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四十五章 端倪

  是了,去年他被兕重樓打傷的時候,便是陰差陽錯的逃到了當時還住在外面的陳一諾那兒,亦是這樣渾身是血的倒在了她身上。
  屋外此刻正下著鵝毛大雪,裹挾著狂亂的風。
  陳一諾有些手忙腳亂的,將靠在自己身上的羽拾秋扶住,拍了拍他身上的雪花。
  “羽拾秋!羽拾秋!你怎么了?啊?”
  肩上的人,卻是只見出氣不見進氣的全身癱軟著靠在她身上,嘴巴一開一合的想要講些什么,陳一諾趕緊將耳朵湊在了他嘴邊。
  “諾...諾諾...我...對...對...不....額...起。”
  聽見他的話,陳一諾有些慌亂的伸出右手,捧著他滿是鮮血的臉,氣息不穩的道。
  “對不起什么啊,好好的干嘛要講什么對不起。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說話了,我讓降魔尺去叫南宮言,你撐著。”
  聽見南宮言的名字,羽拾秋卻是忽然間有了一絲清明,手里提著的離怨,“噔”的一聲掉落在了地板上,他的右手,緊緊的抓著陳一諾的左腕,用盡力氣的搖了搖頭。
  “師...師兄...不...不可...呃...”
  話音未落,陳一諾只覺左邊手腕上傳來的力量一松,羽拾秋腦袋一歪,便朝著旁邊就地躺倒了下去,陳一諾心下一驚,趕緊伸出雙手想要去撈住他,卻踩到腳下地板上從羽拾秋身上淌下來的血,給滑了一跤,整個人跟著羽拾秋,一同栽倒了下去。陳一諾趕緊伸手護住羽拾秋的腦袋,兩人“咚”的一聲砸在地板上,陳一諾“哎喲”一聲,揉了揉被磕疼的手肘,趕緊爬起了身。
  就在此時,她突然看見羽拾秋的后頸處,有一個耀著淺淺金芒的東西,在那里一閃一閃的發著光。她剛想要伸手去查看,懷里的羽拾秋,卻突然間“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看得陳一諾心下一驚,只好將查看那閃著淺淺金芒的東西這事兒給拋在了腦后,給有些緊張的將他放穩在了地板上。
  這人,總是常年的穿著一身黑色衣衫,身上到底哪里傷了,也看不真切。無奈,陳一諾只好輕車熟路的再一次干上了扒人衣服的流氓勾當。
  三兩下解開了羽拾秋身上的束腰后,陳一諾放輕手腳的將散開的衣衫,給慢慢撥開。映入眼簾的景象,讓陳一諾忍不住的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羽拾秋的胸口上,橫七豎八的血肉翻飛著幾道皮肉傷,最嚴重的地方,是左側腹部上,插著的一支斷箭!箭頭明顯的深入其肉,鮮血正從傷口處不斷的涌出來。
  陳一諾努力的說服自己,要鎮定!
  “降…降…降…降魔…降魔尺!趕緊出來!快點!羽拾秋快不行了!快來幫忙,降魔尺!”
  有點六神無主的陳一諾,想到了話嘮降魔尺,他活了那么久,肯定有辦法救他。
  降魔尺睡眼惺忪的自海納八寶袋里鉆了出來,抬眼看見跟個血人似的陳一諾,瞬間睡意全無的奔到她跟前,把她轉來轉去的檢查。
  “怎么回事兒!你睡個覺怎么睡得全身是血!”
  陳一諾抬手擦了擦臉上不小心沾到的血漬,有點語無倫次的說。
  “不,是羽拾秋,這不是我的血啦!你看!羽拾秋啊,他快死了!你快救救他呀!”
  降魔尺這才將眼光挪到了躺在一旁的羽拾秋身上,眉頭少有的皺了皺。立即上前,查看了他的傷勢。隨即轉身,從海納八寶袋里拿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首,取下了燈罩,將里面透亮的燭火給拿在了手上。
  三兩下的將匕首放在火上消了毒,然后讓陳一諾按住了羽拾秋的上半身。
  降魔尺毫不慌亂的用手里那把鋒利的匕首,劃開了羽拾秋中箭的地方。
  “呃……嘶……嗯……”
  昏迷著的羽拾秋,卻是被這痛意給激得一陣清明。本想抬手反抗,晃眼間看清了眼前的人是降魔尺后,羽拾秋又是腦袋一歪,徹底昏死了過去。
  見此情形,陳一諾手抖著想要去探探他的鼻息,卻被降魔尺打斷。
  “還沒死呢!有我在,哪兒那么容易死!你且按住了他。其他的,交給我。”
  聞言,陳一諾趕緊收回了手,老老實實的按住了羽拾秋。
  只見降魔尺將羽拾秋中箭處的皮膚,給橫向劃拉開了一道口子,然后伸手想要去拔掉箭頭。卻發現提不動,降魔尺左右觀察一會兒,然后自言自語的道。
  “哦喲,還是十字倒鉤箭,嗯…有點意思!”
  “有啥意思啊!你趕緊的呀,再遲我怕他血都要流干了!”
  “哎呀,你急什么嘛!哪兒那么容易就掛了!這小子命大著呢!”
  “那你倒是趕緊動手呀!”
  “催什么催!這不是弄著呢嘛!”
  只見降魔尺用匕首,在插著箭頭的地方豎著劃拉了一道口子,再用左手將傷口撐開,將箭頭周圍的肌肉往里一按。一股血水“嗞”的一下就飚了出來,然后降魔尺眼疾手快的迅速將露出了倒鉤的箭頭,給順勢拔了出來。
  箭頭拔出來的瞬間,昏過去的羽拾秋下意識的悶哼了一聲,隨即又沒了動靜。地板上淌著不少的鮮血,那閃著寒芒,鋒利得發亮,帶著彎鉤的十字型箭頭,靜靜的落在羽拾秋的身旁。
  這種箭,沒入身體里后,若是硬拔,就會將中箭者的肌肉,連著皮肉帶著筋的拔出來一大塊,造成比箭傷更嚴重的二次創傷,陳一諾看著一陣背心發涼。還好有降魔尺在,要是靠自己一個人,羽拾秋說不定就折在自己手上了。
  降魔尺動作迅速的將羽拾秋身上的傷口處理好,再將他挪到了軟榻上。讓陳一諾守著他,轉頭就去清理地上的血跡。
  當他看到廊沿下,一株因沾到了羽拾秋的血跡,而枯死過去的萬年青時,降魔尺迅速轉頭看了看躺在軟榻上的羽拾秋,又看了看蹲在他旁邊照料他的陳一諾,心下一沉,卻也并未言語,只是伸手將那株枯死的萬年青給拔掉,連著擦了血跡的抹布,一起拿到了院子的角落里。
  此刻,外面的風雪已經停了,降魔尺伸出右手打了一個響指,面前的萬年青和抹布,瞬間就燃燒了起來。
  看著跳動的火焰,他緊抿著雙唇,面色有些凝重的暗嘆了一口氣……帶她到了凡界,竟然還是躲之不過么……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