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江湖之俠隱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反噬

  面對強大的天魔教主,逍遙子用盡力全力,也未能擊敗他。
  “呃。”
  天魔教主與逍遙子大戰良久,突然,天魔教主面色一變,他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該死的,那不完整的功法,終究還是有缺陷。”天魔教主暗自嘀咕道。
  逍遙子是何等人,天魔教主一有不對,逍遙子便發現了,雖然他不知道天魔教主為何會突然遭到反噬,但是他知道,這是自己唯一的機會。
  “醉夢千秋。”
  逍遙子的眼中,閃過一絲決絕,整個人仿佛化作一支利劍,刺向了天魔教主。
  天魔教主此時被邪功反噬,一時間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逍遙子向自己殺來。
  “去死吧。”
  逍遙子整個人化作一道利劍,穿透了天魔教主的身軀。
  “終于結束了。”
  逍遙子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氣息,若不是修練了巫族煉血篇,擁有了充足的氣血,自己是無論如何也耗不過那天魔教主的。
  “結束?還早著呢。”天魔教主陰森的聲音響起。
  “什么?”
  逍遙子大驚,連忙回頭,只見天魔教主雖然胸口被自己斬開一個大洞,但是此時卻并沒有死去,他的傷口處血光涌動,竟然是在進行著自我修復。
  “吸。”
  天魔教主伸出雙手,一股強大的吸力從他手中傳來,逍遙子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整個人不受控制的朝著天魔教主靠去。
  “你的鮮血,一定十分美味。”天魔教主邪笑著,用手指劃開了逍遙子的胸口。
  “不?你這是什么血?”天魔教主一觸碰到逍遙子的鮮血,整個人竟發出了凄厲的慘叫聲,他一腳將逍遙子踢開,然后不停的在地上掙扎著。
  逍遙子死里逃生,一臉茫然的望著天魔教主,不知道他現在是什么情況。
  天魔教主掙扎了很久,他的身上,血光不停的翻涌,漸漸的,天魔教主身上的血光徹底消失,露出了他本來的面目,那是一具已經干枯的如同干尸的身體。
  “咳咳,你的血,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天魔教主不甘的看著逍遙子,然后閉上了眼睛。
  “死了?”逍遙子眼中充滿了疑惑,他小心翼翼的靠近天魔教主的尸體,確定對方的確已經失去了生機,逍遙子終于松了一口氣。
  雖然不知道天魔教主為何會突然暴斃,但是不管怎樣,自己總算是消滅了這個詭異的魔頭。
  “浮云子,還有青云子,我總算是給你們報仇了。”逍遙子嘆息道。
  逍遙子看著替自己擋下天魔教主殺招的青云子的尸體,臉上閃過一絲傷感,他伸手將青云子的尸首抱了起來,朝著后山走去,那里,埋葬著道門的歷代高手。
  “青云子之墓。”
  “師弟,天魔教主已死,以后道門的危機便解除了,你安心的去吧。”逍遙子掏出了酒葫蘆,準備澆在青云子墳前,無奈卻發現里面沒有了一滴酒,只好搖了搖頭。
  “師弟,我走了。”逍遙子深深的忘了一眼青云子的墳墓,然后轉身離開。
  “不見了。”逍遙子的神色變得極為凝重,他返回戰場,卻發現天魔教主的尸身竟然消失不見了。
  “難道他還沒有死?”逍遙子震驚的想到,天魔教主的詭異逍遙子已經領教過了,他不敢想象,若是天魔教主沒有死,再度卷土重來的話,自己該如何抵擋。
  紫陽觀。
  位于昆侖山上的一個小道觀,整個道觀不過二十多個人,他們潛心修道,除觀主紫陽真人是先天初期的武者外,其他弟子基本都是后天武者。
  “啊?門口怎么躺著一具尸體?”清風是紫陽觀的一個小道童,入門才半年,這天他打開觀門,突然發現門口躺著一具干尸,清風大驚失色,連忙叫來幾個師兄弟。
  “看這樣子,應該已經死去很久了吧?”
  “是誰把他放在我們觀門的?”
  “我們要不把他埋了吧?”
  “清風,你是第一個發現他的,你去把他埋了吧。”
  “啊?我不要,我害怕。”
  最后,眾人商議一番,決定將干尸給埋了,由于清風膽子太小,不敢獨自去埋干尸,所以另一個道士明月自告奮勇,兩人抬著干尸,隨意在山邊找了塊地方,準備將干尸埋下去。
  “明月,謝謝你啊,要不是你,我一個人可不敢過來埋干尸。”清風一邊挖著坑一邊說道。
  明月笑道:“我們可是好朋友,我當然要幫著你了。”
  兩人不一會兒便挖好了坑,正準備將干尸放進坑里,明月突然睜大了眼睛,因為他剛剛隱隱好像發現干尸的眼中,竟然閃過一道紅光。
  “明月,你怎么了?”清風見明月臉色有些不對,疑惑的問道。
  明月咽了口唾沫,緊張的說道:“清風,我跟你說一件事,你可千萬別害怕啊。”
  清風問道:“怎么了?你可別嚇唬我,我膽子小。”
  “那個,我剛剛好像發現干尸的眼睛,動了一下。”明月緩緩的說道。
  清風聞言手忍不住一抖,干尸從他手中跌落,直接掉入了兩人挖好的坑中,明月沒有想到清風會突然松手,竟也被帶入坑中。
  “哎喲,清風你干什么呢?”明月被摔在了干尸身上,看著干尸猙獰的面孔,明月臉上露出了恐懼之色,連忙想要站起來,但是一時間被嚇得有些腿軟,竟沒有辦法站起來。
  “明月,快,拉著我的手。”清風見狀,連忙伸手去拉明月。
  明月伸手抓住清風的手,突然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原來他的手,竟然不小心碰到一顆石子,給劃出了一道口子。
  明月被清風拉了上來,明月隨意甩了甩手,然后說道:“你的膽子也太小了,我不過就是說著玩玩,你就嚇成這樣,松手也不知道說一聲。”
  清風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突然,他發現對面的明月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清風白了明月一眼,不滿的說道:“你還想嚇我?還不過來一起把干尸埋了。”
  明月指著清風,一臉的驚恐,張開了大口,卻始終沒有辦法發出聲音。
  清風看明月的樣子不像是裝的,于是小心翼翼的回過身去。
  “鬼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