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九十五章 失蹤

  見此情形,墨無殤卻是不懼反笑。
  “哼哼,打蛇隨棍上!?跟我玩這招,你怕是不知道我的前身是何物吧!”
  說著,墨無殤隨即搖身一變,瞬間化作一條赤金色巨龍,“嗷昂”一聲,凌空出現在了半空中,那黑繩竟還纏繞在他右側的龍爪上。
  “你這人,冤有頭債有主,我受命將他捆吊起來的時候,他便早就死絕了,再者,將那人的尸體蛀空的又不是我,是底下那紫發女人養的蟲子,你不去找她算賬,在這兒為難我作甚!!”
  黑繩憤憤不平的說著,但,她明顯是覺得自己失策了,方才原本要施展的凌厲殺招,轉瞬間便化作了逃命的趨勢,調頭便離開了墨無殤的身體,準備開跑,可是,墨無殤顯然是不想給她這個跑路的理會。
  只見他在空中一個翻滾,那巨大的龍尾“啪”的一聲,不偏不倚的擊中了逃跑中的黑繩,空氣中只聽聞“啊…!”的一聲慘叫,那黑繩便失去了意識,飄飄灑灑的落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見已制服了她,墨無殤滿意的在空中盤旋一圈后,隨即化作人形,落回了地面。
  伸手撈起了那條長約兩米的黑繩,將她收攏歸置,盤桓在了手上,便抬腳朝著陳一諾他們走去。
  那邊的眾人,看起來氣氛十分的低迷,隱約間,竟還能聽聞幾聲低低的唾泣之聲。
  臨近了,便瞧見陳一諾抓著那已然只剩一張人皮的少年的“手”,趴伏在地不斷的抽泣著。
  南宮言亦是眉頭緊鎖,一言不發半蹲在地。旁邊的隨心隨意兩兄弟,和另外兩名留下來幫忙的弟子,早就泣不成聲,雖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可…現在已然是到傷心時吶!
  楓落秋來雁先知,閑看一行自在飛……
  自在飛…他竟是到了最后,就剩下這幅皮囊,做到在空中自在飛花輕似夢了一番…
  這愛笑靦腆的楓閑…為什么要讓他遭此死無全尸的凄慘下場…該死之人卻不死,不該去世之人…卻命不長!
  可悲…可嘆,可氣…可怨!
  憤恨至極的陳一諾,猩紅著雙眼,提著劍就朝著那邊還在看戲中的蚩柔,飛身而去!
  南宮言心下一驚的想要伸手去攔住陳一諾,可是…為時已晚!
  陳一諾身形極快,早就躍到了困在畫地為牢術里面的蚩柔面前!她顫抖著手,抬劍指著里面一臉有恃無恐的看著她的蚩柔!
  “你!你這女人!!竟然心腸歹毒至此!我先前早該一劍捅死了你,不然也不會平白讓羽拾秋中招,你到底是什么東西變的,竟是蛇蝎心腸的將楓閑給活活蛀空了尸身!!他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留他一個全尸,會要了你的命嗎!!”
  看著眼前怒不可遏的陳一諾,蚩柔開心至極的捂著嘴輕笑道。
  “呵呵呵…你這話說的,不就是一具死尸么!那日他不甘被擒,不知為何的一時想不開,便了結了自己,我見他乃童男之身,要是被兕重樓拿去就這么變成走尸可惜了,我便自他那兒要了過來,喂養我那寶貝蟲兒,這是他的福分。說起來,你們還得感謝我,給他留了副人樣的皮囊在,要不然,他早就變成了與你們為敵的走尸,興許現在,已然是被你們自己人,殺了個身首異處呢!”
  聽見她毫無悔意的話語,陳一諾只覺一股股難以抑制的血氣,啥時間直沖頭頂,那雙盛滿憤恨之意的雙眼,此刻…竟是慢慢的又如浸染回了血池里一般,紅的駭人!
  一道冷冽的聲線,清澈的回響在這方天地間。
  “是么…謝謝你?那么,你便去地府里,找到楓閑,讓他親自跟你…致謝好嗎?”
  說著,陳一諾拿著黃泉劍的右手一棱,只見她雙膝微曲,足尖輕點地面,瞬間騰空躍起,一道道“霹靂啪啦”的金色閃電,其間泛著隱隱的紅光,炸裂在陳一諾的四周。緊接著,她雙手握劍,掌心凝聚了一股巨大的能量,以破天裂地之勢朝著躲在畫地為牢術里面的蚩柔,劈砍而去!
  這一幕,看得在場的所有人,幾乎都忍不住的屏住了呼吸!
  這時,南宮言突然出眼朝著陳一諾大聲喊道!
  “陳一諾!!不可!!師弟的命,還在她手上!!”
  話音傳出去極遠,甚至回蕩在整個空地上。可是,陳一諾卻完全充耳不聞,手上劈砍的動作,絲毫不見減緩的趨勢!
  終于…在“嘭”的一聲巨響過后,一道強烈的白光,瞬間迸發而出,刺得所有人都睜不開眼。
  待那陣白光消失后,眾人趕緊定睛查看情形。
  可是!那蚩柔原本所在的地方,此刻,卻沒了任何蹤影!
  若不是那地面上,還留著一灘血跡,眾人都要懷疑方才的事,是不是幻覺了。
  陳一諾和蚩柔,竟然同時消失了!!
  這!這到底什么情況!
  “陳一諾!陳一諾!你在哪兒!?陳一諾!!”
  南宮言瘋了一般在空地上大聲叫喊著陳一諾的名字,可是,給他回應的,卻只有他自己的回聲,而陳一諾,完全如同人間蒸發一般,杳無音訊。
  一時間,現場的氣氛,顯得一陣低迷...南宮言小心翼翼的將楓閑那不成模樣的皮囊,給收拾妥當,囑托候在一旁的隨心隨意兩兄弟,將其帶回流云山,以上禮厚葬,發出訃告,通報全宗上下。
  楓閑的意外去世,令兩兄弟悲痛不已,鄭重的接過楓閑的遺體,二人便恭謹的領命下去了。
  墨無殤皺著眉仔細回想了一番方才陳一諾最后講的話,她說,要讓蚩柔去地府,找到楓閑...讓他當面給蚩柔致謝...?思及此,墨無殤眼前一亮的雙掌一擊,急忙對著南宮言道。
  “小友,小友!你且冷靜,我想,一諾應該是帶著蚩柔,去地府了!”
  聽見他的話,南宮言失神的眼眸,瞬間又燃起了希望,迅速轉頭有些激動的看著墨無殤道。
  “前輩,此話當真!?”
  墨無殤轉頭看了看兩人消失的地方,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羽拾秋,隨即道。
  “這位小友一息尚存,這就說明,蚩柔還未死亡。加上一諾方才說,要蚩柔去地府找到楓閑,隨即兩人便消失了,我想,她們去了地府這個猜想,應當是不錯的。”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