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八十二章 王八

  南宮言略帶詫異的看著意見出奇統一的三人,最終,只得輕嘆一口氣。
  “既然你們堅持,那,便由我和前輩進去,師弟,你負責在外面護著陳一諾。”
  聞言,羽拾秋卻是皺了皺眉。
  “師兄,你是云頂仙宗的頂梁柱,萬不能有什么閃失,要進去,也是我去。”
  聽見他的話,南宮言正想張嘴說些什么,卻被一陣突如其來的“噼里啪啦”樹木被什么東西撞到的聲響,給打斷了。
  幾人心下一陣警鈴大作,立即飛身上了半空。卻不料,此時,頭頂一張巨大的金色大網,忽然間就出現在了眾人頭頂。
  縛仙網!!!
  羽拾秋瞬間臉色大變,毫不猶豫的就將身側的的陳一諾順手一撈,帶著她往金色大網的覆蓋范圍外奔去。離得較遠的南宮言同樣想要伸手去拉陳一諾,卻瞥見羽拾秋已經早他一步的將她帶走了…
  …罷了,只要她無事便好。
  幾人瞬間便朝著不同的方向四散開來,這時,那縛仙網已然是“嘩啦”一聲落在了他們方才站立的地方。只是一網撲空,并無收獲。
  而樹林另一端那陣“噼里啪啦”樹木斷裂的聲響,也離他們越來越近了。“轟隆隆”的一陣巨大響聲過后,只見一只通體長著黑色長毛,眉心有著一簇紅色火焰形狀絨毛,額頭長著兩支短短獸角,體型巨大的狼犬,“噌”的一聲便從倒下的大樹后面竄了出來,那寬闊的后背上,此刻正坐著一個滿臉得意之色,陳一諾的老熟人,兕重樓!
  “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陣猖狂的笑聲,帶著八成的功力,朝著四周擴散開來。震得林子遠處的飛禽走獸,瞬間驚叫著奔走逃命去了。這兕重樓,竟然是有了一頭結契的狼犬王,難怪他能夠差遣那么多狼犬替他賣命!
  羽拾秋帶著陳一諾落在了一處還算完好的樹杈上,南宮言和墨無殤則是離得有些遠的地方站立著,全神戒備的看著對面張狂萬分的兕重樓。
  只見他一腳支起踏在了那只巨型狼犬王的后背上,看著對面猶如驚弓之鳥的幾人,當他的眼神掃到首次見面的墨無殤時,兕重樓那雙陰鶩的雙眼,瞬間危險的瞇了起來。
  “喲,幾日不見,竟是尋得了世外高手前來相助?南宮言,你可以呀!可是,你找來再多的高手又怎樣,還不是猶如喪家犬一般,看著你的云頂仙宗不能回!哈哈哈哈哈哈,沒想你雅正端方的南宮言,也有今日!”
  聽見他言語里的戲謔,南宮言不怒反笑的道。
  “呵呵,鳩占鵲巢,卻還有臉在這兒猖狂的,要論臉皮厚,這藍澤大陸上,你兕重樓認第二,也別無他人敢稱第一了!”
  “勝者為王,優勝劣汰!這是天地法則,本座,如何不能猖狂了!?”
  聽見他毫無半分理虧的口吻,陳一諾便氣不打一處來的朝著兕重樓大聲罵道。
  “你這烏龜殼早已磨光,可算是老奸巨猾,我們,又怎么能自降身段的與你這老王八相比較,我又不是癲了沒好!”
  “你!”
  “我怎樣!?你不是經常罵我是黃毛丫頭,罵他們是無知小兒么,那你當這萬年大王八,實至名歸呀!”
  聽見陳一諾的話,墨無殤和羽拾秋瞬間毫不掩飾的笑噴了出來。連平日里不茍言笑的南宮言,此刻,也是嘴角噙笑的轉頭看著陳一諾。
  對面的兕重樓竟然破天荒的沒有生氣,而是一臉你們死到臨頭還嘴硬的表情看著對面的幾人。
  “哼,萬年王八又如何,終歸是比你們這些短命鬼來得長壽便好呀!哈哈哈哈哈!廢話少說,交出陳一諾,我便可留你們一個全尸。”
  聞言,羽拾秋冷笑一聲上前一步道。
  “呵呵,叫你一聲大王八你還真就背上烏龜殼,裝起老不死的來了?交出陳一諾?你莫不是糊涂他媽給糊涂開門,糊涂到家了!你不是還有個隱世高手的戰友在么,那么有能耐,怎么不讓他送你一程上得天界去找那不認你的老子,擺談擺談人生呢?在這兒整個什么虛空幻境,裝神弄鬼的作甚?這不是平白惹得他人笑話么!”
  聽見他的話,兕重樓陰鶩的眼底閃過一絲詫異,不過,卻很快的被他隱去。
  “何來的隱世高手,誰還沒個看家護院的本事來著,你云頂仙宗有護山大陣,我赤面閻王還不能弄個虛空幻境防身了?”
  “好了!廢話少說,要打便打,誰有那閑工夫跟你墨跡!”
  陳一諾不待他繼續勞什子廢話,隨手一揮,黃泉劍便瞬間出現在了手上。
  兕重樓卻是一點不虛她,不緊不慢的伸出右手“啪嗒”的打了一個響指,霎時間,他身下的那匹身形巨大的狼犬王便“噗呲”打著響鼻,興奮的抬起了兩只前爪,支楞起上半身,仰脖甩動著脖子上厚重的鬃毛,隨即朝著空“嗷嗚”一聲大吼,這叫聲傳出去極遠,久久回蕩在整個封山林里。
  突然間,這森林四周傳來了此起彼伏,無數只狼犬回應狼犬王的叫聲。
  “嗷嗚!!嗷嗚!!嗷嗚!!”
  見此情形,墨無殤立即和南宮言飛身奔到了羽拾秋和陳一諾的身邊,幾人集合在了一處。
  此刻,林子的四面八方,傳來了一陣陣“嘁嚓”作響的樹木枯枝被踏倒壓碎的聲響,陳一諾幾人當即全身戒備,四人背靠背的面向不同的方位。
  南宮言伸手握了一下陳一諾拿劍的右手,沉聲道。
  “小心!”
  聞言,陳一諾心跳瞬間漏了一拍,隨即點點頭應了一聲“嗯”,然后提著黃泉精力集中的盯著傳來聲響的幽暗森林。
  此時,而墨無殤面對的那一方,正是那狼犬王和兕重樓所在之處。
  只見那狼犬王盯著墨無殤,一副想要將他拆吃入腹的表情,墨無殤看著它的表情,卻是一臉不以為意,只見他嘴角噙著一抹冷笑,隨即將身上封鎖住的威壓,霎時間毫不掩飾的朝著四面八方釋放出去,頃刻,在場所有功力等級低于他的人或動物,當下便感受到了這股強大的威壓,連對面不可一世的兕重樓那囂張跋扈的臉上,都出現了一瞬間的不可思議!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