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二十二章 烏面

  羽拾秋計劃,先等兕重樓派人來這里查看,然后,故意讓他們發現陳一諾的行蹤,好讓他們回去報信,引來兕重樓,再趁他們在趕來的途中這個空檔,帶著陳一諾回到云頂仙宗。
  避免在任何一方,正面遭遇兕重樓。
  從這里到云頂仙宗的路程,尋常人大約需要走個五天,以他的功力,獨自一人來去,只需半個時辰。帶著陳一諾的話,考慮到她的凡人之軀,受不了長時間瞬間移動的罡風,中途必須休息幾次。所以,大概需要兩個時辰,還要保證中途,不能在歇息的時候,遇到兕重樓。
  這需要謹慎的算好時間,南宮言現下應是無暇分身前來接應他們,因為兕重樓將云頂仙宗圍了個水泄不通,所以他們想要送信進去,也是困難重重。所以,一切,只能靠自己了。
  羽拾秋正一臉凝重的計劃著一切,完全沒有注意到陳一諾已經在他面前看了他許久。
  這個樣子的羽拾秋,是陳一諾認識他以來,從未在他臉上見過的表情。嚴肅,沉穩,冷清。恍惚間,她以為看到了南宮言在這里站著。
  眼前的羽拾秋,才是他真實的樣子吧。只是他平日里,慣用嬉笑的面具將真正的自己隱藏起來。
  也是,能讓前任云頂仙宗的宗主,放心讓他們兩師兄弟自己選擇誰當下一任仙尊的人選,怎么可能是個單純的傻白甜呢!
  自己也是把事情想的太天真了點,看來,她要涉足修仙界,還有許多事情,要從實踐當中去細學呢。
  見他半天都沒有回神,陳一諾只好假裝沒有看見他現在這幅樣子,轉身又走回了房間里,“砰”的一腳故意踢在了門板上,力道大得陳一諾忍不住呲牙咧嘴的抱著腳直蹦噠。
  這巨大的聲響,終于驚醒了陷入沉思的羽拾秋。
  陳一諾打著哈欠,自門內走了出來,轉頭像剛睡醒似的歪著腦袋看著羽拾秋。
  “早啊,我們出發吧!我需要準備些什么嗎?”
  羽拾秋又恢復了往日的嬉皮笑臉,揉了揉陳一諾額前的碎發。
  “你呀,帶上你羽哥哥就可以啦!羽哥哥我,要什么沒有呀!是吧!”
  陳一諾一臉無語的睨了他一眼,自己真的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這個沒有對她展露真面目的男人,可是從六年前初遇,一直到現在,他都是在幫助自己,沒有做過任何一件傷害她的事。
  “諾諾,諾諾!?嘿!小丫頭,想什么呢!?”
  羽拾秋的俊臉,不知何時湊到了她面前,正一臉疑問的看著發呆中的自己。陳一諾這才回過神,捋了捋額頭被他撥亂的頭發,假咳了兩聲,隨即轉身走到了客廳中間的八仙桌前,提起茶壺,給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氣灌下去潤了潤嗓子。
  然后轉頭,狀似不經意的看著羽拾秋道。
  “誒?我昨天晚上怎么回的屋啊?我怎么沒印象了!?難不成我直接躺在門口睡著了?不會吧!”
  說到這件事,羽拾秋瞬間來了興致,一臉戲謔的看著陳一諾道。
  “哎呀呀,你可算是讓我開了眼界了,我活了四千多歲,第一次見到,吃肉還能吃醉了的人!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還跟頭小豬似的,四仰八叉的躺在門口睡大覺,睡覺就算了,還打呼嚕!那畫面,簡直太精彩絕倫了!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笑得前仰后的羽拾秋,陳一諾的臉瞬間紅到了耳朵根!哎喲,要真是這樣,那可就丟死人了!還好看到自己這幅德行的是羽拾秋,不是南宮言……
  嗯……!?好好的怎么會想到南宮言,還下意識的不想讓他瞧見自己出丑的樣子,可是卻完全不在意羽拾秋現在對于丑態百出的她,會有什么看法!
  這是什么情況!有時候跟羽拾秋說話,或者做什么事,下意識的就會想到,好在南宮言不在這,好在看到自己糗樣的不是他。
  思及此,陳一諾用力甩了甩頭,想要讓自己的腦子恢復到現實中。
  “笑笑笑!笑死你個老妖怪得了!成天就知道拿我尋開心,你這樣不懂得討女孩子開心,以后甭想娶到媳婦兒了!”
  羽拾秋聞言,卻也不惱她。
  “你還好意思說我老妖怪!你前世可是活了幾萬年的天界大神呢,還取笑我年紀大。娶不到媳婦兒怕什么,我不是有你了么,要娶也是娶你呀,再者,我們兩都孤男寡女的在一起生活三天了,傳出去,誰敢相信你還是清白之身,反正,你這輩子都只能嫁給我嘍!所以,我也不需要去討別的女孩子歡心,只要每天哄得你開心就好啦,是吧,我的小諾……諾……誒誒!輕點輕點!疼疼疼!!”
  陳一諾不等他說完,便使出了必殺絕招,踩腳扯耳朵戰術,果然一招制敵!
  “還走不走了!?不走我可接著回去睡覺了!”
  羽拾秋捂著被陳一諾差點揪掉的耳朵,連忙點頭如搗蒜的道。
  “走走走,走要是要走的,只是,我們還得等等。”
  聞言,陳一諾疑惑的道。
  “等等!?等什么!?”
  羽拾秋故作神秘的道。
  “看看,有沒有人,會在我們走之前,來看望我們呀!”
  “啊???我一沒什么朋友,二沒什么親戚的,誰會來看我?楓閑和弟弟們都有公務,出去歷練了,他們定是不會這么短的時間,就回來看我的,那還會有誰?”
  羽拾秋雙手負于身后,閑庭信步的走到了客廳門口站定。
  抬頭看看方才還晴空萬里的天,此刻卻慢慢開始積累起了云朵,遠處的天邊,有一大片烏云,正慢慢的吞噬著晴朗的天空,不多時,便將高掛的日頭,給遮了個嚴實。
  好一個,烏云蔽日!
  “這不就來了嗎?”
  陳一諾三步并兩步的奔到了羽拾秋的身邊,看著遠處迅速黑攏過來的烏云。
  “這好好的天,怎么說變就變了。”
  羽拾秋嘴角噙著一抹冷笑。
  “這不就是我剛剛說的,有人來看我們了么?”
  “啊?哪兒有人?我怎么沒看見。”
  說著陳一諾就想抬腳走出門口,去院子里看個究竟。卻瞬間感覺右邊手腕處一緊,陳一諾納悶兒的回頭,看了看被拽住的手腕,又看了看拽住她的羽拾秋。
  “干嘛!?我就是想出去瞧瞧,你拉著我做什么呀!”
  羽拾秋收回看著遠方的眼神,轉頭笑著對陳一諾道。
  “諾諾,我想吃你昨天做的小面,你可不可以,做給我吃啊?就一次!一次好嗎?拜托拜托!!”
  望著這張堆滿笑意的臉,聯想到他昨天講的小時候怕餓肚子的事兒,陳一諾真的沒有辦法說出拒絕他的話。雖然真的搞不懂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但是她心里明白,眼前這個人,從來沒有害過她。
  無奈的聳了聳肩,陳一諾只好擼起袖子,對著一臉諂媚笑意的羽拾秋,豎起一根食指道。
  “只有這一次哦!下不為例!”
  聞言,羽拾秋瘋狂的點頭如搗蒜。握著陳一諾的雙肩,將她轉過身子,推著她進了廚房。
  看著她進去忙碌后,羽拾秋大手朝著天空一揮,瞬間就撤掉了小院外的結界。
  此刻,這座隱藏了幾個月之久的小院,便徹底暴露在了外界的視線里。吸引著那些想要窺探的人,迅速朝著這里聚集了過來。
  先遣部隊,已然悄無聲息的到達。小院外的河溝里,昨天栓著小雨點的桑葚樹上,有膽大者,甚至已經將爪子搭在了小院的籬笆墻上。
  而這些東西,現在的陳一諾,卻是完全看不見的。有著通天眼的羽拾秋,卻能一眼道破。
  羽拾秋早已將自己隱了身,以外面這些妖怪的道行,完全不能夠識破他的隱身術。
  它們現在,能看見的,只有在廚房里,一個人忙碌著的陳一諾。
  羽拾秋將神識釋放出去,覆蓋了方圓十里內的范圍,提防著任何一個可能前來偷襲的東西。
  突然間房頂上,有了一陣淅淅索索的響動,羽拾秋站在原地,不動聲色的看著自屋檐上,倒掛著露出的一張青面獠牙的可怖面孔,還有十根長著鋒利如刀的指甲,卻形容枯枝的手指,扒拉在屋檐上,烏面斥候!
  兕重樓果然對這里起了疑心,竟派了自己最為親信的烏面斥候前來查看。
  這個家伙是從一個活生生的人,修煉到了現在人不人鬼不鬼尸不尸的狀態,功力,應當在仙圣級別。
  藍澤大陸的修行等級,分為,入門級的仙童,中等級的仙使,高等級仙圣,以及最高等級如南宮言等人的仙尊。更高,便只有是當年的女帝,圣湫公主了。當然,圣湫公主的實力,在于天界來說,也只能算是中上等,但統治凡界,已是綽綽有余。而天帝的實力,至今,還未曾有人見識過。
  曾有傳聞赤面閻王兕重樓,與天帝乃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因天界不肯承認他這凡人所生之子,于是便將他困于凡間,永世不能上得天界。兕重樓心里哪肯受了這等屈辱,誓要反上天界!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