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國戰隼 > 第166章 給七爺換新衣服
首先把自己的拉桿費算出來,看著可觀的數字,李戰興奮得直搓手。
  
  他忍不住拿出手機給家里打電話,是李建國接的電話,李戰卻說,“爸,讓媽接電話。”
  
  “好好好,慧華,是阿戰,讓你接電話!”
  
  “來了來了,白天不訓練嗎這個時候打電話。”
  
  “他們也有周六日的!快接,說幾句,我有事要問他!”
  
  葉慧華的聲音清楚地傳過來,“兒子啊,你們放假啊?”
  
  “媽,對,周六日休息。跟你說啊,這個月我有兩萬一的獎金!兩萬一千一百二十五塊!”李戰笑不攏嘴興奮地說道。
  
  葉慧華被嚇了一跳,“這么多!怎么這么多!”
  
  “按照時間算的,飛一個小時有三百二十五塊,我這個月飛了六十五個小時!可不就兩萬多了嘛!我看了一下訓練計劃,五月份如果天氣沒有很大的變化,應該也可以飛四五十個小時,也有小二萬塊,再加上六月份的,上半年就能把房貸給還清了!”李戰飛快地計算著。
  
  工資補貼加上拉桿費,到六月份是他調到北庫的第九個月,總收入有小二十萬,再加上之前幾個月的急需,完全夠把房貸給提前還清掉了,他如何不激動不興奮!
  
  葉慧華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了,對她來說那是沒有概念的巨款了,當媽的到底是心疼兒子,賺錢多少不重要,只關心兒子能不能吃飽工作辛苦不辛苦讓穿好衣服注意不要生病諸如此類。
  
  直到李建國不耐煩地把她趕走搶過話筒。
  
  “阿戰,我問你,你調走了怎么不跟家里說?”李建國嚴肅地質問。
  
  李戰反問,“爸,誰告訴你我調走了的?”
  
  過去幾個月里,李戰沒有向家里透露半分調走了的消息,之前只是說到這邊培訓一段時間,也沒講清楚。
  
  李建國嚴肅地說,“你還瞞我,婉君去上學前來家里看望我們了,她說你早就調走了,你還說是培訓。調到西部去,那是什么狗屁地方,你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犯錯誤了?”
  
  “應婉君?”李戰頭都大了,“你別聽她瞎說,我犯什么錯誤,我升官了!我現在是大隊長,副營職干部享受正營級待遇!我剛剛才給媽說我收入漲了,犯錯誤能漲錢?”
  
  “還有啊,西部這邊挺好的,風景如畫,你都不知道這邊有多好,總之你放心就是了,你兒子我現在可是高級人才。”
  
  “別吹牛了,我還不了解你?高考一結束就一聲不吭的跑出去打工兩年沒回來,要不是學校告訴我是學校派的勤工儉學計劃,我能打死你!我告訴你啊!跟領導好好相處,謙虛使人進步,做事要謹慎待人要和氣,把你那脾氣好好改一改!”李建國訓斥道。
  
  李戰苦笑著說,“我知道了,行了行了,我加班呢,先這樣了。是了,我明天把錢匯回去,你明天下午去銀行核實一下!”
  
  趕緊把電話掛了。
  
  一想到長安那邊還有個拖油瓶,李戰就是一陣苦惱。一時半會想不出個解決辦法來,索性就不想了。繼續把大隊其他人的拉桿費給算出來,然后發現僅次于他的是南亮紅,頓時笑了這位副參謀長給錢逼得都拼命了,居然也飛了四十個小時,一萬三千塊拉桿費到手。
  
  李戰的飛行小時之所以多,是因為他要長時間滯空指揮。他一口氣掛仨副油箱,一上去就等著燃油差不多告警了才下來,基本上是其他人的兩倍。其他人的飛行小時都在三十五個小時左右,平均每周十二個小時,絕對的高強度了。
  
  甚至有人懷疑李戰要求在天上指揮訓練而不是蹲在塔臺里,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拉桿費。這種懷疑是有道理且有充分依據的,最少開車起飛上天,你做機動也好平常飛行也罷,拉桿費都是一樣的。能開著飛機賺錢誰不想。
  
  不過也只是個玩笑罷了,李戰還真的不是看重拉桿費,而是在空中指揮最直觀最有效。他現場就可以糾正飛行員的動作,幾乎是手把手帶著的了。當然,他也是膽子大。要在目視的距離上進行空中指揮,意味著要靠得很近,發生空中碰撞的危險很大。
  
  別忘了,狂魔大隊的訓練已經取消了高度差,飛行員上了天是可以放開手腳飛的,比以前不知道自由了多少,當然風險也不知道高了多少。
  
  分管機務的副團長韓博走進來的時候正好看見李戰嘿嘿地笑著,計算器摁得咔咔響,奇怪問,“李大隊,忙著呢?”
  
  李戰連忙收斂笑容,“哦,那什么團里不是沒給我配教導員嘛,我正在核對這個月同志們的拉桿費,應該沒有問題的。”
  
  “哦,不會有錯的,財務那邊肯定不會搞錯的。”韓博一笑,都知道李戰拉桿小王子的外號,他也沒說破。
  
  李戰問,“韓副團長,有事?”
  
  那語氣就是在趕人打擾我算賬了!
  
  “有。我這邊準備好了,全部按照你的要求準備的,要換什么樣的涂裝,你得跟我說,或者給我樣板。”韓博說道,也沒坐下。
  
  李戰皺眉,隨即恍然大悟,“飛機的涂裝啊!瞧我這記性,有有有,樣板準備好了草圖也畫出來了,這就給你拿。”
  
  說著拉開抽屜取出一疊照片遞給韓博。
  
  韓博笑著接過來,心里暗暗道,看到了錢你是什么都記不起來了吧?狂魔大隊的戰機要換涂裝是你提出來的,要當成大事來做,我緊趕慢趕總算按照要求準備好了,你現在卻忘了個一干二凈?
  
  我呸你個小財迷!
  
  “咦,VFA-115?NK?這些代號很熟悉啊!”韓博皺眉說。
  
  李戰笑道,“不用猜了,強敵海軍的戰斗中隊,綽號老鷹中隊。不過我們不用鷹頭,垂尾側面刷上魔頭,照片里有,其他的照搬就是了。”
  
  他伸手找出了他畫的草圖,道,“按照這個樣式來,灰色低可視涂裝,藍魔頭標志,機頭側面刷戰機代號,比如我是洞三拐,然后就可以了。”
  
  “這!”韓博驚訝道,“這個,這個可以嗎?上級會批準?”
  
  李戰擺手說,“之前我匯報過了的,大膽刷就是了,出了問題我負責。要模擬藍軍,就要盡可能地模擬,越像越好,只是外觀么,敵我識別也沒變啊,能給紅軍弟兄們一些能看到的壓力不是也挺好?至少能給讓他們心里盡快進入狀態。總是過家家的切磋幾招,要狂魔大隊干什么。”
  
  “這個……”韓博依然猶豫不決,“就算其他的沒問題,可是這個魔頭,這個不太合適吧?”
  
  李戰說,“狂魔大隊不用魔頭用什么,既然代號都批準了,標志肯定是沒問題的。韓副團長,我跟你一塊去,我簽字。”
  
  “好。”韓博這才放心,走出門的時候才回過神來,說,“不用你簽字,我分管機務,當然是我簽字。”
  
  全團鉚足了勁準備打一個翻身仗,他不能沒有擔當。
  
  二人來到停機坪那里,機務大隊已經準備就緒了,各個機務組同時進行,場站派了一些公差過來打下手。顯然,這種露天搞的涂裝肯定不能很精細,不過李戰的意思是只要像那么回事不會掉漆就行了,沒有必要進維修廠里噴涂。
  
  都是老家伙,搞太精細反而顯得別扭。
  
  李戰就一直在看著機務大隊開始動手給全部十八架殲-7E換新衣服,苗雨自作主張在他的機頭兩側靠近座艙的位置涂上五顆紅星的舉動,他也就是笑了笑。未來他甚至可以讓飛行員個性化涂自己的戰機,這是調動官兵訓練積極性的好辦法。
  
  “大隊長,五顆紅星代表五個一等功。”苗雨邀功似的對李戰說。
  
  李戰笑道,“我看出來了,這個主意不錯,口頭表揚一次。什么時候咱們大隊的紅星超過十顆,就可以評集體一等功了。”
  
  “肯定很快!”苗雨也不知道自己的信心打哪里來。
  
  快到吃午飯的時候,韓博坐在敞篷通勤車上過來,大聲說道,“李大隊,都搞掂了,你驗收一下吧!”
  
  李戰走過去跳上車站起來,舉目看過去,整整齊齊一排的殲-7E大變樣,灰色涂裝,垂尾巨大的藍色魔頭標志尤為顯眼,然后是機頭一側碩大的阿拉伯數字代號,他的037號戰機上的五顆紅星就像是少先隊的五道杠,也像是朝陽群眾老大爺戴的袖標。
  
  十八架戰機的陣容是震撼的,乍一看還以為強敵進駐了呢!
  
  “好!太像了!漂亮得很!”
  
  李戰大贊,繼而叮囑韓博,“韓副團長,外場的管理要嚴格起來,任何人不得拍照,這些涂裝要是傳出去,群眾會產生誤會的。”
  
  “明白,我馬上就找鄭凱韻站長溝通此事,絕對能控制好。”韓博點頭道。
  
  不知不覺的,許多副團級干部都習慣在站在下級的角度來和李戰對話,若不是李戰時刻謹記自己的職務級別用語規范,恐怕他們早都以為自己是李戰的下級了。
  
  李戰正準備離開停機坪,忽然看到停在身后的殲-6普拉斯,機身編號95533,是他用過的備份機。這架老家伙一直歸狂魔大隊了,以免037號維修保養的時候李戰沒有飛機開。
  
  想了想,李戰對苗雨說,“把95533也刷一遍,代號不用改,嗯,其他的按照037號的樣子來,讓老家伙也穿上新衣服。”
  
  “是!”
  
  苗雨興奮地回答,就像小孩子得到家長的允許可以在家里的墻壁上隨便涂鴉,馬上帶著兵們立即就動起手來。
  
  “別急啊,先吃午飯,下午再接著搞。”李戰無奈地搖了搖頭說,“叢大為!集合部隊帶回!”
  
  “是!”那邊叢大為吹哨子集合部隊。
  
  李戰和韓博坐了通勤車往飯堂去,韓博說,“老六還涂他干嘛,等著退役的老家伙了。”
  
  自從李戰一鳴驚人驚動了空司和最高指揮部,101團乃至73師的官兵們都對很快改裝三代機有了信心,心懷很大的希望。
  
  “那也得等換轉或者繼續接收其他部隊的二手貨換掉三大隊那些老六,不然這架老家伙還得繼續發揮余熱。”李戰說。
  
  韓博笑道,“以037號戰機這個品質,你估計是沒有什么機會用上備份機了。”
  
  “那倒也是。”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