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一百零四章 罷了

  說著,帝千尋便隨手從袖口里掏出了一枚通體火紅,形似某種異獸,巴掌大小的玉佩,猶如燙手山芋般的塞進了南宮言的手里。隨即,南宮言便只覺眼前刮過一道罡風,下一秒,帝千尋便瞬間不見了蹤影,留下南宮言以及在下方目睹了這一切的眾人…無語風中凌亂著……
  
  可憐的還是那趴在地上,被陳一諾打的甚慘的素九秋…只見她將將看見帝千尋進了枉死城來,原本還以為自己的救星終于來了,哪知…她還沒來得及出聲哭慘,那往日對自己總是相敬如賓的帝千尋,今日竟是連看都沒看她一眼,便要追著南宮紅馥那個賤人去了!
  
  還將統帥地府的馭魂令隨手便給了這個看起來跟他長得極為相似的青年,素九秋的心間,頓時涌上一股不好的預感…難道…四千多年前的那件事…敗露了!?
  
  這人…難不成…就是南宮紅馥…與帝千尋所生……
  
  思及此,素九秋不禁忍不住憤恨的握拳捶地!
  
  明明自己就快要成功占有帝千尋的心了,誰知,南宮紅馥那個賤女人,竟是不知何時的偷偷生下了與帝千尋的兒子!
  
  這個猶如晴天霹靂般的事情,將素九秋打擊的久久不能回神,不過,她很快的便意識到,想來,當年的事,帝千尋應是知曉了真相,現在,他沒有注意到自己,反而是件天大的好事!
  
  想到這里,素九秋不禁暗自慶幸她方才沒有出聲叫住帝千尋了!不過,現在可不是偷笑的時候,得趁此機會,趕緊離開地府才是…思及此,素九秋立即嘴上一陣念念有詞,下一秒,她便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此刻眾人的眼神,完全落在了一臉蒙神中的南宮言身上,并沒有誰去關注她的去向。
  
  南宮言看著手上的馭魂令,又轉頭看了看帝千尋消失的方向,真的忍不住想要吐槽。
  
  “這…這也太草率了吧!!”
  
  帝千尋的做事行徑,倒是讓南宮言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的師父布衣仙人來了!怎么這些人,都喜歡這樣草率的就將統御一方的重任,隨手交出呢!?
  
  這兩副擔子,還好死不死的全都落在了他的肩上!難道他南宮言,看起來就這么值得信任么!?
  
  干一個云頂仙宗的宗主,就已經夠累了,現在自己那個想一出是一出,絲毫沒有責任感的老爹,竟然還把冥界神君這個差事,猶如送瘟神般將這燙手山芋給扔到了自己手里…
  
  細細想來,自己成了爹娘之間斗嘴慪氣的炮灰,也就罷了!把他送去人界獨自長大,也就罷了!現在他老爹急著去追回自己的媳婦兒,將這冥界神君之位,草率至極的傳給他,也就罷了…
  
  …唉…罷了…罷了…全都罷了!反正,他的感受什么的…不重要,父母是真愛,兒子是意外,見慣不怪,見慣不怪!南宮言在心里不斷的給自己做著心里建設…
  
  …南宮言…真的…好慘一男的!!
  
  長嘆一口氣后,南宮言終于是說服了自己,將馭魂令揣進了袖兜內,隨即便朝著執掌判官筆的劍仇讎所在的位置飛身而去。
  
  這少年,看著與楓閑差不多大小,但是,修仙之人的年紀,是斷不能從外貌來評判的,如墨無殤,看起來年紀也就跟自己差不多大小,可他卻已是上萬歲了。
  
  南宮言行至劍仇讎面前站定,隨即禮數周全的朝著他拱手道。
  
  “判官先生,這……這情況想必您也是了解…”
  
  “別別別,少主,您喚我仇讎便是,喊我先生是折煞我了。我接管這判官一職,也不過才五千余年左右,既然神君將馭魂令已然傳授于您,那么日后我也是會定當盡自己全力,輔佐協助您管理這地府的。”
  
  “不不不,先生,您光是在職時間就比我的年紀都還大了,稱您為先生,您是斷然受得起的,好了,我們就不要謙虛禮讓了,總之,日后還請先生您,多多指教!”
  
  說著南宮言便端正的朝著劍仇讎再次行了個禮,那劍仇讎見狀,簡直急得快要冒冷汗的趕緊將南宮言給扶正。
  
  “使不得!使不得!少主,輔佐您是我的職責所在,您朝著我行禮,簡直就是在折損我的陰德啊!好了好了,事不宜遲,現在,我們就趕緊進行繼位儀式吧!”
  
  “繼位儀式!?現在!?”
  
  “是是是,不麻煩不麻煩的!來來來,帶上您的朋友,我們先移步鑄魂臺,前去敲響鎮魂鐘,如此便可昭告天下,新一任冥界神君繼位上任了!走吧走吧!”
  
  說著,劍仇讎竟然還有些興奮加激動的搓了搓手,拉著南宮言就要朝著枉死城外行去。
  
  對于他的舉動,南宮言有些難以置信的瞪大了雙眼,心里還想“垂死掙扎”一番。
  
  “可是,可是我那云頂仙宗的弟子,他……”
  
  劍仇讎顯然是不想再給他找借口的機會,連忙上手,推著南宮言轉身。
  
  “哎呀,沒事的,沒事的!他魂力那么強,現下只是有些虛弱罷了!再者,您等下繼承了冥界神君的位子,有了起死回生的能力,想要他復活,還不是易如反掌的事么!”
  
  他這話聽著,南宮言怎么有種自己上了賊船的感覺呢!
  
  目睹這一切的墨無殤羽拾秋和陳一諾,幾人面面相覷的互看一眼,這…這讓他們說點什么好呢?
  
  要說這是因楓閑的禍,得了南宮言的福呢?還是萬事皆在冥冥之中,自有其定數呢…
  
  罷了,罷了。總之,只要楓閑還有救,那便什么都好說,只是南宮言身上的擔子,好像是又重了一些吶…
  
  可是,他們走了,楓閑可怎么辦?陳一諾看著被劍仇讎推著已經快要走出枉死城的南宮言,心下一陣犯難。
  
  “羽拾秋,現在楓閑怎么辦啊?我們觸碰不到他,沒辦法幫他起身跟著走啊!”
  
  聞言,羽拾秋卻是不以為意的笑笑道。
  
  “呵呵,這倒不是什么難事,且看你羽哥哥的吧!”
  
  說著,羽拾秋便隨手一揮,陳一諾只覺眼前一陣寒芒閃過,離怨那通體黝黑的劍身,就出現在了羽拾秋的右手上。l0ns3v3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