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仙帝歸來當奶爸 > 第一千零一章 因我心底,還有心事……
 龍門派男弟子臉都有些發黑了。
  
  他倒是沒有想到,楚陽竟然得寸進尺,非要讓他叫一聲“老師好”才行。
  
  他堂堂仙門人仙級的弟子,除非是自己宗門之中的地仙級別的強者,才有資格在他面前自稱一聲“老師”,但偏偏,前方那個普通年輕人,卻要求他稱呼對方為老師,這種情況,自然是這龍門派弟子根本無法接受的。
  
  他現在,很想立刻發作。
  
  然而,他的身旁,那龍門派女弟子快速拉了拉他的衣角。
  
  “這個人說他是海城大學的教師。”
  
  “把我們當成了京城某所大學的國風社的學生。”
  
  “讓我們稱呼他老師,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既然他已經對我們的身份產生了誤會,反而是好事!”
  
  “更不會懷疑,我們是仙門弟子。”
  
  “這對我們有利無害。”
  
  “所以……”“干脆我們順著他,叫他老師好了!”
  
  龍門派女弟子飛快小聲說道。
  
  下一刻——“老師您好!”
  
  “這次是我們不對,我們向老師您道歉!”
  
  “以后我們會加緊自身修養,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了!”
  
  龍門派女弟子率先向楚陽說道。
  
  她又拉了拉龍門派男弟子的衣角。
  
  “老……老師好!”
  
  龍門派男弟子硬著頭皮說道。
  
  “嗯?
  
  這么不情不愿?”
  
  “也罷了,你們不樂意喊,我還不樂意當你們的老師呢!”
  
  “你們立刻離開吧!”
  
  楚陽擺了擺手,隨口說道。
  
  笑話!隨便什么人,就能喊自己為老師?
  
  自己收徒弟就這么有教無類么?
  
  目前楚陽的徒弟,連通閨女楚雨諾來算,都不管是滿打滿算兩個。
  
  唯一正式弟子不過是林雅楠。
  
  需要天生特殊體質,加上修煉天賦極高,才有資格做自己的弟子。
  
  夏佳薇和楚詩詩,都是楚陽的小姨子和姐妹。
  
  根本不算徒弟。
  
  這不是隨便什么人,就能叫自己師父的!龍門派男弟子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他在這兒,根本不愿意多作停留。
  
  在他看來,自己雖然是人仙級強者,但是面對眼前的這個普通人男子,根本是說不過他。
  
  留在這兒,也是自取其辱。
  
  “走!”
  
  他冷喝一聲,轉身就走。
  
  “師兄……”龍門派女弟子一愣,連忙跟上。
  
  “不好意思啊!老師再見!”
  
  龍門派女弟子還不忘了回頭,跟楚陽說一聲再見。
  
  “嗯,這個女同學還是相當有禮貌的!”
  
  楚陽輕輕點頭。
  
  眼看龍門派兩個弟子飛速翻過山頭離開。
  
  “噗!”
  
  楚陽身邊的夏凝嵐,禁不住直接笑出聲來。
  
  “楚陽,你用不著戲弄這兩個龍門派弟子吧?
  
  跟他們不要多說話,讓他們離開也就是了……”夏凝嵐翻著白眼看了楚陽一眼,口中說道。
  
  “實際上,這兩個龍門派弟子已經感應到了這邊有空間波動,所以他們才前來,問我一句,我說這邊什么都沒有發生,他們也絕不會立刻離去的。
  
  不管怎么說,這山谷之中還散落了一些異世界來的普通礦石和寶物碎片,若被他們不小心看到,還是個麻煩。”
  
  “我擠兌他們幾句,以仙門弟子的驕傲,必然會心生憤怒。”
  
  “但也不會立刻出手傷害我們。”
  
  “現在他們被擠兌,立即離去,而且應該是不會再回來了。”
  
  “我們倒是省下了不少的麻煩。”
  
  楚陽低聲解釋說道。
  
  這山谷中散落了不少普通的礦石和寶物碎片,還來不及去撿走。
  
  普通礦石也就罷了。
  
  但是一些寶物碎片,就不大好辦。
  
  如果是普通的鐵片、銅片,那還好說。
  
  但問題是,異世界的一些寶物,很多是自帶特殊紋路,甚至殘缺陣法紋路的。
  
  一旦被兩個龍門派弟子發現,很容易暴露。
  
  楚陽把他們擠兌走,自始至終,他們也沒工夫去看地面,去搜尋這些寶物碎片。
  
  離開之后,即便覺得這山谷有異常,也不會很快回來。
  
  回來?
  
  還要被楚陽擠兌!如此一來,楚陽這邊自然安全了不少。
  
  “有道理!”
  
  夏凝嵐輕輕點頭。
  
  “不過……”“還是挺有意思。”
  
  她輕輕捋了捋自己的長發,微笑說道。
  
  笑靨如花。
  
  讓楚陽看了,稍稍有些失神。
  
  “凝嵐,你好像……很少笑?”
  
  看著身邊的夏凝嵐,楚陽忽的開口說道。
  
  “嗯?”
  
  夏凝嵐微微一愣。
  
  “其實,你笑起來很好看。”
  
  楚陽輕聲說道。
  
  說完這一句,他倒是沒有一直凝望夏凝嵐,而是微微偏過頭去,看向別的地方。
  
  “我,很少笑么?”
  
  夏凝嵐稍稍呆愣了一下。
  
  她此時才發現,自己似乎,的確是挺少笑的。
  
  尤其是像剛才,看到楚陽戲弄龍門派弟子,那樣的噗嗤一笑,更是之前從未出現過的。
  
  她的臉上,通常都是淡然無比的神色。
  
  這……大概是修仙者的通病吧?
  
  喜怒不形于色。
  
  也沒什么事情,真正的能夠讓修仙者發自內心的喜悅,或者是自心底深處的憤怒了吧?
  
  不過——夏凝嵐卻是知道,自己不常笑,應該并不是僅僅是這些因素。
  
  而是……還有別的原因!她此時,忽的想到,自己曾經在夢境之中,看到的那副畫面。
  
  一個男子的虛影,帶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姑娘,就站在遠處。
  
  仿佛……就在等待著自己!夏凝嵐的身子猛地一顫。
  
  自己的心底,終歸還是有一些東西的!正如……楚陽心里,還存在楚雨諾的媽媽一樣!只是,那心底的記憶,在自己的腦海之中,已經模糊了……模糊了……她知道,大概是因為自己修仙之后,忘卻了一些事情。
  
  她也明白,自己腦海深處,記憶之中的那一大一小,兩個人影,或許,對自己,是極為重要的人。
  
  甚至她也曾想過,自己在世俗界,是否也曾經嫁過人,是否曾經生過孩子……自己腦海中的那一對人影,是否就是自己曾經的丈夫,曾經的女兒?
  
  他們,又在何處?
  
  她不曾露出笑靨,是否不僅僅因為她是修仙者。
  
  不僅僅因為她是慈航齋弟子,性情清冷。
  
  還因為——她的心中,也存有心事……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