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四十六章 歧意

  權利的誘惑,就那么的難以抵抗?以至于可以不顧手足之情,血肉之親的生死?
  降魔尺無奈的閉了閉眼,再睜眼時,清澈而深邃的眼眸里,瞬間染上了一層駭人的殺意。
  三日后
  文武交流大會,已然是接近了尾聲,還有兩天,就結束了。
  外面的文比武斗,進行得如火如荼。拾秋小院里的陳一諾,也是過得倍感煎熬。
  三天了,羽拾秋一直昏睡著,全身冰涼如雪。要不是摸著他還有脈搏和呼吸,陳一諾都要以為他已經死了。
  她只好將海納八寶袋里,自己小院兒房間里的那些楓閑幫她準備的棉被,全都拿了出來。盡數蓋在了他身上,可他還是不見暖和多少。
  咬咬牙,陳一諾只好脫掉身上的斗篷,和衣鉆進了被窩里,抱著渾身冰涼的羽拾秋,不停的給他搓著手臂,試圖讓他暖和起來。
  降魔尺也不曉得是怎么回事,自那晚過后,便一直不發一語的坐在了門外的廊沿下,盯著外面時不時又下起雪,時不時又放晴的天,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發著呆。三天了,也不見他動彈。
  陳一諾問他可是有什么心事,他卻像是靈魂出竅般,也不搭話,也不動彈,就那么出神的望著天。
  哎,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身邊一向是最為話多皮實的兩個人,竟是一夜之間同時變了個樣,一個在生死邊緣徘徊,一個陷入了自閉當中發呆。
  當感覺身邊的羽拾秋,在蓋了五六層被褥后,再加上自己的體溫,終于是摸著沒那么冰冷了,陳一諾也算暗松一口氣。她自己也幾乎三天沒有合眼了,不知不覺間,竟是睡了過去。
  直到一陣爭吵聲,將她驚醒。
  “你這是成什么樣子!?白日青天的就跟她摟摟抱抱的同榻而眠!?你不是說要將她接過來教書修習,就是這樣教的!?羽拾秋,你莫不要太過分了!”
  這是……南宮言的聲音!
  陳一諾驚得一個激靈,翻身就爬了起來,門口吹進來的冷風,讓她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哆嗦,這才發現自己全身的衣衫,都被汗水浸透了,蓋了五六層被褥,難怪了。顧不得其他,陳一諾伸手撈起放在矮幾上的薄羽斗篷,披在身上,就出了門去。
  看見院子里的小橋上,站著身形相當,一黑一白的兩個人,羽拾秋,和,南宮言。
  羽拾秋背對著陳一諾,她也看不清他臉上此刻是什么表情,心里也是一陣責怪自己睡得太死,竟是連他何時清醒過來的,都不知曉。
  廊沿下坐著的降魔尺,倒是不見了蹤影,許是終于想通了什么,跑回海納八寶袋里睡覺補眠去了吧。
  見南宮言抬眼看到了自己,陳一諾下意識的就想閃躲,心里像是做了什么虧心事一般有些心虛。但又轉念一想,他與我何干,我又沒做什么對不起他的事,我怕什么!
  于是就抬頭挺胸,不卑不亢的回看了過去。
  見她如此姿態,南宮言臉上的表情,變了又變,最后竟是無奈的將那雙深邃的眼眸閉了閉,隨即睜眼看著羽拾秋道。
  “那你打算,今后如何待她?”
  羽拾秋咳嗽了兩聲,輕笑道。
  “呵呵,師兄。今后如何待她,我心下自有計較,就不勞師兄你費心了。”
  “羽拾秋!!”
  “怎么!?師兄,你不是還有一個蚩柔仙尊嗎?你就將諾諾,讓給我,不行嗎?”
  聽見他的話,陳一諾心下一陣酸澀,他們從頭到尾都在討論著與自己相關的話題,卻又從未問過她本人究竟是何意,竟是就這樣言來語去的就要決定著她的命運了!?呵呵,可笑!
  “你身上的傷,好些了嗎?”
  陳一諾抬腳緩步走向了小橋上站立的兩人,眼里沒有一絲波瀾。
  聽見她的聲音,羽拾秋迅速的轉過身來,眼神閃過一絲慌亂,卻又很快的消失不見。臉上掛著有些蒼白的笑,走向了陳一諾,將她迎了過來。
  “諾諾,你睡醒了?”
  “這不是,聽著你們在討論著我的今后嗎?我就過來,參與參與吧。”
  聽見她的話,南宮言和羽拾秋兩人,同時有些訝異和恍然大悟的看向了陳一諾。
  她抬頭看了看已經放晴的天,輕嘆了一口氣,然后看了看兩人笑道。
  “嗬,天,終于是放晴了呢。我在這里,也留的夠久了。這一個多月里,多謝二位的不吝賜教,和悉心照料。陳一諾,感激不盡!”
  “諾諾…你這是…何必!”
  “必須要的何必,羽拾秋,我心下明了你對我的情意,我也…心下明了…我的情意。雖是,都沒有一個結局,但,沒有開始,便扼殺在萌芽期,對大家,都是一件好事情。如今,我已學會了修仙入門之術,你給我的其他深奧秘籍,我也小心收好了。我想,是時候,讓我自己出去歷練一番了。”
  聞言,南宮言和羽拾秋皆是臉色一遍,兩人互看了一眼。
  南宮言上前一步道
  “陳一諾,現在外面,已經不是一年前那般光景了,你獨自一人出去…怕是不妥!”
  “多謝仙尊好意,從我回來后,宗內上下的人,便是不停的忙碌著,每個人都好像有心事跟憂慮,原本我以為,他們是為了你們說的文武交流大會而緊張忙碌,但,事實上,好像并不是這樣。”
  南宮言和羽拾秋有些訝異的看著眼前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陳一諾,一時間,竟是不曉得該說些什么。
  “羽拾秋從文武交流大會開始后的每天夜里,就會出去,直到凌晨時分,才會滿身疲憊,甚至帶著些傷回來。以你的功力,我想,藍澤大陸上,能傷得了你的,沒有幾個人吧。所以,外界的情況,你們既然打算不知瞞我到幾時,那,倒不如我自己出去,一探究竟!”
  說完,陳一諾便要越過南宮言,轉頭往院門口走去。
  南宮言下意識的就伸手,一把攬住了經過自己身邊的陳一諾,再次觸摸到她的這種感覺,此刻,南宮言才明白,原來自己的心里,竟是如此的迫不及待,忍不住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