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分寸

  兩人在這迷霧里行了不知幾多遠,陳一諾都感覺有些疲乏了。
  “羽拾秋,我們休息一會兒吧。”
  聞言,前面拉著她一路疾走的羽拾秋,終于是停下了腳步,就地坐在了一塊青石上休息。
  雖是沒有言語半句,可他牽著陳一諾的手,卻是絲毫都不曾松開。
  陳一諾轉頭看了他一眼,試圖在腦子里找點話題來聊聊,可是尋思半天,也不知道從哪兒開口,索性嘆了一口氣,又轉過了頭去。
  “你不要覺得有負擔…”
  羽拾秋突然語氣平淡的開口道,陳一諾聽的有些摸不著頭腦。
  “安!?”
  “我說,你不要因為我對你的這份感情,而有所負擔!”
  知曉她心思敏感,若今后因為這件事而生出什么禍端,她定是不會好受的。
  “啊?噢…你說這個啊?我沒有心里負擔,只是怕你…”
  “我自有分寸…”
  “哦,分寸…嗯…有分寸,好…好…”
  就在兩人之間的氣氛,顯得有些尷尬時。腳下的大地卻突然間地動山搖了起來,羽拾秋趕緊伸手將陳一諾給護在了懷里,他們現在都沒有靈力,根本無法站穩身形。見他自己都還是個病號,在這緊急關頭,竟還不忘保護她。陳一諾心下感動之余,也十分明白他們現在的艱難處境。突然間,兩人立足的石頭在山體的搖晃下竟然開始漸漸松動了起來,緩緩朝著下方滑去。
  怎么辦,再不想辦法脫困,他們今天怕是要就此交代在這里了。
  可是,現實的環境,卻是不想給他們想到自救的辦法,陳一諾只覺腳下的石頭,突然間朝著底下未知的境地猛的滑落了出去。速度之快,讓陳一諾和羽拾秋根本來不及反應。現在回到海納八寶袋也無濟于事,因為他們雖是進去了,可是袋子卻依然是存在與現實環境里的,如果袋子掉在了哪個深淵底下,又或者是被埋在了亂石堆里,他們就永遠不要再想重見天日了。
  “啊!!!”
  一道凄厲無比的驚叫聲,霎時間回蕩在整個霧境里。
  羽拾秋將陳一諾牢牢的護在了懷里,后背緊貼山體,努力的不讓她受到一絲傷害。可是陳一諾又何嘗不明白,他本就重傷未愈,哪里還能經受再一次的重創,思及此,陳一諾便在這能見度有限的空間里,尋找著能穩住兩人下落之勢的機會,電光火石間,陳一諾終于是在兩人飛速下墜的過程中,瞥見了一塊突出來的巖架,于是她趕緊從羽拾秋的腋下伸出了雙手,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牢牢的扒在了那塊突出來的巖架上,可是自己這使不上靈力,扁平四季豆的身體,根本就沒有那么大的力氣能撐得住兩個人的體重,饒是自己咬緊了牙關,可是手指卻還是依舊不聽使喚的漸漸失去了抓握力。而且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半截身子是已經完全懸空,接觸不到任何東西。很明顯,這下面是一個不知幾多深淺的鴻溝。
  就在陳一諾快要堅持不住,手指徹底脫離了巖架之時,羽拾秋終于轉過了身形,一把將雙手也叩在了陳一諾剛剛抓住的那塊突出來的巖架上,陳一諾右手中指和小拇指的指甲,在從巖架上脫手時,因為用力過猛而被抓翻了過去,兩塊指甲瞬間連皮帶肉,從她纖細的指尖上掀飛了出去。整個人也因為雙手脫離了巖架,轉而毫無阻攔的往下墜落而去。
  十指連心,這突如其來的疼痛,讓陳一諾幾乎暈厥過去,右手完全使不上力,僅剩的求生意識,讓她下意識的抓住了羽拾秋腰封,因為她這個動作,陳一諾清晰的聽見了羽拾秋喉嚨里傳出來的悶哼。
  是了...他的手上身上還有傷,根本支撐不了兩個人的重量,如果自己放手,至少他們其中一個人還能有生還的機會...
  思及此,陳一諾心下竟是一陣釋然,不悲反笑的抬頭朝著羽拾秋道。
  “羽拾秋,不管你有什么苦衷,不得已而為之的要去做這些事,我都理解你。希望你的往后余生,能夠...一帆風順,隨心所愿,遇一良人,攜手終身...最后,忘了我吧!!”
  前塵決別紅顏淚,
  不問今后生與死。
  縱然葬身未知路,
  愿君坦途良人候。
  話音未落,羽拾秋甚至來不及反應,就只覺掛在腰間的力量一輕,他趕緊低頭一看,入眼的景象,便是陳一諾那張嘴角帶笑,蒼白素凈的小臉,轉眼間與自己漸行漸遠的往下墜去。
  “諾諾!!!”
  整個霧境里,頓時回蕩著羽拾秋心殤無比的叫喊聲。
  那底下的深淵,不同于霧境里的灰蒙之色,而是彌漫著一片連他的通天眼也無法看穿的黑霧,這分明...分明就是有去無回的地界...
  見此情形,羽拾秋萬念俱灰的想要松開雙手,跟著已經快要看不見身形的陳一諾,往下一躍而去。
  突然間,羽拾秋只覺自己的右手被人緊緊的拉住,隨即眼前的景色,開始慢慢上移,他驚訝萬分的抬頭一看,便瞧見了南宮言那張眉頭緊蹙的臉,出現在了眼前。南宮言拉著他,一路飛身向上,落在了一塊還算穩當的巨石上,此刻山體的晃動,已經漸漸平穩了下來。
  再次從生死邊緣徘徊了一圈的羽拾秋,此刻閉上雙眼腦海里便會出現陳一諾那張對著他淺笑的臉,和她跟自己講的句...“忘了我吧”...
  感覺自己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一般的羽拾秋,從未如此頹廢的瞬間跪坐在地,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說服自己面對南宮言,怎么跟他開口講出陳一諾的去向這件事。
  見他如此模樣,南宮言心下一沉,方才山體發生了不明緣由的震動,那個時候他們就在不遠處,然后就聽見了陳一諾的那聲驚叫,他和墨無殤便立即朝著聲音發出來的方向,飛奔而來,看來...他們還是晚了一步...
  時間不知過去了幾多久遠,陳一諾只覺自己好像一直在做夢一般,不斷的在各種場景里轉換著。一會兒在承前村,一會兒在云頂小院兒,一會兒見到了冷峻的南宮言,一會兒又見到了對著她眼帶笑意的羽拾秋。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