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墜落

  羽拾秋便只覺懷里的陳一諾突然間伸出一只手,拽住了自己握著黃泉劍身的手,另一只手猛的朝著南宮言身后的矮幾祭出了蘊含十成功力的一掌,電光火石間,羽拾秋便只覺自己連帶著懷里的陳一諾,瞬間就被這強大的沖擊力給震飛了出去,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后背,撞翻了那扇雕刻著十二生肖的屏風,眼前的光景劃過那道半圓拱門后,又“咔擦”一聲撞斷了那長廊上的原木欄桿,隨即兩人身形懸空的朝著下方籠罩在一片灰蒙迷霧的地界里,飄然墜去...
  陳一諾看著隨后便追了出來的南宮言那張睚眥欲裂的臉,心下一陣苦澀,或許...自己與他...是真的沒有這個緣分吧...方才他說的那些夫君...求親...自己心下聽著,真的是又驚又喜...可是,眼前的情況,便是自己不敢應承他原因...這世上有太多雙盯著她的眼睛,太多明槍易躲暗箭難防的意外出現,與其如此...倒不如不要在一起的好...
  就好像,你喜歡看花開,可是你又怕看見花落的凄涼景象,所以,為了避免結束,你選擇了不如不要開始...
  南宮言的臉,越來越遠,她見著他似乎是想一躍而下的跟著他們下來,見此情形,陳一諾驚得忍不住大喊出聲。
  “南宮言!不要!!”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劍仇讎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南宮言的身后,將其一把拽了回來。陳一諾那顆懸著的心,終于是落下了。下一秒,那片灰蒙的迷霧徹底將眼前能看見的所有景象,給全數遮蓋了起來。而陳一諾,也認命的閉上了雙眼...任由耳畔呼嘯而過的風聲,撥亂了自己的長發...她身后的羽拾秋,那雙拽著黃泉劍的手,早就松開轉而緊緊抱著自己,將她護在了身前,兩人一同墜往了那未知的地界里...
  就這樣吧...她死了...這世上還未發生的悲劇,便不會再發生了。
  而南宮言,再過個幾千年,興許...就能將她給徹底忘了,畢竟,時間是治愈一切的良藥...
  無過殿
  原本看著整潔無比的大殿內,此刻看起來,卻是狼藉一片...
  主位上那張被陳一諾給一掌幾乎劈成了兩半的矮幾旁,一個靛藍色的身形,此刻,正頹廢無比的靠坐在那堆被打散在地的書籍上。那張從來就不曾出現過頹意的臉,眼下,竟是掛滿了失意與無望...
  而加緊趕來的劍仇讎,此刻卻是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的恭敬站在一旁,只有地上顯然已經醉倒過去的墨無殤,還在不知所以的呼呼大睡著。
  良久,南宮言那清冽低沉的聲線,忽然在這靜謐空曠的大殿里響了起來。
  “先生...這懸崖底下,有什么?”
  聽見他的話,劍仇讎趕緊上前道。
  “回神君,這霧崖下,乃至無過殿后面這一整片迷霧里,都是一座座由石神東令則以神力幻化的石山監牢,里面關押著的,全都是上古兇獸和奸惡大神。這其間彌漫的灰色霧氣,也有迷魂和封住靈力的作用。”
  “石山監牢?”
  “是了,上古時期,天界曾有一場內戰,起因是,元始大帝育有二子,在元始大帝神游太虛后,遺命其一為掌管西天眾神的矣(yi)蕤(rui)天帝,另一人為掌管東方眾神的啻(chi)曱(yue)天帝,但是兩兄弟各自不服彼此,一心想要吞并對方的權勢,而居于九重天的十二天尊,不屬于他們其中任何一人管轄,只是,當年兩兄弟為了得到十二天的支持,也是費盡了心思的想要拉攏他們。當年,十二天里的梵天,地天,日天,月天,帝釋天,羅剎天,火天,焰摩天八人,全都選擇了支持啻曱天帝,而剩下的水天,風天,毗沙門天,大自在天,則是選擇了支持矣蕤天帝,以這樣的實力對比來說,他們顯然是沒有什么勝算的。于是,矣蕤天帝,便去了魔界,拉攏了一眾魔神兇獸,當時好有一場惡戰,連天上降下的雨水,都變成了血紅色。終于,在經歷一場苦戰之后,八天與啻曱天帝以及石神東令則上仙合力,將那一眾魔神兇獸給鎮壓在了此處,您的父君自那以后,便一直留守在冥界,以自己的坐騎白象王,煉化出了馭魂令,設立了陰曹地府,統御冥界,掌管三界萬魂生死輪回,還從混沌上仙那兒求來了鎮魂鐘,用以鎮壓這石山監牢里的魔神兇獸。就連我們現在身處的無過殿本身,也是這封印石山監牢的一部分。其下鎮壓的,正是矣蕤天帝的兒子,梼杌...這無過殿下,便是其囚身的靈府深淵所在。”
  聽完劍仇讎的詳解,南宮言對這一切事情的前因后果,終于是有了點眉目。
  “那...羅剎天伽楞慎,后來傳位給了他的兒子以后,為何銷聲匿跡了呢?”
  “這其中緣由,我們也不曾得知,原先的時候,他與您的父親,可是私交甚好的朋友呢。神君,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無過殿會弄成現在這個樣子,少夫人又怎么會與那伽炎棠大人一起墜落下了霧崖呢!少夫人方才還讓楓閑小弟前來讓我趕緊去尋您父君回來,說是遲了冥界恐怕要變天。我已經派了術式符人前去通知您的父君,只是,這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你們...全都早就認識他?”
  “是呀,他雖是接下羅剎天的位子之后,第一次正式的來這地府,但是因為此前他偶爾會送些孤魂野鬼來地府報到,所以,我們對他并不陌生。又因為您父親人緣極好,所以我們在這地府里,早就司空見慣了各種大神,閑來無事的前來找您父君敘舊,神君還定下過規矩,凡是有大神造訪,我們皆不可阻攔過問盤查。再加上,此次他還是跟著少主您一起進來的,我們就全都以為你們如同各自的父親一樣,也是好友,便不曾對其過于上心。”
  聽完他的話,南宮言有些無力的閉了閉眼,長嘆一口氣后,他站起了身,看了看那斷掉的長廊欄桿,轉頭對著劍仇讎道。
  “先生,這霧崖,可有能下去辦法?”
  聞言,劍仇讎有些驚訝的道。
  “少主,難道,您是想下去找少夫人!?”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