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六十八章 共濟

  這個想一出是一出的女人,又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兒了!真是…氣煞我也!
  無法,她去了,自己能在這兒獨善其身么!?很顯然,是絕對不可能的!于是乎,在前面一道白色流星般的光芒,朝著墨無殤的位置奔去后,一道淺藍色的身影,緊隨其后的跟著她一并隱入了天空中厚厚的云團里。
  陳一諾有些緊張的找到了墨無殤的那顆此刻看起來巨大無比的蛇頭,這一看,陳一諾才驚覺自己現在有多渺小,這還不如人家一顆眼球大呢,可眼下也不是在意這些的時候。
  一見陳一諾竟然出現在了這里,墨無殤有些訝異和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隨即又口氣極差的道。
  “你這身無半兩肉的死女人,來這兒干嘛!沒見我正忙著呢嗎?現在沒空跟你吵架,滾一邊兒待著去!”
  聞言,陳一諾倒也不怒,插著腰一副貧僧要講大道理的模樣。
  “嘿!我說你這臭長蟲,是沒挨過女人打是怎么滴!怎么!?這地界兒你家的?我上來看看風景不行啊,你管得著么你!”
  “現在不是兒戲的時候,你趕緊走!不要在這兒礙事!”
  “我礙事兒!?嚯喲!你忙,忙著挨雷劈還不許人自行買票當觀眾啊!?好笑!”
  聞言,墨無殤有些惱怒的自鼻孔里噴出一股強大的氣流,瞬間便將陳一諾吹得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最后在百米外,堪堪穩住了身形。正想上前找他理論,突然間,一股巨大的威壓,自云端猛的釋放出來,那股氣勢磅礴的力量,壓得陳一諾簡直喘不過氣來的瞬間懸空跪倒。
  這情形,讓陳一諾的心下不禁突的燃燒起一股強烈的斗志,嚯喲,姑奶奶我今天就要領教領教你這天雷有何不同!
  只見她頂著頭上的威壓緩緩站起了身,渾身霎時間釋放出無數帶著金色光芒的閃電,“滋啦”作響的炸裂在這云團疊嶂的夜空。
  此刻的她,看起來猶如天神降世般,被一團金芒閃耀的光暈,給包裹在其中,連那微張的眼眸,也變成了淡淡的金色。
  將將趕來的南宮言,看見的就是這樣一副模樣的陳一諾。心下一陣焦急的想要朝著她飛奔過去,可就在此時!
  那股巨大的威壓,似是破堤而出的洪水般!瞬間化作一道泛著紫芒的巨大閃電,“轟隆”一聲,劈在了兩人一蟒的身上。
  南宮言立即運起了全身靈力,來加以抵擋這股像是一千道雷霆谷的閃電同時劈下的電流,那攝魂蝕骨的疼痛感瞬間傳便全身,渾身的肌肉像是被巨石碾壓過一般,經脈盡斷似的毫無力氣!可是,眼下,卻是萬萬不能卸勁的時刻,若是一口氣提不上來,那就完了。
  再看旁邊的巨蛇墨無殤,他的情況,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只是好在他身影巨大,電流下來,他也能多點地方分擔力量。
  身形…巨大…力量…
  等等!那他們為何不能將這閃電,加以利用,轉化為自己的能量呢?
  思及此,南宮言立即轉頭對旁邊的墨無殤道。
  “前輩,你可以試著,將這閃電加以吸收利用轉化為自己的力量,你身形巨大,還有獸丹,定能儲存不少的電流。”
  聞言,一旁苦苦支撐的墨無殤,瞬間眼前一亮,朝著南宮言點了點頭,隨即閉眼,開始嘗試運轉獸丹,存儲能量。
  南宮言想起了孤身一人的陳一諾,心下萬分焦急的朝著她看去。
  眼前的景象,讓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對面,此刻猶如沐浴在電流瀑布里一臉愜意的陳一諾。
  那些從她身邊或者頭上經過閃電,全都毫無遺漏的被吸進了她的左胸位置。
  好不容易挨過這道比前面的還要巨大的閃電過去,南宮言緩了緩全身有些麻木的肌肉,恢復些行動力后,他便立即朝著陳一諾飛奔而去。
  只是才將接觸到她周身釋放出來的金色電腦,南宮言便只覺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掀翻出去一般,瞬間被彈飛了老遠。
  直到墨無殤用自己的腦袋頂住了他,南宮言這才穩住了身形!
  一人一蛇,皆是詫異萬分的瞪著對面看起來狀態簡直不要太舒服的陳一諾。
  這時,那股略顯熟悉的巨大威壓,再次出現在了頭頂。
  無法,他們只得集中精力,準備好再次接受天雷的洗禮。看起來,陳一諾可比他們自己來的不需要別人擔心。
  “轟隆隆”!!“轟隆隆”!!!
  兩道帶著耀眼紫芒的巨大閃電,竟是同時劈了下來!
  聞聲,奮力抵抗中的南宮言和墨無殤,皆是心下一驚的同時轉頭,看向了對方。
  怎么回事兒?天雷歷來都是七七四十九道,道道不同,可從來沒有過同時降下來兩道相同威力的閃電的例子。
  仔細一看,其中一道,劈在了他們這邊,而另一道,則是完全劈在了陳一諾的身上!
  他們這兒,兩人同時抵抗都稍顯吃力,可陳一諾那兒,一人獨自承受一道閃電,卻是跟泡在溫泉里一般的恣意享受。
  終于挨到閃電過去的間隙,南宮言卸下力氣大口喘息著,自己的雙手,此刻竟開始有些顫抖了起來。怎么辦!?這才第幾道閃電,自己就感覺身體里的能量進入飽和狀態了。
  眼見他也是到了強弩之末的境地,墨無殤趕緊對南宮言道。
  “小友,我知曉你是一番好意,想要替我分擔天雷,可,我卻是不能枉添命債的讓你在此強行替我渡劫。”
  聽見他的話,南宮言雖是心下明了,可已經摻和了進來,怎可有半途而廢的道理。思及此,他便對著墨無殤道。
  “前輩,你且寬心,我自有分寸,若是萬一折在此處,便當我修行不誠,渡劫失敗,晚輩不會責怪與你。”
  見他如此通曉禮義道德,墨無殤心下也是十分欽佩。還來不及多說兩句,那股巨大的威壓,卻是再一次的降臨在了頭頂。
  兩人立即運起全身靈力,準備迎接再一次的雷擊。
  “嘭嚓嚓”!!“嘭嚓嚓”!!
  兩道比之前的幾次加起來的還要巨大的閃電,像道炸裂的紫色沖擊波一般,將墨無殤的巨大身形,給砸的往下墜了墜。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