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最強boss系統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劍冢

  雨師看著蘇信,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然的笑意道:“化神境的存在早就已經過了煉精化氣的階段,可以達到辟谷的地步,不過若是連天地元氣都沒了,你還能辟谷多長時間?
  離開的那些人將九重劍閣的鑰匙都給帶了出去,而九重劍閣內部卻必須要有鑰匙才能夠開啟。
  所以當初被困在九重劍閣內的那些人其實就是被活埋的,就算他們餓不死,也會隨著壽元耗盡而活活老死的!”
  蘇信想了想雨師說的那種場景,即使以他的心性也有些不寒而栗。
  與人死戰了數次,蘇信絕對有那種把生死置之度外的瘋狂勁兒。
  但不怕死歸不怕死,沒有哪名武者愿意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餓死,碌碌無為上百年老死。
  只不過眼下這九重劍閣內只有著一些戰斗過的痕跡,但卻并沒有發現一些武者的尸骸。
  蘇信也想到了那位留下斷劍的寧家老祖。
  當初寧家老祖應該是那批離開九重劍閣的那些人之一,不過他卻是擅自鑄出了一柄可以打開九重劍閣的鑰匙,估計是想要在某些時刻回到九重劍閣內,而且想這么做的可不僅僅是他一人,所以這斷劍的另外一截才會在別人的手中。
  只不過后來不知道寧家老祖和那人為何會改變主意,始終沒有動用這斷劍。
  一行人向著四周搜尋著,這一重劍閣內并沒有什么有用的東西,看樣子應該是專門為了培養九重劍閣年輕弟子的地方。
  這些人所居住的地方自然沒有什么油水可言,之前在那劍苑得到的東西就已經算是最珍貴的了。
  雨師想了想道:“蘇大人,直接破開空間,去下一重劍閣好了。”
  蘇信搖搖頭道:“先等等,這樣無頭蒼蠅一般的亂走,很容易迷失方向,走錯了空間,從而浪費大量的時間。
  這九重劍閣既然不是從下向上排列的,那它應該也有一個規律才是,不可能是胡亂排列,如果能找到這個規律,想必我們會輕松許多。”
  雨師沉吟了片刻點了點頭,蘇信說的沒錯,這倒是一個關鍵的地方。
  空間都是獨立的存在,從這一重劍閣到下一重劍閣肯定不會迷路,但如果這么雜亂無章的亂闖的話,走過三、四個劍閣之后肯定容易還會繞回來的,這樣的確很浪費時間。
  只不過這九重劍閣就連雨師自己都是第一次進來,而且他們收集的關于九重劍閣的資料里面,也并沒有關于這方面的描寫。
  甚至若不是白蓮教的這幫妖人忽然竄出來搗亂,天庭都不會知道這九重劍閣的九個空間其實是平行排列的。
  不過就在此時雨師的神色卻是一動,他從懷中拿出來一枚玉石,上面隱隱閃爍著一陣光輝。
  雨師看過之后沉聲道:“帝君傳來消息,他發現這九重劍閣是按照什么順序排列的了,不是雜亂無章,而是按照九宮的位置所排列,我們現在所處的應該就是‘坎’位。
  而現在帝君他們發現了劍冢所在,正跟白蓮教的真爭鋒,就在‘離’位,我們先過去支援。”
  蘇信心中一動,在天庭當中能被稱做是帝君的那便只有陽神境的存在。
  蘇信不動聲色的問道:“是那位東極青華大帝?”
  雨師搖了搖頭道:“不是,是北極紫微大帝。”
  蘇信拿出斷劍,朝著‘離’位所在的位置劃開一道門戶,跟著雨師他們踏入其中。
  剛剛踏入這里,映入眼簾的便是一片劍的海洋。
  頭頂當中懸掛的是劍,地上插的也是劍,就連這空氣當中所散發著的也是無邊的劍氣!
  這里便是九重劍閣的劍冢了,也是九重劍閣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之一。
  上古的劍者都有葬劍的傳統,武者身死道消就連自身的佩劍也要一起埋葬,而這里便是他們的葬劍之所在。
  而且昔日的九重劍閣為劍道始祖,他們對于劍的執著不是現在的武者所能夠想象的。
  對于九重劍閣的那些劍者來說,劍便是他們的第二生命,也是他們唯一可以完全信任的存在。
  一旦自己的配劍意外折斷或者是產生了損毀,必須要更換新兵刃的地步,他們也是會把自身的配劍葬在這劍冢當中。
  所以這么多年來,這劍冢當中的長劍都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同時也是一筆驚人的財富。
  上古九重劍閣的這些劍者可沒有一個窮人,他們葬下的斷劍最弱也是地兵級別的存在。
  而且同樣是地兵,這劍冢當中的長劍用料肯定要比現在的一些地兵好得多。
  最重要的這里劍氣濃郁,就算是沒有屬于武者的真氣滋養有一些長劍的靈性卻是依舊沒有消失,保持著天兵的威能。
  這種級別的長劍只要拿出去稍微一滋養煉化,直接就可以變成自己的兵刃,所以這劍冢的存在也的確是所有人都必須去爭的。
  而且等蘇信看到眼前的場景時卻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之前北極紫微大帝說他是跟白蓮教在爭鋒,但實際的情況下卻是他力戰群雄。
  此時圍攻他的足有三人,分別是白蓮教的黑蓮圣使、青城劍派的長老‘丹流火劍”岑衛莊和劍神山的‘青冥劍尊’韓東庭三人。
  天庭的最強者被稱之為帝君,這位北極紫微大帝的實力可想而知,絕對要比之前那東極青華大帝還要強上一籌。
  這一次他們天庭也同樣來了兩位陽神境的存在,北極紫微大帝是后進來的一個,結果卻是最先碰上了白蓮教等三派的人。
  對于天庭來說,除了約定好的地府中人外,其余的可都是來跟他搶食的。而且雙方還是在劍冢這么個地方碰到,這樣還不打起來那可就怪了。
  黑蓮圣使周身佛光璀璨,手捏印決,滅世佛蓮轟然綻放,帶著無盡的威能轟然落下。
  青城劍派的大長老‘丹流火劍’岑衛莊則是手中道劍出鞘,無盡的天火撕裂虛空而來,以他的道劍為基,萬千流火落下,仿若滅世,極盡毀滅之能。
  而劍神山的‘青冥劍尊’韓東庭則更是決然。
  劍神山的武者在出手之時絕對不會留一分的余地,出手劍必傷人。
  論及到對劍道的理解,劍神山是最癡迷的一個,也是最后獨到見解的一個。
  劍者兇器也。
  這句話最開始的時候其實就是從劍神山這里被人叫出來的。
  劍神山的劍者修煉的劍法,其實只是最原始也是最為粗獷的那種劍法,一切皆以最大的殺傷力為代價。
  青冥劍出鞘撕裂虛空,長劍震蕩,一股悠長的劍意從韓東庭的劍上揮灑而出,劍斬虛空,諸邪退避!
  這三人放到外界其實都算是陽神境當中的高手,這其中韓東庭更是地榜前三十的存在。
  不過面對這三人的聯手圍攻的北極紫微大帝卻是只是一拳轟出,頓時天傾!
  這一拳的威勢無邊,霸者無雙。
  只是簡簡單單的一拳,但卻蘊含著無數種武道至理的變化,內蘊天地,自成空間,北極紫微大帝這一拳,已經超越了他本身的極限。
  在蘇信來看,他若是能夠兌換出李沉舟的《翻天三十六路奇》,估計在威勢上能夠跟北極紫微大帝的這種堪稱無敵的拳法有一拼。
  而且拼的也僅僅只是威勢而已,在力量上面蘇信可是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夠碾壓陽神境的存在。
  隨著這四人的交手,整個劍冢當中頓時一片狼藉。
  陽神境強者出手的威勢便可以影響幾十里內的環境,隨便一拳便可以碎裂小山,江河斷流。
  眼下他們這些在陽神境當中都是最頂尖的存在一起動手,造成的這股恐怖的威勢簡直就跟災難一般,他們周圍方圓數里之內都是一片狼藉,不管是劍還是別的,反正他們幾人的中央都是空空如也。
  這一幕看得其他武者心疼壞了,他們毀掉的那些最弱可都是地級的長劍,其中還有幾柄誕生了器靈的存在,結果現在卻是都被他們給毀了。
  雨師瞄了一眼雙方的戰斗,感覺北極紫微大帝出不了什么問題,他便直接道:“剩下的人跟我一起去馳援其他人。”
  北極紫微大帝帶來的幾名化神境武者此時也是被比自己多一倍的人圍攻,顯得岌岌可危。
  他們不是北極紫微大帝那樣強大的存在,以一敵三敵四或許沒問題,但以一敵十卻是根本不可能。
  雨師長吸了一口氣道:“全力出手,盡量幫帝君多拖延一些時間。”
  跟著雨師來的那幾名天庭的化神境武者點了點頭,直接出手。
  而正所謂做戲做全套,蘇信現在身上還兼任著一個天庭盟友的身份,他也是毫不猶豫的出手了,況且這里面可還有著青城劍派的人。
  看到蘇信站在雨師那邊,其他那三家的弟子都在暗中怒罵蘇信不講規矩,竟然跟天庭的人扯在了一起。
  天庭和地府的強大有有目共睹,現在這種時候最好的便是所有人都聯系到一起才能夠敵得過天庭跟地府。
  結果現在他們卻差不多還是各自為戰,而蘇信這個在他們看來不講規矩的人卻是公然站在了天庭這邊,這讓三派的人頓時感覺到有些不妙。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