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陳諾南言 > 第十六章 爭風

  羽拾秋倒也不打算瞞她,本以為,她要是忘了這茬兒,就算了,若她記得,告訴她也無妨。
  “我知道呀,本座上知天文下通地理,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陳一諾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哎呀,不逗你了。你身上帶著玲瓏引的氣息,而且身泛紅光,頭頂懸著降魔尺,這么顯眼的標志,我怎會不認識!不過,也是要有我這么厲害的通天眼才看的見的啦!”
  說完,羽拾秋還驕傲的揚了揚下巴,等著陳一諾的表揚。
  卻不料,陳一諾聞言,卻眉頭緊鎖。
  “那…我真的是女帝轉世咯?”
  聽見她這話,羽拾秋倒是愣了愣,有點意外她竟然知曉此事。
  “原來你知道呀,不過,這也是早晚的事。”
  “你可知我是怎么被丟下你那兒的?”
  羽拾秋搖搖頭
  “我當夜不在,是我那手下收的你,他不識得你的身份,所以按規矩,將你拘在了霧牢里,故,我還不曾知曉你的來因。”
  陳一諾忍不住的打趣他
  “不是號稱上知天文下通地理嗎?這都不知道?”
  羽拾秋也并不惱,笑笑道:“你說來聽聽?”
  陳一諾思量半晌,嘆口氣道。
  “是承前村的那個仙使馬卜筮,他告訴我的,他本想讓我與他合作,助他一統四大仙宗。可是我當時只想一心求死,并不信任他的話,哪兒會理他說的什么七竅玲瓏心,什么女帝。以前我身上發生的一些異象,我頂多只是認為,這是天煞孤星的象征。后來我到了你那兒,你的態度,讓我開始對他的話,有了一點點的相信。直到昨天,我用我的血救了你。”
  聞言,羽拾秋差點沒跳起來。
  “什么!?你說你昨天用你的血救的我!?”
  陳一諾看著他,一臉你小題大做的表情,點了點頭,伸出還包著紗布的右手腕給他看。
  “對啊,還給你喝了好多。”
  見狀,羽拾秋拍了拍額頭。
  “哎喲喂,我的小姑奶奶,那么珍貴的玲瓏引,你怎么說給我喝就給我喝了!”
  “安?玲瓏引?你說我的血嗎?我的血就是玲瓏引?這東西有什么作用?”
  “有什么作用!?當然是能讓你拿回七竅玲瓏心的重要東西咯!我的天,真是罪過罪過!以后,你可千萬別把血輕易給人了!”
  陳一諾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那你又是怎么受的傷?”
  羽拾秋聞言,星眸里的光,暗了暗。
  “哎呀,說來也是老對頭了,就是那赤面閻王兕重樓咯。他不知道從哪兒得來的消息,非說女帝的轉世在我這兒,我心下明白他是要找你。我自然是說我不曉得咯,何況我也確實是不曉得你具體在哪兒,然后,就打起來了嘛。誰知那狗東西竟然暗藏了幫手,偷襲我!我一時不慎,就中了招。好在我及時跑了出來,順著河流一路昏昏沉沉的,也不知怎的就到了這里,看到你這兒有個粗略的結界,便跑了進來。后面,就沒了意識。”
  陳一諾聞言心下一緊,竟有人已經開始尋找自己的下落了,知道自己是女帝轉世,又被丟進了竹沉河的,就只有那個可惡的老匹夫,馬卜筮!狗東西,她還沒找他算賬,他倒還找來幫手了。
  馬卜筮應是早就知曉竹沉河下到底是什么地界,當時將她丟進竹沉河,都只是為了先將她藏起來,不讓云頂仙宗的人發現,此后,再去找來能跟羽拾秋一較高下的幫手,去把人找回來。
  只是沒有料到,羽拾秋竟是個有通天眼的人,老早就發現了陳一諾的真實身份,將人變相的交給了云頂仙宗。
  陳一諾抬手摸了摸頭頂,又看了看自己周身。
  “我頭上,哪兒有什么東西呀!?身上也沒有泛紅光啊!?降魔尺是什么!?”
  羽拾秋好笑的摸了摸陳一諾額前的碎發。
  這個舉動,惹得遠處山丘上,已經在那兒看了他們許久的黑影,忍不住的攥緊了拳頭。如果眼神能殺人,羽拾秋此刻已經被剁手一千次了!
  “哈哈,真是個笨丫頭,你要是能看見,所有人都能看見了!降魔尺,是你的認主兵器呀,降魔一出,妖孽盡伏!它已經修出了自己的靈識,尺魂跟著你轉了世,真身,也不知你前世將它藏在了何處。”
  聞言,陳一諾忍不住嘆了口氣。
  “哎,樹欲靜而風不止,我不想去招惹別人,別人卻不一定愿意放我茍活。現下,我該怎么辦?你有告訴他們,你將我送去了云頂仙宗嗎?”
  羽拾提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杯已經涼掉的茶,淺抿一口。
  “說啦!哎喲,你是不知道,那個兕重樓,難纏得要死!我懶得與他費口舌,以云頂仙宗的實力,沒問題的,你放心啦!”
  “什么!?你告訴他們了!?那!那他們豈不是要去找南宮言的麻煩!?”
  意識到自己好像有點過于在意兕重樓他們去找南宮言的麻煩,為了掩飾尷尬,陳一諾順手拿起桌上羽拾秋剛剛喝過的茶杯,一口氣灌下肚,完全沒有看到羽拾秋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喝完好像還不怎么解渴,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咕咚咕咚的吞了下去。
  茶水的回甘還在嘴里流連,桌上的燭火卻突然間一陣猛烈的左搖右擺。
  有殺氣!
  羽拾秋迅速起身,將陳一諾護在了身后。
  一陣罡風過后,門口出現了一個讓陳一諾驚掉下巴的人。
  “南…南…南宮言!?”
  一見來人是他,羽拾秋沒好氣的睨了門外的“不速之客”一眼,轉身便拉著陳一諾坐回了八仙桌前,伸手打了一個響指,桌上原本冷掉的飯菜,瞬間又變回了熱氣騰騰的可口模樣。
  羽拾秋順手撕下一個大雞腿,放進了陳一諾的碗里。
  “昨天晚上你為了我辛苦了,諾諾,來,多吃點,補補身子!”
  這話,怎么聽,怎么曖昧。
  陳一諾看著碗里的雞腿,又看了看站在門外,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的南宮言,心里怎么感覺這么虛呢!?
  南宮言不請自入的抬腳走了進來,隨意的坐在了陳一諾旁邊的椅子上。
  看似不經意的伸出手,從茶盤里拿出了另一個干凈的瓷杯,提起茶壺,緩緩的斟滿了茶水,遞到陳一諾的面前,然后非常不小心的,把剛剛羽拾秋和陳一諾都喝過水的杯子,給碰到了地上,“啪”的一聲,摔了個稀碎。
  見此情形,陳一諾忍不住偷偷咽了咽口水,轉頭看了看羽拾秋,又偷偷瞄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南宮言。一個像餓了飯投胎的餓死鬼一樣,埋頭猛吃。一個像沒事兒人似的,又拿出一個茶杯,給自己斟了一杯茶,仔細的品著。
  場面一度陷入了尷尬………
  這兩貨,都是那種,只要我不覺得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的那種人!果然,只有陳一諾一個人覺得尷尬!
  “咳咳,那個!南…仙…仙尊,您怎么會來這里?”
  “碰巧,路過。”
  “啊…?路…路過啊?呵…呵呵……路過好,路過好。您,吃過晚飯了嗎?今兒,來的巧,我也還沒吃呢,要不?您一起用點兒飯?”
  “喝茶。”
  南宮言抬手將剛剛自己倒的茶,朝著陳一諾,又推了推。
  “啊?我剛剛喝……”
  陳一諾原本想說自己剛剛已經喝夠了,可是看著南宮言那一臉你不喝就是看不起我的表情。陳一諾迅速的捧起了桌上的茶杯,仰脖一飲而盡。
  好了,這下什么也不用吃了,灌水,都已經灌飽了。
  偏偏羽拾秋那個二貨,還好死不死的將碗里的雞腿拿了起來,湊到陳一諾的嘴邊。
  “諾諾,別光喝水,來,吃雞腿!羽哥哥我可是燉了老半天呢,可好吃了,來,你嘗嘗!”
  陳一諾左看一眼,右看一眼,張嘴也不是,不張嘴也不是。
  空氣里逐漸彌漫著一股子詭異的氣氛,這兩個家伙到底是要干嘛!?
  “夜已深,你一個姑娘家,怎可容留男子在這兒過夜?”
  南宮言突然有些嚴肅的道。
  “啊?……我沒有留他呀…”
  “那他方才說昨晚…”
  “哦哦,那個是因為……”
  “因為我們諾諾心疼我受了點小傷,徹夜未眠的照顧我呢!”
  陳一諾一記眼刀沖著羽拾秋丟了過去,警告他趕緊閉嘴!
  這個家伙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好端端的竟開始喊她什么諾諾。
  誒!?話說回來,他南宮言又是以什么身份在這兒質問起她來了。我這么怕他干嘛!?為什么有種被捉奸在場的既視感!?陳一諾在心里暗自腹誹著…
  “女孩子在外面,要曉得男女授受不親,懂得潔身自好!不要什么雜七雜八的人,都往家里帶!”
  “啊!?”
  話說,這南宮言是在訓她么?她怎么就不潔身自好了!?明明是這個家伙自己死皮賴臉的纏著自己不走好嗎!?
  “你說誰不潔身自好呢!?我們諾諾昨晚也就是幫我寬衣療傷罷了,你是她什么人,有什么資格在這兒教訓她!?”
  兩個男人的眼神在空中交匯,陳一諾只覺這中間的空氣都開始火花帶閃電了。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