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零九章 其宗

  “還有呀!上上月,他把諦聽給牽出去溜達,邀那素九秋陪伴在側,可諦聽是何物啊,能辯善惡是非的神犬呀,眼里豈能容那狐貍精在它面前裝腔作勢!?據說,當日素九秋被那諦聽從渡魂橋給追到了奈何橋呢!!孟婆本就不喜那狐貍精,見她被諦聽追了過來,便一腳將其踹進了奈何橋下的忘川里,這才躲過了諦聽的追趕,事后,她還得跟孟婆作揖致謝呢!”
  
  “是嗎!?我怎么沒聽說此事!”
  
  “哎呀”
  
  聽見底下的眾人,猶如找到了訴苦之地一般,在自己面前揭露著父君的一系列不作為之事,南宮言終于明白為什么劍仇讎在看見帝千尋將馭魂令傳交給他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將自己帶來了此處立刻舉行了即位儀式也終于明白那渡魂橋頭的淡定二人組,伏休與玉塵,為什么能在母親與父君打架之時,那般神情自若的淡定了。
  
  眾人七嘴八舌的控訴,令南宮言這個事外之人聽了,都不禁為自己父君做出的這些荒唐事,而感到汗顏。
  
  可是,總結其行事之宗后,南宮言似乎找到了這一切荒唐之事的起源何來…
  
  南宮言想,父君的這一系列荒唐行為,只怕都是為了引起母親的注意罷了。母親不甘被他禁錮在這地府里,時常找他麻煩,可是他呢,明顯又是個不善言辭的主,只好每日跟這些部下處處為難,排解心中寂寞
  
  只是苦了這幫整日被迫遭他折騰的人了,思及此,南宮言隨即拱手朝著眾人道。
  
  “往日之事,我代父君,向各位賠不是了!”
  
  聽見南宮言的話,原本還在嘰喳八卦的眾人,隨即便住了聲,個個端正了姿態,朝著南宮言回了一個大禮。
  
  “神君多禮了,我等日后,定當盡心盡力協助神君,治理冥界,統御三界萬魂。”
  
  “那么,就請各位,多多費心了。”
  
  說完,這些來也匆匆的人,便瞬間消失在了原地,畢竟,每人都不能離開自己的崗位太久,不管哪個環節出了半點岔子,可都是有攪亂輪回的風險。
  
  只是這地府里的眾人,完全顛覆了南宮言此前對他們抱有的那種神秘的感覺。
  
  原本還喧鬧無比的無過殿前,一下子便清凈了下來。南宮言這才得以有空,轉頭尋找陳一諾羽拾秋和墨無殤三人。當他瞥見躺在軟塌上,一個個睡得噴香的幾人時,差點沒氣的從鑄魂臺上一個趔趄摔倒下去。見他身形搖晃,劍仇讎趕緊眼疾手快的伸手扶住了南宮言,語帶關切的問道。
  
  “神君,您這將將即位,許是累了吧。要不,我帶您回無過殿休憩一番!?”
  
  南宮言擺了擺手,看了看眼前宏偉的宮殿,“無過殿”三個大字,尤為醒目。
  
  “無妨,我只是,一時間感覺有些有些力不從心罷了。這宮殿,如何叫這“無過”啊?”
  
  南宮言問出了心底的疑惑,劍仇讎轉頭看了看那三個字,隨即輕嘆一口氣,對著南宮言道。
  
  “這算是您父君,督促警醒自己的一種方式吧。他常說,治理冥界地府,掌管三界萬魂,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原來,這簡短的三個字,竟有如此深沉的含義在,南宮言對帝千尋…感覺又多了一層了解…
  
  說話間,南宮言無意間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鎮魂鐘,卻驚奇的發現,那上面原本自己看不懂的符文,現在竟然能全數看懂了!哦,是了,方才在那些能量注入自己的身體時,這些文字也同時竄進了自己的腦海,現下,竟是像自己原本就認識這些文字一般,閱讀起來,一點也不費力了。
  
  “先生,這!?這鎮魂鐘上的符文,可是有什么奧妙與玄機在里面呀!?”
  
  “符文?”
  
  說到此事,劍仇讎立刻一臉正色的拉著南宮言小聲的道。
  
  “這上面的符文,只有冥界神君才能看見,我們是無法得見的。所以,上面的文字,也請神君您,千萬不要讓除您之外的人知曉。因為鎮魂鐘是上古神物,由您父君自混沌上仙那兒得來的,這冥界上萬年來能夠一直安定有序,除卻大家的努力維護之外,就全靠這鎮魂鐘的威懾之力了。其實,我們嘴上說著您父君整日好像無所事事,其實,他也是怕我們無聊煩悶,地府里,每日都要處理上萬游魂的生死輪回,您也看見了,咱們這兒就這么些人手在。除了今日未到的伏休玉塵和孟婆之外,其他各職的人,都全數到場了。”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現在,您已擁有了鎮魂之力,我便將這修煉馭魂術的古籍,交付于您。愿您早日成功領悟其中奧妙,能夠熟練操控馭魂令。”
  
  說著,劍仇讎便將手一伸,一本巴掌厚,書頁都已經有些泛黃的古籍,就出現在了劍仇讎的掌心,只見他十分鄭重的將其交付到了南宮言的手上。
  
  “這上面詳細記載了如何使用馭魂令,與鎮魂鐘的奧妙之處,您且好生保管。”
  
  南宮言鄭重的將書籍接了過來,這書,此刻摸在手里仿佛是有千斤重一般。
  
  “可是先生,我還身兼凡界的云頂仙宗宗主一職,且現下凡界一片混亂,我還得回去處理善后。可能是無法待在冥界的,至少現下是不可能長時間待在這里。”
  
  聞言,劍仇讎卻是笑笑道。
  
  “您看,眼下,您不是站在此處,什么事都不用管,這冥界不也照舊正常運轉著嗎?您且放心去做您的事,冥界有我們在呢。只是,您須知一點,您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接下了一個甩手掌柜的位置,那靈府深淵的梼杌,以及這地府里鎮壓著的無數妖魔,可還需您身上的馭魂令將其壓制,所以,您若是要走,我自是沒有意見的,可是,您務必得抽空帶著馭魂令時常回來。不然,時日久了,我怕封印會有所松動。這也是您的父君為何幾萬年都不曾離開過地府的原因。這點,還請您務必答應做到。”
  
  聽完劍仇讎的話,南宮言有些眉頭輕蹙。感覺身上的擔子,仿佛是又重了一分。
  
  “l0ns3v3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