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波波奇人在地球 > 記憶里的空間 六

  原來在那次突襲中,賈西雅并沒能救下她的公主。
  一想到這里,鄧余心里就難受的要命。她那么看重生命那么看重友情的人,竟然眼睜睜的看著同伴自曝當場。殘酷的現實甚至不能給她緩沖的時間——不到24h,她又要出發去下一個區域入侵軍火庫。
  唉,這都是些什么事兒。鄧余打開戰機艙門,這是一架隱身戰機,全身涂滿了吸收雷達輻射的材料,此時還隱藏在一堆塵土中,海盜們并不容易發現。鄧余從戰機上跳下來,開始在這個一片狼藉的區域里溜達。
  他不太敢靠近這個陷落區的邊界,只是在外圍看看這個灰頭土臉,百年征戰的星球。空氣中一直彌漫著硝煙和腐臭的味道,還有粒子槍特有的那種糊焦的氣味兒,刺鼻又令人作嘔。捻起干燥的沙土,竟是顆顆分明,劃過指尖能清洗地感覺出粗擦的摩擦感。這片大地失去了所有鮮明的色彩,在經歷了百年時光,在你來我往的炮轟和各種生化武器的摧殘下,它甚至只剩下了一種顏色——就是這種貧瘠到極致,死氣沉沉的土色。
  這樣的星球,想要重建,那將耗費無比巨大的時間和心血,不過那好歹也是自己的家園,而不是什么狗屁星際海盜的殖民地。
  所以為了這一點,波波奇人不斷地站起來,又一個個地倒下去,他們從來都沒有放棄,哪怕打得人口都快沒了,哪怕打得連一個新生兒都不再誕生。可是強大的自我守護的意念讓他們取得了最后的成功,0521告訴他,勇敢無畏的波波奇星人轟炸了海盜最大的軍火囤積點兒,爆炸帶來的巨大能量波差點兒把這個比重特別的大的星球搞爆,而那些星際海盜終于驚慌失措地撤離了這里,他們攻陷的區域被逐步奪回,核心的武器庫又被轟炸一空,為此損兵折將,死傷慘重,要是繼續硬抗,波波星人甚至可能駕駛著機甲,跳上他們的戰艦,然后捅破駕駛室把他們從操作臺上拉出來——要知道在戰爭的末期,波波奇人終于研發出耐久度極高的機甲,身輕如燕,卻削鐵如泥,還真的發生過一個機甲捅壞了一個戰艦的傳奇故事。
  盡管讓0521和666仔細地查詢了賈西雅他們這次侵占軍火庫的行動過程,鄧余自己也知道沒有任何傷亡并且取得了勝利。但他依然有些擔心,賈西雅雖然強悍但此時只是個尚未成年的小青年,她甚至都不能展現完全體!
  額,完全體到底是個什么形態?
  鄧余上次暈過去的太早,壓根兒就沒有看見。唯一見過的1314又去蹲點兒搶小雞皮膚了,他還沒來得及跟它討論討論……
  總感覺有點兒不爽,還有點兒可惜呢……
  鄧余摸摸下巴,點開光腦:你們能搜到波波奇星人完全體態的照片嗎?
  666:我我我我!我知道!這在我們清查組里可火了。波波奇有兩大特點全宇宙出名,排名第一的就是這個完全體形態,第二就是他們的機甲了!我聽說賈西雅答應送001一套機甲?!我也要!我們好歹也一起念過書,一起考過試!怎么說也該給我一個吧?!大不了我給錢……
  鄧余:這個等她醒了你自己跟她說吧,你們幫我傳一張照片看看。
  不到一分鐘,照片成功送到。鄧余激動地搓搓手,小心翼翼地點擊“瀏覽”。
  圖片有點兒大,一層層的刷新出來,剛開始只是露出了一個尖尖的角,隨著頁面的逐步擴展,一個紅彤彤光禿禿的腦袋露了出來,就好像剝了皮的猴子!皺皺巴巴還有點兒惡心。再往下,我的天!銅鈴般的大眼珠子!這是個門神還是個惡鬼?!等到脖子顯露完全來到肩膀的位置逐步往下時,鄧余驚地一哆嗦——這東西看起來就好像……像只章魚——因為它最起碼有八條軟腿!每條腿上都布滿了恐怖的大肉瘤子!
  難道這就是賈西雅格外喜歡1314那只臭章魚的原因?
  鄧余:你們確定,這是波波奇星人完全體的照片?
  666:額,這是宇宙普遍比較認可的照片。
  鄧余:什么意思?
  0521:波波奇星人在變成完全體的時候,周身會形成一層輻射值能量罩,散發著高額的輻射能量和光波,非常刺眼,根本不可能被拍攝下來。這張圖片能被宇宙認可是因為這是一個殘疾海盜親手畫了個大概輪廓出來,被一個宇宙收藏家高價買走,又被專業的宇宙插畫師們豐滿了一下的結果。從視覺效果和目測攻擊力來看,都是很受認可的,所以是公認的一張。
  鄧余:殘疾海盜?意思是戰場上存活下來的?竟然還敢公開售賣畫作?星際法庭居然沒抓他進監獄?
  666:咦?他很有名的啊,你不知道嗎?就因為當初差點兒死在了這個波波奇完全體的手中,他投降了。等到戰爭結束,星際法庭開始廢話的時候,他就站出來宣揚什么和平啊,共同發展啊,你好我好大家好什么,然后自己說自己是污點證人,還真的引著星際執行官們抓獲了好幾個海盜高層,為此被授予了“迷途知返”榮譽勛章,不過波波奇人一直在找機會殺他,他們絕不接受星際法庭對這個人的榮譽褒獎,并且痛罵了星際法庭百年看戲,毫無作為的偽善行為。
  0521:為此星際法庭還專門派執行官們去波波奇理論,還想武力威懾,結果啥點兒被打殘,執行官嚇得嗷嗷跑回去,星際法庭最后也就是譴責了一番,不了了之了。
  鄧余聽得火大:我以為只有總部天天吃飽了撐著就知道作妖,這個星際法庭原來更會作死!還不分青紅皂白!殺人放火的授予勛章,被打家劫舍的還要看他臉色!虧我以前還覺得星際法庭挺公正的!我真是瞎了鈦合金狗眼!
  666:也不能這么說,星際法庭原本就是個大球之間博弈的傀儡。四百多年前的威望還是很高的,不過在那個叫塞西爾的大法官上臺后,這個法庭就有一種,怎么說呢,特別招人恨的感覺。
  0521:不過就算塞西爾再不講道理,在波波奇這硬拳頭面前,也只能忍氣吞聲了。
  話雖如此,可鄧余還是覺得憋屈。心想一旦有機會見到這個塞西爾,一定要好好地招待招待他!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