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最強boss系統 > 第六百零四章 劍閣關閉

  蘇信和白靈周圍的元神烈焰漸漸散去,露出了蘇信、白靈還有那干尸之間的混戰。
  而且這幅場景也的確很正常,黑蓮圣使被殺,身為圣女的白靈跟蘇信爭奪那白玉石板,這也正常。
  只不過眾人比較疑惑蘇信的實力,他竟然在白靈的援手之下竟然還能將黑蓮圣使擊殺,是蘇信太強了還是白靈這個圣女太弱了?
  白蓮教等人的面色一陣發黑。
  這次九重劍閣之行他們白蓮教的確是收獲不少,其中各種寶物和功法典籍他們也拿了許多。
  只不過跟這次進入九重劍閣的代價相比,這些已經算不得什么了。
  他們這次進入九重劍閣可以說是硬生生的從天庭跟地府手里面分了一杯羹,這兩個江湖上最為頂尖的勢力肯定是要恨上他白蓮教的。
  特別是天庭,此事過后他們白蓮教估計要面臨天庭的一次掃蕩了。
  如果光是這樣也就罷了,反正當白蓮教做出這個決定開始,他們便已經做好了應對天庭的準備。
  但最重要的是黑蓮圣使竟然隕落在了這里,這可是他們無法接受的。
  白蓮教全盛時期陽神境的存在超過十人,到了現在除了黑蓮圣使跟紅蓮圣使兩位陽神境的圣使,便剩下了普渡神使等三名陽神境的存在,加起來只有五人,還不如原先的一半。
  所以現在黑蓮圣使被殺,這種損失對于白蓮教來說簡直就是無法彌補,眼下他們得到的東西跟黑蓮圣使的性命相比,簡直就是九牛一毛。
  只不過眼下黑蓮圣使已死,再想其他的東西也已經沒用了,林無生沖著周圍的那些白蓮教的武者怒吼道:“還看著干什么?還不快去支援圣女殿下?”
  一眾白蓮教的弟子這才從黑蓮圣使被殺的驚駭當中回過神來,連忙向著蘇信那邊的方向沖去。
  看到白蓮教的眾人殺來,蘇信冷笑了一聲,天敵一指轟然點出,強大的力量直接將白靈逼退。
  而后蘇信的變天擊地精神大法施展開來,化作最為純粹的元神之劍向著那干尸一劍斬來,頓時讓其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嚎來。
  其實對于這些干尸來說,他們的肉身已經腐朽,完全靠著元神之力茍延殘喘,對付他們用精神上的攻擊是最合適的。
  只不過湊巧,眼下來到九重劍閣當中的這些武者還真都不擅長精神上的攻擊。
  持劍五派的人就不用說了,天庭和地府的人倒是有擅長這方面的存在,只不過可惜的是那些人卻都沒來。
  白蓮教大部分人倒是都擅長精神攻擊和幻術,不過黑蓮圣使卻是一個例外,如果這次來的是紅蓮圣使,估計他用不了幾回合便會將這干尸給解決掉。
  不過現在這干尸的元神已經衰弱到了極點,被蘇信的元神之劍一絞殺,瞬間便已經快要飛灰湮滅了。
  蘇信的元神之劍橫斬,直接將他的元神跟那白玉石板分割,那干尸的元神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嘶吼,直接煙消云散。
  蘇信手一伸,那白玉石板便落入到他的手上,風神腿施展開來,瞬息之間狂風涌動,蘇信的身形到了一處空間裂縫的邊緣,讓白蓮教的眾人撲了一個空。
  “諸位,你們繼續,我可不奉陪了!”蘇信長笑一聲,身形直接隱匿到空間裂縫當中,直接離開九重劍閣。
  反正對于他來說,這九重劍閣內的好處他差不多已經撈夠本了,有了這些東西蘇信起碼能夠完成兩個目標,一個是沖擊融神境,而另一個就是完成劍二十三!
  這次的收獲可以說是比蘇信想象當中的都要多,所以他可不想在這里跟白蓮教的人繼續糾纏了,還是先走為妙。
  九重劍閣內的其他人對于蘇信離開倒是沒有表示,相反那持劍五派的人還在拍手叫好。
  眼下雖然這劍閣內的陣法將大部分的傳承之物毀去,但起碼還能幸存一些。
  沒了蘇信的爭搶這些東西可就都是他們的了,現在少了一個競爭者,他們自然很開心。
  后續的爭奪蘇信沒有管,離開了九重劍閣之后他并沒有直接回江南道六扇門,而是隱匿在九重劍閣外等著地府的人出來。
  大約等了能有兩個時辰左右,九重劍閣的大部隊這才全部離開。
  總的來說這次大家的收獲都不錯,唯有三家卻是陰沉著臉,一副要殺人的樣子。
  青城劍派自然就不用說了,他們的大部隊在九重劍閣內直接被蘇信打殘,甚至連進入中宮的資格都沒有,只能在其他的八個劍閣之內撈到一些零零散散的東西,最重要的是岑衛莊被殺,這可是傷及到了青城劍派的元氣。
  而白蓮教也是如此,黑蓮圣使被殺,他們又把天庭給得罪死了,并且最后那白玉石板又被蘇信奪走,他們白蓮教這次絕對是虧大了。
  而天庭雖然沒有人手損失,但天庭的眾人卻也是依舊很不高興。
  原本天庭握有五把鑰匙,本來應該是他們跟地府聯手探索,最后得到的東西也是他們天庭占據大頭。
  結果白蓮教弄出來這么一出卻是讓持劍五派的人摻合進來,最后變成了一場混戰,而且還毀了他們九重劍閣的鑰匙,讓這九重劍閣徹底變成了一次性的消耗品,這種行為讓天庭恨得是牙根直癢癢。
  三派之人悻悻離去,蘇信給地府的人發了一個消息,孟婆跟秦廣王滅立刻帶著人前來。
  來到蘇信藏身的地方,孟婆圍著蘇信轉了好幾圈,眼光上上下下的打量著,直到把蘇信打量的直發毛,她這才道:“嘖嘖,沒看出來啊,你小子竟然有這種實力,連殺兩位陽神境的存在,姑奶奶我最巔峰的時候沒這么干過,沒想到今天居然讓你給做到了,這次九重劍閣的風頭也屬你出的最大。”
  蘇信呵呵干笑了兩聲,沒有驕傲也沒有謙虛。
  反正他的實力擺在這里,所有人也都看到了,無論是驕傲還是謙虛,都沒什么意思。
  其他地府的成員看向蘇信的目光也很復雜,有驚訝也有贊嘆,倒是沒有嫉妒的。
  能被地府選擇出來成為正式成員的,要么就是有著一技之長的,在某個領域堪稱大宗師級別的人物,要么就是天資極高,驚才絕艷之輩。
  這些人在江湖之上闖蕩無數年,歷經廝殺,早就把嫉妒憤懣等無所謂的情緒給拋卻了,對于他們來說,利益有時候可比這些無聊的情緒有用多了。
  蘇信是地府的人,他越強,地府便越強,這有什么可嫉妒的?
  而且江湖上從來不缺少天才,歷史上比蘇信還要逆天的人也有。
  跟天才生存在同一個時代是一種榮獲,而跟天才同一個陣營,那可就要慶幸。
  反正蘇信無論是天才還是什么,他只要不背叛地府那就什么事情都沒有。
  “對了,這次我們地府的收獲如何?”蘇信問道。
  崔判官在一旁道:“收獲不小,沒算賠本。”
  這一次九重劍閣之行他們得到的東西可比天庭都要多,而且就算是之前他們跟天庭商量的三七分成,地府拿到手的東西也絕對要比三成多,所以說這次地府還算是賺到了。
  蘇信拿出那塊白玉石板問道:“這塊石板本身地府還需不需要?我接下來有要用到它的地方,如果地府需要,我也可以暫時拿出來給地府研究。”
  地府在利益分配之上向來很大方,之前崔判官就已經跟蘇信說過,在執行任務的時候一起搶到的東西算是地府的,但自己一個人搶到的東西卻是個人的。
  蘇信踏入九重劍閣之后都是單獨行事,所以他所得到的東西自然是他自己的。
  白玉石板蘇信的確有用,不過這上面的秘密卻不是蘇信自己所能夠參悟的。
  那些九重劍閣當中的干尸雖然歷經的萬年的時光腦子都壞掉了,不過他們有一點說的倒是不錯,那就是這長生之謎的確不是他們現在有資格去觸碰的,就算是秦廣王滅跟孟婆這種陽神境的存在都不行。
  所以地府如果真的需要這白玉石板的話,蘇信也會拿出來交給地府,反正地府若是研究出來了什么東西,也肯定會分給他一份的。
  一旁的輪轉王道:“這白玉石板本身的材質奇特,我們并沒有見過,乃是貨真價實的天外之物。
  那些昔日茍延殘喘的真武境強者能夠存活至今,跟白玉石板的材質有關系,跟那上面的神秘符文則是有更大的關系。
  這些白玉石板好像是從一塊完整的東西上面碎裂下來的,大小形狀有差異,上面的符文也是不同。
  不過白玉石板我們已經有兩個了,用它們來研究材質已經足夠了,所以你直接把你那塊白玉石板上的符文擴印給我們就可以,石板本身已經不重要了。”
  蘇信點點頭,這樣那就方便多了,蘇信直接拿出那白玉石板,將上面的符文烙印在另一面青石上面交給孟婆。
  九重劍閣一事鬧出來的動靜不小,蘇信要回江南道處理余波并且消化這次得來的好處,孟婆他們也直接回歸地府去研究這白玉石板,所以雙方便就此分開。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