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瘟師 > 第五百二十六章

  李漁等人的離開,對于南陽郡來說,著實是一個不小的改變,只不過在朱溫等人將內中的民眾安頓好之后,整個南陽郡中又再次恢復到了先前的模樣。
  雖是沒有以前那般熱鬧了,但內中民眾卻一如從前般生活下來,倒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前輩,這一路行來,卻是多虧你在一旁幫襯許多了。”
  在忙碌了一陣之后,朱溫等人自是找了一間酒肆,點上一桌小菜,倒也是稍顯閑暇了起來。
  “舉手之勞而已,再說此間幫最大忙的,還要是屬這位莫兄了,能為了南陽郡之事,如此不遺余力,倒也是幫了南陽郡一個大忙,起碼能夠讓李漁他們稍顯寬心一些。”
  趙寒一邊嗅聞著杯中美酒,一邊敘說道。
  “唉,我不這般做的話,朱兄弟是肯定不會放過我的,命苦啊!”
  一旁的莫北河卻是顯得有些不以為然,在喝下一口酒之后,未免也是長嘆出一口氣來。
  “哈!照前輩這般說的話,我卻是要好生謝謝莫兄了。”
  朱溫舉起杯中酒,繼而一飲而盡之后說道:“這些時日以來,卻也多靠莫兄在一旁幫襯許多了。”
  “說這么多干什么,再說了,我跟在你身邊的目的,你又不是不知曉,只是師命所托而已。”
  莫北河同樣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看向一旁的窗外敘說道。
  “不管怎么說,你終究是幫了我不少忙,放心吧,青松崖方面,不管怎樣,我都會給你與你師尊一個交待的。”
  記起青松崖間的變故,便讓朱溫覺得頗不好受,不管是有心人刻意而為,還是什么狀況,自己終究是逃脫不了當時的責任。
  “不說這些了,接下來你卻是要怎么辦?”
  莫北河此次的語氣倒是顯得十分認真,在南陽郡耽擱了許久,雖說沒有找到另一處奇書現世,但按照現下的情況來看,精靈地域之間的那冊《精怪奇志》卻是已經存與其中了。
  “接下來嗎?”
  朱溫似是在自問一般,稍微抿了一口杯中的烈酒,繼而說道:“接下來恐怕要找尋到最后的關鍵所在了,只是那個地方在何處,到現在卻也不知道頭緒如何?”
  對于浮動山城,雖說是朱溫先前一直以來在追尋的所在,但過了這么長久的時間之后,卻也無法探尋到那處的存在。
  這浮動山城卻真如玉陽子身前與朱溫敘說的一般,縹緲無蹤之間,卻也極少有人知曉他的存在。
  “是何處地方,卻也沒聽你小子提過,怎的,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還有必要將我們這群人排斥在外嗎?”
  經過了許久之后,趙寒也是能夠看出,在朱溫的內心之中,一直壓抑著一個秘密所在,至于這個秘密究竟為何,卻是趙寒所不清楚的事情了。
  “不知道前輩可有見過此物?”
  在這件事情之上,朱溫本是不想來麻煩趙寒的,但既然已經如此,但不如碰碰運氣,說不定真能從趙寒口中得知浮動山城的存在。
  “這……”
  摩挲著朱溫遞過來的令牌,看著上面的篆字“夢”刻,趙寒一時間也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只不過對于眼下的令牌卻也不知道其的真實來歷。
  “這令牌你從何處得來?雖然看上去有著一絲相像,但仔細辨認之下卻也是大不相同。”
  趙寒摩挲了一陣之后,便將這“夢”字令牌重新還到了朱溫的手上。
  “這令牌是我在清風觀之時,師父玉陽子所囑托之物,說內中或許有著關于我身上厄運的來源,所以我……”
  朱溫將內中的事情一一說與趙寒聽了,在趙寒聽了之后也是感到事情的不可思議。
  “厄運?這卻也是第一次聽見這般遭遇,只不過在遇到你之后,覺得你這人除了體內有些古怪之外,倒也沒有其他異于常人之處。”
  趙寒頓了頓,繼而說道:“至于你口中所提及到的浮動山城,我卻也沒有聽到過,不過我卻知道一處所在,那里或許可以探知到你所知道的消息。”
  “前輩!你說的都是真的嗎?那個地方在哪?”
  第一次聽見有關浮動山城的線索,朱溫自然是顯得十分興奮,當即追問著趙寒去處的時刻,也是為自己將要解開身上的最后一絲謎團而感到興奮不已。
  “你也莫要太過于高興了,那個地方我只去過一次,只是不知道她還在不在那里,若依舊在那里的話,也要看她有沒有興趣替你解決身上的難題了。”
  其實這一直以來,也是趙寒心中的一件憾事,自當年素城之內發生變故之后,他便找到了那個神秘存在,只是到了最后,依舊還是棋差一招,沒有喚回心中那人最后的性命。
  不過對于當年的奇聞,趙寒現今想來,也是有一些頗為震驚的事情。
  “前輩,不管怎樣,晚輩總要去一試,至于能否成功,卻也只能看接下來的造化了,這玉墜一日不能離開我的身上,我卻一日都得不到真正的安穩。”
  朱溫自是不愿放棄這最后一絲希望,只希望趙寒能夠將那處所在告知于自己。
  “這玉墜當真如此所說,這般厲害嗎?”
  趙寒趁朱溫一個不注意,就是伸手向前,想要看看朱溫身前的玉墜之中到底有何種門道。
  “前輩!”
  朱溫待看到趙寒的動作之后,當即想要閃躲開來,一時間卻也是躲閃不及。
  只不過就在趙寒右手甫要接觸到玉墜的一刻,玉墜卻是化成一道光華,讓趙寒撲了個空,待趙寒收回手之后,才又再次顯現出來,掛在了朱溫的脖頸之上。
  “當真有趣,只是若這真的就是萬厄之源的話,我相信那人也是會十分感興趣的。”
  趙寒似是在想著什么事情,在看見朱溫與自己已然保持著一段距離之后,繼而也是輕笑一聲敘說道:“放心吧!這東西你拿去,內中有那處地域的具體位置,只不過你是否有緣得見,那便要看你的本事了,不過在這里,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若是前去的話,你必須要做好一人面對險關的打算。”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