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系統沒那么好說話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選地盤

  等到周圍的人都散去,王浩對著巴布魯斯說道:“看來你的麻煩不小啊!”
  “請大人贖罪。”
  “沒什么,既然你已經是我的仆人了,自然這些問題就該由我來解決。我們繼續多抓些血獸吧!”
  現在還只是遇上個百人小隊,要是遇上那些真正的血族貴族,實力肯定能碾壓王浩等人,因此當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提升實力。既然都讓人發現他們了,所幸開始大方的騎上血獸鱷,開始加速抓捕其他血獸。
  連續一個星期,王浩、巴布魯斯和巴菲三個人人手6個精靈球,必須讓眾人養成這個游戲習慣才行,也幸虧王浩在設計精靈球的時候對此加以限制,當超過同一陣營的寶貝夢出現6只時,第七只精靈球是無法釋放出來的。
  此時每個人手中的6只精靈球中都是高級血獸,這些血獸如果再進一步那就是血妖了,而血妖是有一定智慧的存在,他們和血族貴族一樣有著自己龐大的領地和部下,飼養著大量的血食。不過大部分低級血妖更習慣掠奪血族們飼養的人類,因為他們本身更擅長的事掠奪。
  “巴布魯斯,這附近有沒有弱小一點的血妖?”
  “大人,血妖不比血獸,再弱小的血妖也能在血脈上壓制比他等級低的血獸,我們的高級血獸不是他的對手的。”
  “你的幻術能不能控制血妖?”
  “這倒是可以,畢竟低級血妖初生靈智還不如中級騎士的精神力強大,但是他們多半神志混亂,因此控制時間比較短。”
  “沒事,你的幻術不行了還有我的幻術呢!找個相對弱點的血妖,我們占了他地盤,讓你可以建立新的領地!”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建議大人您先離開這凜冬森林,畢竟這里是貴族們的狩獵場,本身就不利于發展。”
  “說的沒錯,你有什么好的建議沒?”
  “暫時我也沒有太好的建議,不如我們先離開凜冬森林,我帶您參觀一下我們的世界。”
  “那好,我們走。”
  接著又是向著血族城市的方向趕了1周世界的路,一路上順路又抓了不少血獸。
  “大人,前面就是血淚要塞了,出了要塞就能到達血族世界。等下就委屈大人您了。”
  “無妨,你帶路吧!”
  “是大人!”
  要塞門口排著幾條長長的隊伍,顯然出要塞的時候要受到嚴格的盤查!以防入侵者蒙混出去。
  此時的巴布魯斯來到一條隊伍后面排起了隊,頓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因為在巴布魯斯身后有一頭巨大的血獸三頭犬,這是一個高級血獸,實力十分強悍,是普通高級血獸三倍的實力。而三頭犬身上則掛著一個人,這個人四只被鐐銬鎖上,渾身也綁著層層的鎖鏈,臉色慘白像是失血過多的樣子。這人自然就是被系統改變了外形的王浩。同時在這頭血獸三頭犬的嘴邊則是掛著巴菲,顯然是被當成了口糧。
  “血獸三頭犬,這可是實力接近低級血妖的強大血獸啊!”人群中有人竊竊私語到。
  “可不是,也不知道這家伙走了什么狗屎運,居然能奴役一只血獸三頭犬。”
  “哎!那不是被掃地出門的巴布魯斯男爵嘛?”
  “什么男爵,他現在也就沒有爵位了,現在是他的弟弟巴布魯亞繼承了男爵。”
  “看他血獸上綁著的,那是入侵者吧,還是個初級武者呢,果然來凜冬森林是正確的,只要運氣好,咸魚也能翻身。”看到落魄的巴布魯斯現在居然有一頭實力強大的血獸和一個奴隸血食,眾人除了羨慕,更堅定了自己來凜冬森林冒險的想法。每年除了大量的貴族,許多落魄的小家族或貴族私生子也都會來凜冬森林碰碰運氣,有的死了,也有的滿載而歸,而像巴布魯斯這樣的,自然是咸魚翻身的最好例子。
  排了半天,終于輪到了巴布魯斯,簡單說明了情況,出示了身份證明后巴布魯斯就被放行了。正當巴布魯斯要通過血淚要塞大門的時候,一個聲音喊住了巴布魯斯。
  “巴布魯斯大人,我們普露茲大人為表示歉意,讓小人在此等候大人,請大人移步。”
  為避免節外生枝,巴布魯斯很干脆的拒絕了這個人的邀請:“不去。”
  這名專程在此等待的血奴是普露茲家族的老仆人,此時他很驚訝,沒想到一個落魄的貴族居然敢決絕自家大人。
  “大人,請不要誤會,我家普露茲大人是真的想想您道歉,為此還特地為您準備了謝罪的禮物。”接著老仆人雙手擊掌兩聲,只見一隊衣不遮體,脖子上被拷著鐵鏈連在一起的10個瘦小人類出現在了巴布魯斯面前。
  “大人,您對這禮物滿意嘛?”
  “東西我收下了。”見巴布魯斯收下奴隸,老仆人才送了口氣。別人不明白普露茲家族為什么要討好一個落魄血族,這老仆人可是清楚的很。
  這巴布魯斯和洛洛特家族雖然都是血族貴族,但也都只是最低級的男爵家族,上面都有大貴族在背后撐腰,要是巴布魯斯展現出了足夠的潛力,他們家族背后的大貴族說不定就會幫助巴布魯斯奪回爵位。自家大人雖然同是男爵,卻沒有什么后臺,因此才想靠巴結洛洛特家族抱上他們背后的大腿。
  只是如今看到血獸三頭犬,普露茲就改變了想法,之前也聽手下說過,巴布魯斯擁有馴服血獸的能力,而且顯然手下不止一只血獸,這樣逆天的能力必然是巴布魯斯背后的家族出手了。趁著現在關系還有緩和的余地,自然是要盡量挽回。
  看著衣不遮體的10名奴隸,王浩不免生出了憐憫之心,于是用精神力命令巴布魯斯先給奴隸么穿上衣服。
  “都跟我走,先去買幾件像樣的衣服穿上。以后你們就是我巴布魯斯的奴隸了,可不能再這么窮酸。”雖然話是這么說著,但實際上巴布魯斯自己現在的樣子都十分的狼狽,除了一絲不茍的頭發和蒼白的臉龐,他的衣服也是又臟又破的。
  出了要塞,巴布魯斯先是將王浩解放了下來,然后恭敬的向王浩道歉:“委屈大人您了,只是我現在一分錢都沒有,沒錢住店也沒錢給這些奴隸買衣服啊!”
  幸好這個世界的貨幣是金幣,王浩也早有準備,從戒指中拿出10枚金幣給了巴布魯斯。這些金幣是星輝帝國捕獲的血族身上找到的,中世紀的技術,說實在的,隨便地球找個小作坊做的東西都比血界的強。
  “多謝大人!”
  出了要塞沒多遠就是一個小集鎮,一行人來到交易市場,到處是售賣各種商品的商販和地攤,不過賣的最多的還是奴隸。畢竟這是血淚要塞的外圍,自然最多的就是從凜冬森林中抓來的入侵者和他們身上的裝備道具。
  在這里,王浩甚至看到了大量的精靈球出售,顯然精靈球在星輝宇宙中的大面積普及已經起到了作用。空的精靈球在沒有寶貝夢中心的時候,誰第一次使用捕捉了,就會認誰為主。不過沒有使用正確的方法又是在其他世界使用,捕捉率會很低。
  巴布魯斯第一時間帶著眾人去了一家成衣店。“老板在不在?給我選10件粗布衣服和1件騎士服。”
  只見一個侍者,顯然也是一個奴隸,立馬拿出了10套奴隸服和一套騎士服遞了過來。“大人,這是您要的東西。”
  “對了,在來給他們10雙鞋子還有騎士靴也來一雙,讓他們在外面自己試,那個騎士想買什么就讓他自己選,我上二樓去看看。”巴布魯斯指著一旁的奴隸和王浩說道,顯然巴菲被他刻意忘記了。
  “好的大人,這邊請。”
  在凜冬森林趕路的時候王浩就和巴布魯斯商量好了,王浩出錢出力,幫巴布魯斯重新打造成一個強大的貴族,而巴布魯斯獲得貴族頭銜重新擁有領地后,就再次參加凜冬森林的捕獵,這樣一來,等將來地球被迫進軍異界的時候,王浩就會安排地球人來血界。
  到時候這些地球人都會成為巴布魯斯的俘虜或者說是騎士。自己這邊的傷亡大大降低,而巴布魯斯的戰斗力又得到了大量的擴充。
  巴布魯斯在二樓買了三套華麗的貴族服侍,老板恭敬的將巴布魯斯請下了樓。
  “多謝大人光顧小店,這些奴隸的衣服就當小人免費贈送給大人的了。”
  “那就多謝老板了,以后有機會多多合作。”巴布魯斯行了一個貴族標準的感謝禮。
  “豈敢豈敢。”老板畢竟是個普通人,只是給貴族老爺搭理店鋪的而已,自然是十分的惶恐,連連稱不敢。
  接著一行人來到了一家旅店,貿易小鎮的旅店總是住滿了人,找了幾家都沒有多余的房間,看著天色已晚,最后不得已只能在集鎮外用行軍帳篷搭了個臨時居住點。奴隸們被留在了另一個帳篷中。
  “大人,下面我們該怎么辦?”
  “把地圖拿出來我看看。”
  “大人請看。”
  “我們要盡量選一個離這里近一點地方做領地,不然光每天趕路都要消耗不少時間。畢竟將來我們的主要發展目標是凜冬森林。”
  “可是附近的大小領地都被貴族們占領建成了行宮,我們恐怕很難找到合適的血妖領地了。”
  “最近的血妖領地在哪?”
  “大人請看,這是凜冬森林旁邊的黑火山丘。里這里300公里,里面有大小各種血獸和血妖,雖然近,但是里面有強大的血妖皇和大量的血獸和血妖,即使是12血王也不敢輕易征討。”
  “還有沒其他地方?”
  “這是鬼蛇沼澤,在凜冬森林的另一邊,離這里600公里,血妖和血獸相對較少,但是沼澤地帶同行不便且有毒霧彌漫,同樣有血妖皇統治。”
  “那集鎮后方就沒沒被占領的空地了?”
  “基本都被那些大勢力占領了,空地倒是有,但都是荒地,什么都沒。”
  “我們就不能在空地上建立勢力嘛?”
  “不行的大人,貴族都有自己的封地,剩下都是12王的領地,除非打下其他血妖的地盤,否則隨意占地就是藐視王權。”
  “那你家族或者洛洛特家族在這里有沒有領地?我們能不能打下來?”
  “有,在集市后方500公里這個小山上,這是我們家族的駐地,當初是我們兩家共同打下的這塊領地,也因為這塊領地才導致了兩家矛盾的不斷激化。”
  “洛洛特家族有多少實力?”
  “族長的男爵級心頭血加上奪取我們家族的,應該有至少2名男爵級戰斗力,高級騎士3名,中級騎士6名,初級騎士500名,這應該是他們所有的戰斗力了,不過這個山頭只是駐點,最多也就留一個男爵級在這里帶上1個高級騎士和幾十個初級騎士才對,畢竟要留守一部分在后方家族中,還要有大量兵力在凜冬森林抓入侵者。”
  “那塊地本來就有爭議,我幫你打下來占領他應該不是問題,只是你的弟弟和其他家人可能就保不住了。”
  巴布魯斯一咬牙說道:“家族就剩我和弟弟了,如果弟弟死了,我的爵位繼承合法性更高,他們就更沒機會反對我了。只是將來救出弟弟,希望大人能賜予他心頭血讓他恢復正常。”巴布魯斯這么做,其實已經將自己的弟弟放在火上烤了,但是自古貴族家沒有親情,即使不出這檔子事,要不是弟弟年紀太小,說不定兩兄弟間都要兵戎相見呢。
  “好,那就拿下這塊領地!”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