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三十五章 哭包

  少年聽見這個名字,瞬間就止住了哭,浩瀚如海的星眸,閃著驚喜的光亮,一下蹦跶到了陳一諾的面前,拉著她的手,激動的道。
  “你終于想起我了嗎!?啊?想起我了嗎!?我就知道,你剛剛就是在逗我玩兒的,就像以前一樣,你總說要把我扔了,換一把更趁手更漂亮的長劍來使使。”
  說著說著,這愛哭包轉世的降魔尺,又一把抱住陳一諾,繼續開啟了暴風式哭泣。哭的整個人都開始抽抽了。見他如此模樣,陳一諾只好笨拙的抬手,輕輕拍著他的后背,像哄小孩子般,抱著他輕聲哄著。
  陳一諾突然想起以前羽拾秋跟她說過,降魔尺的靈識,跟著她一起投胎轉了世,真身,卻不知被自己藏到哪里去了,合著,踏破鐵鞋無覓處,這家伙卻是被自己藏在了云頂仙宗的禁地里。陳一諾真是無比慶幸自己一個人進來找雷劈,要是讓羽拾秋他們帶著,定是直接就錯過降魔尺了。
  “好啦,好啦!我呢,將你放在這里后,出去是經歷了一些變故。以至于呢,我現在是重新投胎轉世了一遍了。”
  聞言,趴在陳一諾肩頭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少年郎,嗯...準確的說,是降魔尺...一臉見鬼似的,握著陳一諾的雙肩,雙眼透露著難以置信的看著她道。
  “你說什么?這藍澤大陸上,還有誰敢傷你!?還害得你重新投胎轉世了!說!是誰,看我出去不把他抽得魂飛魄散!”
  這暴脾氣降魔尺,還真是說風就是雨。陳一諾還來不及接話,這家伙又一臉你活該的表情,看著陳一諾道。
  “哼!該!誰讓你不帶上我一起了!現在知道凡界的險惡了?真是不吃虧上當不知道我的珍貴!”
  這話,聽的陳一諾嘴角忍不住一陣抽搐。
  “是是是!我活該,好了吧!我這不是受到不帶你一起出去的懲罰了嗎?再則,我當時將你放在這里,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或許,我是不想你落入壞人之手呢?難道,你想跟著一個心思邪惡的人,在凡界為非作歹?”
  聞言,降魔尺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胡說!你以為我是任何人都可以拿在手里的兵器嗎?若是心術不正之人將我拿在手里,是要被我反噬的!”
  陳一諾聽的眉峰一挑。
  “哦!?這么說,你是這世上最好的兵器咯!”
  降魔尺驕傲的揚起了漂亮的下巴,得意洋洋的道。
  “那是自然!”
  “臭不要臉!”
  陳一諾忍不住的打擊他,但是他好像習以為常的不在意陳一諾消遣他的話。
  拉著陳一諾就要進樹洞,這行為,讓陳一諾一頭霧水。
  “干嘛?這里面黑乎乎的,我不太想進去也!”
  降魔尺走在前面頭也不回的道。
  “帶你去拿我這些年在這里收集的好東西呀!你在這林子里轉悠了這么些天,身上又沒有什么靈力,我還以為是哪個誤入這里的凡人,我想去找你,但又怕嚇著你,然后沒想到你自己就走到我這兒來了!哈哈,開心!看來,我們之間的默契還是在的!”
  聞言,陳一諾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
  “好東西!?這里連個鳥毛都沒有,還會有好東西!?”
  聞言,降魔尺轉頭又給了他一記白眼。
  “嘁!嘁!嘁!瞧瞧你這沒見過世面的樣子!你在這里見不到生物,是因為他們都是妖獸,精怪!而我,是專克它們的,它們要敢在這里出現才有鬼呢!”
  說話間,降魔尺便拉著陳一諾進了樹洞,進去以后,陳一諾原本以為里面是黑乎乎的一片。
  沒想到剛走進去,里面就瞬間出現了一片泛著點點藍光的星海,一閃一閃的,煞是好看!
  陳一諾都給看呆了,這樹洞里,還真是別有洞天呢!里面的空間比自己想象的要大的多,走了幾步以后,眼前竟然出現了長滿綠色苔蘚的木質臺階,臺階靠著樹墻角落的位置,竟然還長著紅色的蘑菇!
  看起來,真是野趣十足!
  順著蜿蜒的臺階,往上走了不知幾多遠。陳一諾開始張著嘴,喘氣如狗般的站在原地歇氣,朝著跟沒事兒人似的走在前面的降魔尺,上氣不接下氣的道。
  “哎喲喂……我不行了!你先走吧,我在這里…這里歇會兒…歇會兒!”
  看見她這幅弱雞模樣,降魔尺忍不住又是一記白眼!
  “真是,丟死人了!當年叱咤凡界的女帝,現在竟然廢柴到爬個幾階梯子,就累的喘氣如牛的!說出去,豈不是讓三界的人笑掉大牙!咦…嘖嘖!出去不要說你認識我,你不要面子,我還是要的!”
  聽見他一頓噼里啪啦的奚落,陳一諾簡直連跟他拌嘴爭論的戰斗意志都沒有了,沖著他擺擺手,隨他去了。
  降魔尺見她這副模樣,又回頭走了幾步,坐在了陳一諾的身邊。擠了擠她的肩膀,一臉疑問的道。
  “誒!?你不要告訴我,你現在,連仙根都還沒有吧!?”
  陳一諾給了他一個,你覺得呢的表情。
  降魔尺接收到她的表情信息,一臉你要死呀的樣子瞪著陳一諾。
  “什么!?沒有修煉靈力也就算了,你連個仙根都沒有!?那還搞個錘子!你現在凡人一個,要啥啥沒有!哎喲,算了算了,不如我們東西分一分,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好了!噢,我媽……好像是天界的一塊石頭!誒!你媽,是天帝的老婆天后娘娘誒!哎呀,我現在跟你扯這些干什么!?怎么辦!?現在怎么辦!?”
  這想一出是一出的家伙,像個停不下來的陀螺似的,終于輪到她陳一諾對著降魔尺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那不然你以為我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干嘛!?郊游么!我哪有那個閑情逸致,外面人人都對我虎視眈眈,想要我的小命!我再不設法讓自己強大起來,我干脆去死好了!”
  沒想到她這一番話,卻是讓降魔尺再次眼眶泛紅,預感到他將會又是新的一**風式哭泣,陳一諾立馬改變口氣道。
  “啊!啊!那個,其實我這次來呢,就是想去那邊的雷霆谷,找那個雷,劈劈我,激發一下我的潛能,看看能不能長出仙根,讓我可以修習仙法!”
  降魔尺那張俊臉,此刻正梨花帶淚的看著陳一諾道。
  “你…你在外面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呀?人也瘦了,胸也小了,臉蛋也不如以前漂亮了,連那菜得摳腳的仙術都沒了!我的天,你這些年在外面到底經歷了什么呀!嗚嗚嗚嗚………”
  說完,便又撲到陳一諾的肩上,放聲大哭了起來。
  這個家伙是水做的嗎?說哭就哭!?什么叫…胸也小了!這家伙……噢!陳一諾本來想說他看起來才二十一二歲的樣子,說話怎么跟個老流氓似的,轉念一想,這貨起碼有上萬歲了吧!
  陳一諾無法,只得一邊拍著他的背,一邊出聲輕言安慰他。
  “好啦好啦!天無絕人之路嘛!好在,我這不是重生回來了嗎?”
  聽見重生這兩個字,降魔尺哭的更兇了!
  “哎呀呀,莫要再耽擱時間了,我還要去挨雷劈,你熟悉這里,那你趕快帶我去!我也很想快點恢復法力,再次帶領你重回巔峰的高光時刻!!”
  聞言,降魔尺卻是瞬間止住了哭,抬手一把擦掉眼淚,沖著陳一諾強調到。
  “是擁有我,你才有所謂的巔峰高光時刻啦!”
  這話,聽的陳一諾忍不住眼角一陣抽搐。
  “是…是嗎?”
  “當然是!”
  降魔尺的口氣,不容陳一諾反駁,堅決,而肯定!
  “啊!?啊……噢……好好…你開心就好,我的感受……嗯…不重要,不重要!那,這里的東西,我們就先放這兒吧,先帶我去挨雷劈吧!走走走!”
  說著,陳一諾就想拉著這家伙下去。卻不曾想,降魔尺卻反過手來拽住了她,接著將她一把從樓梯上拉了起來,拖著她就往上方走去,邊走,嘴里還邊得意的念道。
  “哎呀呀,你來的正好,我跟你講,我收集了好多高階靈獸的獸丹,是靈獸,不是妖獸噢!我知你不喜那妖丹的腥臭味!這全都是些長相可愛的喲!你一定會喜歡的!”
  獸丹……又是什么玩意兒!
  聽見他這話,陳一諾忍不住的嘴角一陣抽搐,這家伙,看來是在這里一個人悶的太久了。愛哭,且話多!
  好在,往上爬了沒多久之后,陳一諾終于看見了勝利的曙光!一個非常敞亮的房間,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這個房間直接就跟樓梯敞開連接著,沒有門!要是讓陳一諾住這兒!她肯定會覺得沒有安全感,睡不著的!
  但,對于降魔尺來說,他在這片區域,已經強大到,睡覺不關門也沒人敢來找他的麻煩的境界了。真是氣人,自己的兵器這么強大,可再看看自己,菜到隨便一個人就能把她捏扁搓圓!
  要是真有什么東西來,搞不好這家伙還會拉著人家吧啦吧啦的聊半宿吧!
  陳一諾看見了一個樹叉形成的天然窗戶,她連忙三兩步的奔了過去。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