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在地球上修真 > 第一百零九章 古餳山

  把小馬送上出租車以后,沈銘直接開著手機導航狂奔起來。
  就這樣,黑黑的夜色里,一個胖胖的少年如風一般,卷動路邊低矮的景觀植物,一步步朝新旺鎮方向而去。
  大概跑動了一個半小時,才觸見了新旺鎮的燈火,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一片油光膩滑,無語地笑了笑,改為漫步。
  再次經過這片桃花林,風聲呼呼地吹動枝椏,傳過來一些吱吱的扭動聲。
  而已經四月末的時間,花瓣多半凋零,抽出了許多綠色的新芽,雖是一片生機盎然,卻讓沈銘感嘆,生命往復,真可謂不死不休!
  小樓堂院里停著孫玉堂那輛黑色SUV,又聽見幾聲嘰嘰喳喳地笑,可以想象出為了明天的旅游,小糖該興奮成如此模樣。
  果然,一進到屋子里,就看到她們正在客廳里準備著各種物資,看見沈銘過來,小糖興奮地說道:“啊!你可回來啦,看我們買的,一大堆,我們明天中午直接燒烤野餐。”
  沈銘笑著點點頭,打量著地上放置的東西,兩幅帳篷,一些礦泉水、飲料,還有一個塑料箱,里面放滿了各種冷凍食品,倒沒有新鮮的蔬菜。
  其實也不需要這么麻煩,在古餳山下有古餳鎮,可以采買物資,不過女人大概就是這樣,有想做的事情,總是迫不及待。
  沈銘沒有參與到一起,他希望今天能再打通一些筋脈,爭取早日達到練氣一層,畢竟還有許多事等著他去做。
  在衛生間加熱水,傾倒藥材的時候,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岳璃拿著洗漱用品走了進來,然后對著鏡子刷牙洗臉。
  由于衛生間的面積很小,熱水蒸騰的霧氣使得房間里面朦朦朧朧,藥液已經準備好,然而岳璃用牙刷仔細清洗,速度緩慢,看來要待一會兒。
  沈銘尷尬地笑了笑,站在木桶旁,悄悄地打量著她,然后偶然瞥見鏡子里瞥過來的眼睛,內心頓時一顫。
  那雙眼睛大概也沒想到被對方發現,所以一陣慌亂,使得粘著幾絲黑發的臉上,更加紅艷,除了紅艷以外,那水嫩的皮膚,光滑可人,讓沈銘真想一口吻上去。
  但只是想想罷了,沈銘笑了笑掩飾尷尬的氣氛,說道:“嫂子,改天我給你單獨制作一桶藥液,泡完以后能使你的皮膚更加白嫩,保證十幾米遠都能看到你臉上反射的光芒。”
  “呃!”岳璃嘴里一大口泡沫,吐出來之后,從鏡子里注視著沈銘的眼睛,笑著說道:“嫂子都快30的人,馬上要成黃臉婆了,怎么可能啊!”
  “我說能就能!而且人都說女人30一枝花,反正按照我這個年齡,覺得嫂子是極美的。”沈銘淡淡笑道。
  “那當然了,你這個年齡對女人正是很好奇的時候,不過,小銘,你難道看不出小糖其實對你有點意思嗎?”岳璃偷笑著說道。
  “呃?”這回輪到沈銘愕然了,怎么話題扯到這茬了?而且小糖喜歡自己?不…不可能吧!
  隨即,他搖了搖頭:“嫂子,要是你遇見當初的我,會喜歡我這樣的嗎?所以小糖也許只是一時的沖動吧!”
  “是沖動不是沖動,嫂子還是能看得懂的,但如果真有這回事呢?小銘會怎么辦?”岳璃扭過頭目光炯炯地看著他。
  沈銘沉默了半晌,旋即笑著說道:“不管有沒有,與我是不太可能的,目前的我沒有考慮過其她女人,至于以后,看緣分吧!”
  “唉!”岳璃嘆息道:“其實小銘也是個很冷靜的人吧!”
  沈銘搖了搖頭:“不是冷靜,有時候我很冷血的,這是真的,嫂子,你也知道其實我已經殺了兩個人,但我這樣說不是為了炫耀什么!或者是有其它的目的,我只想說…”
  沈銘正視岳璃的雙眼,緩緩說道:“我只是我自己而已!我不需要刻意隱藏,也不想為了一些人壓抑自己。”
  又是一陣長久地沉默之后,岳璃才復雜地笑了笑:“嗯,這樣就好,做你自己!好了,我不打擾你了,你忙吧!”
  門被拉上,沈銘站在木桶旁,自己的那一番話其實還是想抓住些什么,只是太過于隱晦,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想要表達的是什么,但在那種情況之下,自然而然地說了出來。
  而岳璃恐怕也是似懂非懂,不過也好,否則,倘若有一天,她發現自己最親愛的小銘,竟然喜歡到了近乎愛的程度,也許會難過的吧!
  沈銘搖了搖頭,也不去想了,既然留不住,那便讓它隨風而去,當下脫了衣服,浸在木桶里,運轉引氣術,一絲絲靈氣被牽引過來,導入體內。
  終于,在換了第二次藥液之后,他身體里堵塞的筋脈被全部貫通,靈氣合攏,沈銘臉色一喜,趕忙運轉練氣一層的心法口訣,以一長三短的吐納方式,繼續吸收靈氣。
  但直到天色稍明、雞叫頻繁,他始終沒有捅破那一層壁壘,無法達到練氣一層。
  水早已涼透,清晨的空氣更伴有絲絲涼意,但是沈銘渾然不覺,他對目前的狀況感到十分不解,按說以自己的資質,不應該連區區練氣一層都無法突破!
  沈銘想,如果不是資質的問題,那么也許是靈氣的問題,此處的靈氣雖然能勉強吸收,但是靈氣的濃郁程度根本無法沖擊壁壘,因此也就造成了自己不上不下的尷尬境遇。
  不過,古餳山或許是一個契機,如果在那里能突破的話,也就意味著山川大澤,自己是非去不可了!
  沈銘雙眼閃著精光,對古餳山一行更為期待,他從木桶里走出,穿上衣服,沐浴著晨時的微風,感受著身體的狀況,盡管沒有突破,但是六識清明,身體也輕快了不少。
  不一會兒,聽見客廳里有腳步聲,神識一掃,岳璃和小糖都打著哈欠起床了,棉質的睡衣包裹著兩具完美的身體,當她們開始換衣服的時候,沈銘趕忙收回了神識,偷窺是可恥的。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