒潭水,將臨近瀕死邊緣的自己,給拉了回來。
  可神志清醒后,陳一諾馬上意識到現在兩人的情況,有多么的尷尬...雖是救命之舉,可是...
  思及此,陳一諾迅速推開了眼前的男子,可是沒了這跟救命稻草可以攀附,陳一諾又瞬間身體懸空的朝著寒潭下方墜落而去,于是她只好拼命劃拉著雙手,試圖穩住下落的身形。
  可...這明顯無濟于事。
  這時,方才救她的那名男子,突然嘴角向上揚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隨即動身朝著她游了過來,陳一諾這才看清,他全身上下竟然只著了一層單薄的褻衣,這衣服...薄到簡直聊勝于無,連他那線條流暢且緊眷的腹部肌肉,陳一諾此刻都能盡收眼底。
  媽耶...眼前美景,豈是凡人能忍之事!?
  陳一諾只覺一陣熱氣直沖腦頂,下一秒,一股可疑的紅色液體,便從她的鼻子...竄了出來,如一朵盛開的雪蓮般,在這寒潭水中,渲染盛開...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陳一諾趕緊伸手想將這寓意有些猥瑣的血色,給揮散開來,可是自己伸出去的手,卻在下一秒,就被朝著她游弋過來的男子,給握在了手里。
  然后一股強大的力量,便將自己帶向了他只著寸縷的胸口...陳一諾慌亂中還喝了好幾口水進去,眼前的景象...真,非禮勿視!非禮勿視!罪過,罪過!看不得,看不得!
  陳一諾一邊在心里不斷的警告著自己非禮勿視,一邊緊緊的閉上了眼睛。
  ------題外話------
  愛是一道光...也如青青草原一般...嗯...遼闊無邊!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