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最強boss系統 > 第六百零一章 偷襲

  元神本來就是無形之物,想要將其轉化為有形之物需要的不僅僅是自身對于元神之力的領悟,還要有足夠的元神力量才行。
  這些干尸雖然曾經是真武境的存在,但現在元神卻是只能依靠著那白玉石板來茍延殘喘。
  雖然現在他們的元神能夠達到不死不滅的程度,但卻是已經衰弱到了極點,跟往日里真武境的元神之力簡直無法比較。
  不過雖然如此,但他們這近萬年的時間卻是全部都要靠著元神之力才能夠存活,所以別的武技經驗等等雖然遺忘了不少,但唯獨這元神之力的運用他們卻算是爐火純青。
  所以這干尸拼命之下燃燒起來的元神烈焰卻是讓黑蓮圣使都有些猝不及防。
  他皺了皺眉頭,自己貌似把這家伙逼的有些太狠了,導致這怪物狗急跳墻。
  不過也無所謂,就算他昔日乃是真武境的存在,現在也只不過是一個茍延殘喘的怪物而且,縱使是拼命都透露出一股謹小慎微的感覺。
  自從當初他們選擇茍且偷生活下去開始,他們便非常的害怕死亡。
  所以他們早就沒有了身為武者的勇猛激進,反而變得貪生怕死、畏懼不前了起來。
  現在這種情況這干尸若是真的想要拼命的話,他以自身最強的力量直接燃燒起元神烈焰,就算是不能讓黑蓮圣使的元神徹底被焚盡,也能讓他的元神遭受重創,從此徹底廢掉。
  只可惜他卻是還存著逃命的念頭,并沒有全力出手,這就給了黑蓮圣使可乘之機。
  黑蓮圣使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然的笑意來,他雙手結印,一朵黑蓮綻放,無盡的毀滅之力轟然爆發,那邪異的黑蓮開始不斷的抵擋著那元神烈焰的灼燒。
  白蓮教道魔佛三家武功合而為一,不過凡是白蓮教中人除了白蓮圣母能夠將這三者徹底的融會貫通之外,其余的武者卻是都有自己所側重的地方。
  就比如白靈她主修的便是佛法一脈,只不過是邪異到了極致的魔法。
  而這黑蓮圣使主修的則是魔道一脈,死亡之力和毀滅之力交雜,顯得邪異無比。
  只不過也正因為如此,白蓮教的武者都很擅長的幻術和精神力黑蓮圣使卻只能算是勉強可以,要不然面對這元神烈焰,他便直接可以用精神力進行反擊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能被動的防御。
  不過也沒有關系,元神之力不是內力,可以一邊戰斗一邊快速的補充。
  只要將對方的元神之力消耗完畢,到時候對方還不是要任憑自己拿捏?
  而這時下方的蘇信看到這種場景眼中卻是露出了一絲精芒來。
  風神腿施展而出,蘇信用最快的速度向著黑蓮圣使的方向撲去,但卻沒有吸引多少人的注意。
  畢竟現在陣法啟動,現場已經是亂糟糟的一片,誰都知道蘇信只是孤家寡人一個,他東西也都撈夠本了,想要離開這九重劍閣也很正常。
  現在整個中宮內的空間碎裂,蘇信想要離開自然也是可以的,所以并沒有多少人去注意他,就連黑蓮圣使也是如此,他現在已經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抵御那元神烈焰的身上。
  在場的眾多陽神境武者當中,黑蓮圣使的實力雖然不算是最強的,但起碼也能排得上是中流。
  面對天庭的東極青華大帝跟北極紫微大帝還有地府的孟婆跟秦廣王滅他雖然沒有把握勝之,甚至只能甘拜下風,但起碼面對名劍山莊的那三人他卻是有著與之一戰的信心。
  現在這幾個有著跟他一戰資格的陽神境的強者都在跟那些干尸糾纏著,就算是強如秦廣王滅等人也無法用最快的速度將其絞殺,在場又有誰能夠威脅得到自己?
  所以黑蓮圣使對于外界的動靜并沒有怎么在意,況且他也在意不了。
  畢竟這可是兇險無比的元神烈焰,一個弄不好可是會傷及到元神的。
  肉身受了損傷可以輕易的便療養過來,就算是燃燒精血導致氣血虧損,只要不是那種太過劇烈的燃燒精血,多用一段時間也可以修養過來。
  但元神如果受了傷那卻是幾乎無法治愈的傷勢,除非擁有一些能夠治愈元神的天材地寶在。
  所以黑蓮圣使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個不小心那干尸忽然爆發,直接將元神烈焰全部爆發將他重傷,那樣他就算是搶到這白玉石板他也得不償失。
  畢竟這白玉石板的秘密單靠一個人是根本就無法研究出來的,唯有白蓮教這種頂尖宗門才有著力量去專門研究這種玄奧的東西。
  到時候將他好不容易搶到這白玉石板卻是導致自己元神受創,下輩子淪為廢人,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黑蓮圣使可就要欲哭無淚了。
  只不過這時他卻是沒有想到,一個膽大包天的存在竟然敢來打他的主意。
  蘇信的身形已經到了黑蓮圣使周身百丈的范圍內,蘇信的眼睛一瞇,周身劍氣轟然爆發,虛空凝劍,數千道無形劍氣直接隔著百丈的距離在黑蓮圣使的周身凝聚,轟然向著他斬來!
  在場的人誰都沒想到蘇信竟然敢對黑蓮圣使出手,雖然他之前曾經用計斬殺過岑衛莊,但一個年老的岑衛莊和正值壯年的白蓮教黑蓮圣使基本上就是兩種存在,以黑蓮圣使的實力,岑衛莊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現在周圍的空間已經碎裂,這里可沒有地方供你布置陷阱,這蘇信到底想要干什么?
  只不過下一刻眾人就知道了蘇信想要干什么了。
  黑蓮圣使的實力的確是很強,幾乎是岑衛莊的數倍之多。
  白蓮教當初能夠以一己之力去招惹大周,他們的武者素質不用多說,幾乎是江湖當中最強的存在,僅次于完全走精英路線的地府跟天庭。
  當初蘇信動用奪命十五劍可以逼得岑衛莊狼狽不堪,但現在卻是對付黑蓮圣使,他卻是可以完全抵擋住。
  動用消耗品都尚且如此,現在蘇信全力一擊的先天破體無形劍氣自然也是傷不到黑蓮圣使,只不過蘇信也沒想傷他,這一招只要能夠讓黑蓮圣使分心這就足夠了。
  數千道劍氣轟然爆發,這讓黑蓮圣使的眼中頓時爆發出了驚人的殺機來。
  他實在沒有想到,蘇信竟然敢在這個時候出手偷襲他。
  最重要的是蘇信這個時候出手偷襲,卻是正好卡在了一個非常關鍵的時間點上,讓黑蓮圣使不得分心。
  黑蓮圣使不是少林寺那些專修肉身的武僧,可以用肉身硬接蘇信全力一擊的先天破體無形劍氣。
  所以在蘇信的先天無形破體劍氣襲來之時,黑蓮圣使只得選擇防御反擊。
  一朵朵黑蓮接連綻放,大股的毀滅之力轟然爆發,將先天破體無形劍氣直接寂滅!
  蘇信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那干尸則也是露出了猙獰的笑意。
  元神烈焰轟然爆裂,比之前劇烈了數倍,黑蓮圣使的面色當即一變,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無形的元神烈焰直接侵入了黑蓮圣使的體內,讓他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嚎之聲,七竅流血,眼中露出了無盡的殺機來。
  “蘇信!”
  黑蓮圣使怒吼了一聲,想要出出手,但腦海當中的劇痛傳來,卻是讓他不由得捂住腦袋。
  就算他是陽神境的武者也抵擋不住這股元神被灼傷的劇痛。
  況且雖然只有那么一瞬,但黑蓮圣使所受到的傷害卻不是一般的重。
  起碼這種元神上的傷勢是絕對無法靠著自己療傷自行痊愈的,黑蓮圣使起碼要拿出自己一半的身家來兌換那些療傷圣藥來治療自己元神上的傷勢。
  蘇信看到黑蓮圣使的模樣卻是忽然一笑,不退反進,變天擊地精神大法瘋狂的運轉了起來,身形直接進入了那元神烈焰當中,天敵一指點出,直奔黑蓮圣使而來!
  在場的眾人都是一愣,蘇信這是瘋了不成?
  剛剛暗算完黑蓮圣使他居然不跑,還主動進入那元神烈焰當中,蘇信這是在找死不成?
  他們可不知道,蘇信想要的可不光光是黑蓮圣使的命,可還有那干尸手中的白玉石板。
  有著變天擊地精神大法在身,蘇信對于這元神烈焰的抵抗力絕對要在黑蓮圣使之上。
  所以蘇信主動進入了那元神烈焰當中天敵一指落下,讓黑蓮圣使擋也要擋,不擋也要擋!
  此時黑蓮圣使的確是恨不得殺了蘇信,但身處烈焰當中,但剛剛一動手,元神烈焰侵入體內,這頓時讓他的元神被更深的灼傷了一分。
  雖然最后黑蓮圣使還是忍著元神被灼傷劇痛出手抵擋,但卻是無法完全擋住那天敵一指的力量,使得他頓時一口鮮血噴出,內腑也是受了不輕的重傷。
  “蘇信!來日你我必將要讓你領教我圣教上百種手段,讓你求死無門!”
  黑蓮圣使俊美的臉上已經充滿了殺機,現在這種情況才是進退兩難。
  換成平時他若是全力出手,蘇信即使用出那充滿了死亡的一劍也擋不住他三招。
  但現在他的元神被重創,更是被元神烈焰所包圍,面對蘇信的攻擊他卻是只能被動防御,甚至還陷入了危機當中。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