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之妖神為妃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她是我的王妃

  “王爺,您看...”
  竹香院的兩個侍衛,在晚上見到拓跋戟后,把今日發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都告訴了他。
  而同時,婉娘身邊的婢女也跟著回了話。
  隨杺在一旁吃著小魚干,像是在聽書一般,很是愜意。
  “怎么和小白似的。”
  聽到這話,隨杺手中的小魚干一抖,順著拓跋戟的手看去。
  就見小白趴在他身上的帕子上,也正在跟一個小魚干斗爭。
  看到那副越來越胖的身子,和那為了一口小魚干就沒有出息的模樣...
  隨杺咧了咧嘴角,什么都沒有說,只把三個小魚干統統塞到嘴里,咬的嘎嘣嘎嘣響。
  拓跋戟見此,寵溺地為她斟上一杯茶,“小心點刺。”
  從一開始他就知道杺杺特別愛吃魚。
  尤其是像貓兒這種的小吃食,是她尤為喜歡的。
  雖然知道,小魚干的刺都被炸酥了,但他還有些擔心,怕她被扎著。
  對此,隨杺表示無感。
  連一直普通的大肥貓都沒事,她這千年的貓妖,會怕一個小小的魚干?
  真是天大的笑話!
  拓跋戟在隨杺吃完最后一條小魚干后,他才接著剛才的事情吩咐道:“傳令下去,竹香院住著的,是本王的義母,如有不敬者,按照家法處理。”
  “是。”
  等侍衛出去后,隨杺看著拓跋戟,雙眼里的笑意愈發濃重,“你這招,還真是...”
  文青黛聽到這消息后,肯定是后悔的要掐死自己了。
  “什么!”
  如隨杺所料,文青黛在聽到這個消息后,整個人都跳了起來!
  “王爺的義母?!”
  想到今日她做的那些事情,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顫!
  “方才管家讓下人通知各院,現如今大家應該都知道了。”
  此時的碧秀也是十分的著急。
  她可沒有忘記,下午的時候,在竹香院的門前,就數她叫喚的最大聲。
  如果王爺因此怪罪的話,她家小姐肯定沒有事,但她可就不好說了...
  怎么辦,怎么辦!
  碧秀是又急又害怕,出了滿頭的大汗,卻也是顧不得了。
  與此同時,文青黛也好不到哪里去。
  完了!
  她腦子里只有這兩個字。
  想過很多種可能,但她就是沒有‘義母’這一條!
  她以為,那個蒙面的女子,會是王爺的新寵,但是...
  “明日一早提醒我,我要去竹香院請安。”
  既然事情做了,那就想辦法挽回。
  她就不信了,只是區區的一個‘義母’,還能跟她們擺架子不成。
  只要她在那個女人面前表現好了,那王爺那里...肯定不會因為這些小事兒來怪罪她的。
  只是,文青黛這次的想法,注定要落空了。
  在接下來的三日,拓跋戟依舊讓人守著竹香院,不準任何人踏入。
  “幾日不見,你都瘦了。”
  這是自上次見面后,拓跋戟第二次單獨見婉娘。
  與之前那次不同,此時他表情很溫和,沒有冰冷和拒人之外的眼神。
  “住的還習慣么?”
  面對拓跋戟突然的關心,婉娘一時手足無措。
  只見她雙手搭在一起,手指不自覺的纏繞著,顯示出她此刻有多么的緊張。
  拓跋戟沒有再出聲,就這么一直看著她。
  直到聽她小聲回了句,都好,讓他不用費心后,他才點點頭再道:“明日后院的人會來請安,你若不愿意見,直接讓她們回去便好。”
  聽到這話后,婉娘是停頓了好長時間,等她反應過來拓跋戟說是誰后,她不太敢相信的問道:“她們...都是你的侍妾?”
  自打她住進來后,就一直想著一定要安安分分的,不給他添麻煩。
  這么多天了,她以為他把自己關這里,是不允許與外面的人接觸的。
  誰成想,他竟然會讓自己的侍妾來給她請安...
  雖然還沒有記起什么,但對于拓跋戟的態度,她真的已經知足了。
  本來她是想拒絕的,可抬頭對上他的視線后...她把話又咽了回去。
  既然他已經想好了,那她照做就是了。
  想通之后的婉娘,什么都沒有說,就這么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
  她是在等拓跋戟開口,但顯然,拓跋戟把來意交代后,就沒有打算再張嘴的意思了。
  一時間,二人的氣憤些許尷尬,甚至比上一次見面,還讓婉娘忐忑。
  于是,她糾結了半天,才找到一個話題,未過腦子就問了出來,“那你還沒有孩子...”
  拓跋戟順著她的聲音,抬頭看過去,深邃的雙瞳如同外面的黑夜,讓婉娘不禁全身一頓。
  這時她才想到,自己越矩了。
  “我不是想管什么,我只是...我...”
  在她想著怎么解釋的時候,就聽拓跋戟冷冷地回了一句,“曾經中過毒,子嗣困難。”
  “什么!”
  這個結果,讓婉娘大吃一驚,嘴巴都合不攏了。
  只見她眼睛里瞬間充滿了眼淚,支支吾吾道:“怎么會這樣...”
  她心疼地看著拓跋戟,想要上前說點什么,但卻被他的冷漠止住了腳步。
  她明白,這個時候說什么都是廢話,如果她之前一直能陪在他身邊的話...
  想到這些,在婉娘的腦子里,忽的閃現出隨杺的模樣。
  “那你與恩人他...”
  “她是我的王妃。”
  婉娘很明顯的感覺到,一直很冷漠的拓跋戟,在說到這句話后,語氣稍稍輕松了些許。
  見此,她也跟著松了口氣,只道:“嗯,他是個好人。”
  至于他的性別,兒子自己都不在意,那她更是無權插手了。
  “明日我會好好見見她們的。”
  拓跋戟很意外地看了婉娘一眼,是什么讓她忽然改變主意了?
  “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看看你喜歡什么樣的姑娘...”
  婉娘想著,就算恩人是邪王妃,那王爺該有喜歡的女子。
  而后院的那些,說不定就有他心悅的人?
  如果能通過他的喜好來慢慢的了解他,這也不免是一個好的方式。
  他喜歡的女子?
  想到某個沒良心的人,拓跋戟微微勾唇,只道:“隨便。”
  等從竹香院出來后,細辛跟著拓跋戟的身后,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拓跋戟不禁眉峰一揚。
  “什么時候...連你說話都吞吞吐吐了?”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