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可樂和你不能辜負 > 第264章 再相信我一次

  第264章
  因為,出現在她視線范圍內的不是別人,而是陸修齊。
  是一個陌生的,但是帥氣的小哥哥。
  宋依依的腦子先是懵了一下,隨即往后面退了兩步,然后看了一下眼前的門。
  沒錯啊,這個確實是厲琛澤家啊。
  那,怎么……
  “你找誰?”陸修齊微微擰著眉頭,開口問道。
  宋依依眨巴眨巴眼睛,小心翼翼的開口:“程可樂。”
  “哦。她去超市了,現在不在。你是她朋友?”
  宋依依瞬間恍惚反應過來什么,看起來自己應該是沒有搞錯。
  而且,沒什么意外的話,眼前這個小帥哥就是程可樂的那個朋友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原來真人長得這么好看。
  她本來還以為程可樂和厲琛澤兩人是故意夸大了一下。因為她可是一個混娛樂圈的啊,平時見多了小鮮肉。
  但是沒想到,原來這個小帥哥長得絕對不比娛樂圈里的那些小鮮肉差。
  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隨即有些小心翼翼的看著面前的陸修齊,說:“哦。我……我是她妹妹。那個,對了,那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陸修齊:??
  他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面前的這個女孩子。
  怎么這么奇怪呢?
  這個女孩全身上下都裹得嚴嚴實實的,難道是有什么皮膚病?
  反正就不是很正常。
  就露出一雙很好看的眼睛。而且,那雙眼睛不知道為什么,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總覺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見過,但是一時之間陸修齊又想不起來了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見過。
  這一切都是那么那么的奇怪。
  而且,最奇怪的是,剛剛見到的女孩,就要讓自己幫忙。
  幫什么忙?該不會是騙子吧?
  重要的是,他從小就認識程可樂,程可樂是個孤兒啊。
  所以,程可樂哪里來的妹妹啊?
  越想越覺得這個女孩很可疑。
  應該是騙子吧,只有騙子才會把自己包裹得這么嚴實,不敢見人。
  陸修齊越發堅定了自己心里的這個想法。
  只是,萬一要是自己猜錯了的話,那不就尷尬了嗎?所以,陸修齊并沒有著急拆穿她。
  而是,就這么若有所思地看著面前的宋依依,緩緩開口問道:“好。那你說,想要我怎么幫忙?”
  “是這樣的,我打車過來的。但是我身上沒錢。我以為程可樂在家的,所以想要讓她幫忙。可是現在她不在,司機還在那邊等著。所以,能不能麻煩你,先借我五十塊錢。”
  陸修齊:……
  嘿。沒想到啊,竟然還真被他猜對了。
  原來真的是來騙錢的。
  陸修齊的嘴角緩緩上揚,露出了一抹特別自信特別張揚的笑容。
  隨即,下一秒鐘,陸修齊想也不想,直接就把門給關上了。
  宋依依:???
  她有些慌張地看著面前緊閉著的大門,一時間感覺自己內心五味雜陳。
  什么鬼啊?
  神經病嗎?
  這是什么意思啊?
  為什么要把自己關在外面?
  宋依依越想越生氣,她用力地特別大聲地敲門,試圖讓陸修齊開門。
  房子里的陸修齊,撇了撇嘴,一時間真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這種感受。
  現在的這些騙子,未免膽子也太大了點吧?竟然這么張揚,還真的是無法無天啊。
  快要把人氣死了。
  于是,陸修齊拿起一邊的抱枕,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宋依依敲了半天的門,里面沒有任何的動靜。看來,是不會有人給自己敲門了。
  宋依依此刻的內心是處于崩潰狀態的。
  該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這種感覺呢?
  今天怎么這么倒霉啊?
  到底為什么這么倒霉啊?沒有一件事情是順利的。
  仔細想想,大概也許應該都是因為那個慕容浩。
  對,就是因為那個慕容浩。
  要不是他的話,自己也不至于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簡直就是喪心病狂一樣的存在。
  還說什么表白,還說什么喜歡,看起來他就是故意的,故意讓自己變得很倒霉。
  可怎么辦才好啊。
  宋依依緩緩地蹲了下來,現在看來,只能希望程可樂盡快回來吧。
  司機師傅不時地扭頭看宋依依,剛開始還有人給她開門,怎么現在直接就蹲人家門口了?
  他頓時心里就真的有點慌了。
  這到底是怎么了,不會是真的遇到騙子了吧?
  雖然車費錢也要不了多少,但是自己辛辛苦苦一天本來也掙不了多少錢啊,就這樣還能遇到騙子?
  現在這些騙子,可真的是沒有心啊。
  怎么能連他們這種在溫飽線掙扎的人還騙啊?
  真是沒有良心。
  師傅越想越氣憤,直接打開車門,就氣沖沖地走了下去。
  他向著宋依依走過來。
  宋依依一臉頹廢,在看到師傅之后,微微一愣,頓時頭皮發麻。
  她感覺,自己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是吧……
  為什么大家就不能夠稍微有耐心一點點?這個世界上多一點信任和溫暖就這么困難嗎?
  怎么就是沒有人愿意相信她啊?
  她真的是宋依依啊,真的是啊。
  哎呀,可怎么辦才好啊。
  宋依依笑得一臉尷尬,就這么看著司機師傅走到了她跟前。
  “你朋友呢?錢呢?”
  宋依依笑得越發的尷尬了,連忙開口:“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師傅,您再稍微等一下吧。我朋友出去買菜了,然后她朋友在家,但是她朋友不認識我,還以為我是騙子。您稍微等一下吧,這段時間的錢我出,兩倍,怎么樣?”
  師傅微微愣神,直勾勾地盯著面前的宋依依。
  如果是那樣的話,說不定也還可以。
  畢竟錢再多也不算多啊。
  于是,師傅抿了抿嘴唇,緩緩道:“好吧,我看你也不像是一個壞人。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最后再相信你一次。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不然的話,我就報警。”
  “對對對,是是是,好好好。”
  “嗯。”
  師傅點點頭。
  宋依依也跟著點頭。
  她現在真的很絕望啊,沒有手機,什么也沒有。
  程可樂到底什么時候回來啊。
  還有里面的那一個小帥哥,她一開始對他的唯一一點好感,現在也消失殆盡了。
  生氣,真的很生氣。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