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六十三章 獄友

  歷天仙宗,外山地下禁牢內。
  幽暗昏黃的長長甬道里,時不時的傳出幾聲猶如冤魂惡鬼低吼般的聲響。
  一間間固若金湯的監舍,面對走廊的那一面,用數根千年寒鐵鑄了一整面墻的格子狀的牢門,上面掛著一把通體黝黑的大鎖,鎖身鐫刻得有一些符文印記,這是用來關住那些法力高強之人的專用牢獄。
  整個禁牢分左右兩個區域,左邊是關押宗內犯錯弟子的普通監舍。而右側,則是用來關押各種山精野怪,或者是邪魔外道的地方。
  此刻右側最里面的那間牢房里,一個纖細的身影,被兩條手臂粗細的鐵鏈,給懸空吊在了牢房當中。身上單薄的白色衣衫,已然是讓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流出的鮮血給染成了紅色,素凈慘白的小臉,被有些凌亂的長發給遮住,她的頭歪在一側,儼然早已昏迷了過去。
  禁牢的地面上,盤踞著一條渾身赤紅,時不時的吐著信子,身子有水桶粗細,頭上已經長出了兩支細小菱角的大蛇,正閉眼假寐著。
  陳一諾也不知時間過去了多久,她只記得自己與那寒江子好一場惡斗,可是他功夫過硬,自己經驗不足,到了后面,完全是靠意志力在撐,身上也是掛了不少的傷。現在逐漸清醒了過來,她只覺整個身體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一樣,渾身疼痛到麻木一般的無力。
  對了!南宮言!她就是看見南宮言中了蚩柔的招,心下一急,便露出了破綻,被那寒江子給抓住了機會,自己便瞬間沒了意識。
  她嘗試著召喚降魔尺,可這家伙,也不知竄到哪里去摸魚了。
  陳一諾試著轉了轉腦袋,抬眼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幽暗的房間里,眼角的余光瞥見了拴住自己手腕的鐵鏈。嗯!?這一發現讓陳一諾忍不住的瞪大了雙眼,忍不住使勁的晃了晃雙手,耳邊傳來一陣“叮呤咣啷”的鐵鏈摩擦的聲響。身體的晃動,有又到了傷口,疼得她忍不住的一陣齜牙咧嘴。
  正當她緩了緩神,想要用力將這鐵鏈掙脫時,身后突然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我勸你最好不要亂動喲!”
  聽見這個聲音,陳一諾忍不住的后背一陣發涼,感覺一股森冷之氣竄遍了全身,令所有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然后一陣淅淅索索的聲音,從她懸空的腳下傳了上來,陳一諾下意識的就屏住了呼吸,抬眼往下瞥著聲響的來處。
  突然間,陳一諾的眼前多了一雙帶著猩紅之色,猶如兩個燈籠一般非人類的眼睛。
  “啊!!!!”
  這個突然冒出來的東西,嚇得陳一諾忍不住的大聲尖叫起來。
  “哎呀!吵死了!咦!!嘖嘖嘖!閉嘴!!”
  安!?這玩意兒還曉得嫌棄人!?
  陳一諾瞬間便止住了聲音,虛張著一雙眼睛,悄悄的打量著眼前的怪物。可是那雙燈籠般的雙眼,卻已經沒了蹤跡。陳一諾緊張的喘著粗氣,此刻,整個牢房里,就只聽得見她自己的呼吸聲。時間過去良久,陳一諾都要開始懷疑剛剛出現的東西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了。
  就在此時,一顆吐著頎長的信子,呲著鋒利如刀的獠牙,頭上長著一對如鹿般犄角,皮膚通體赤紅的巨大蛇頭,便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了陳一諾的眼前,那雙頗為熟悉的燈籠眼,此刻正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看。陳一諾甚至能感覺到這大蛇的鼻孔里呼出的腥冷之氣,噴在自己了的臉上。她下意識的就屏住了呼吸,眼睛一刻也不敢移開的盯著對面的巨大蛇頭。
  一人一蛇,就這樣在這幽暗的牢房里,大眼瞪小眼的互看著。一時間,竟是誰也沒有動作。
  陳一諾暗暗的咽了咽口水,看這大蛇的嘴巴,自己這扁平四季豆般的身體,怕是連給它塞牙縫兒都不夠!陳一諾試著往后仰了仰頭,誰知,那蛇卻跟著朝她往前探了探。
  媽耶!!它這一舉動,嚇得陳一諾瞬間便像個木頭人般呆愣在那兒。此刻,什么身上的傷,什么手上的鐵鏈,對于她來說,好像都不存在了。
  正當這氣氛,讓人覺得略微有些尷尬之時,陳一諾只覺眼前一花,那顆蛇頭突然間就沒了蹤跡。這讓陳一諾忍不住的喘了一口大氣,然后開始試著想要放出神識去試探這房間里的情況。
  可無論她怎么靜下心神,那神識像是被什么東西封印住一般。被死死的禁錮在自己的腦海里,就是無法釋放出去。
  “別白費力氣妄想著出去了,要出得去,我早出去了。”
  “安!?”
  “安什么安啊!?真是,呆呆傻傻的凡人一個,也不知道那老狐貍把你關在這兒作甚!又吵又傻,煩人!!”
  說話間,一個身著赤紅色打底上面有著凌凌暗紋樣式的廣袖立領長袍的俊美男子,憑空出現在了陳一諾的面前。饒是看過了這么多不同樣式的英俊男子,陳一諾仍然覺得眼前這人,長得真算是驚為天人了!
  白皙的皮膚,一雙深邃迷人的淡綠色眼眸,肅然若寒星。直挺的鼻梁,唇色緋然,此刻靜默的緊抿著,看起來冷峻如冰。側臉的輪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卻又不失柔美,這看著人神共憤的美貌,真是讓人心動啊。這張陳一諾覺得比自己還好看的容貌,看得她簡直有了自慚形穢的感覺。
  不同于南宮言的冷清俊陌,又不同于羽拾秋的爽朗笑顏,更不同于降魔尺的朝氣俊俏。這人,就是看著就感覺讓人賞心悅目的那種。可當陳一諾看見他額頭上那對有些眼熟的犄角時,對于眼前的美男那種發自內心的欣賞,便瞬間蕩然無存!
  “口水流出來了啦!嘁!!”
  聽見他的話,陳一諾下意識的就吸了吸口水,她這舉動,成功的讓對面男子臉上,露出了嫌惡至極的表情。
  “咦!!早知道,我就不要化為人形出來了。”
  陳一諾聞言,沒好氣的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拜托,我又沒讓你化成人形出來!你自個兒先用原形嚇我在先,怎的還說起我的不是來了!”
  “嘿!你這女人,我就是不想你嚇死在我這牢房里,到時候尸身腐爛,臟了我的地板,污了我的眼睛!”
  “說誰臟了你的地板污了你的眼睛呢!?”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