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宇宙紀事之燦若星辰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思考對策

  駐守在魔域邊緣的誅魔聯盟人數越來越多,自從縹緲仙宗被滅換成了玄冥殿之后,各大門派似乎默認了昆侖為首的地位,所以昆侖弟子是最多的。
  而此時昆侖的議事營帳之內,邵陽三長老與元澤大長老滿臉愁容,兩旁站著的靈蕓與思遠兩人聽候命令;四象宗的狂鐵宗主由于沒有合適的椅子,直接坐在了營帳之內的軟墊子上;蜀山那個仙氣飄飄的掌門徐長青則與元澤長老坐在一起,眉間也是散不去的憂愁。
  氣氛有些凝固,元澤嘆了一口氣,打破了沉默,“今日以來的觀察發現結界已經搖搖欲墜,若不是我昆侖云歌那天賦異稟的能量抵擋了片刻,恐怕此時我們正在與魔族交戰了。狂宗主與徐掌門可有何對策?”
  “大不了就是一戰,我們四象宗從來不怕戰斗,更是為戰斗而生。”
  四象宗狂宗主龐大的體型讓原本空曠的營帳顯得有些擁擠,濃眉大眼的面相極為樸實,滄瀾與寰宇皇室也很喜歡雇傭四象宗戰士,所以也對魔族此次侵入有些頭疼。
  徐長青倒是不贊同此時開戰,輕撫著胡須說道:“昆侖邵陽長老你不是有封天綾么,若是能尋找到能配合封天綾使用修補陣法的遺塵珠,再加上我們各大門派的傾力相助,何愁不能免于以戰。”
  邵陽眼前一亮,隨即黯淡了下去,“滄海珠與遺塵珠同為十大仙珠,早已經不知道在誰的手里,我們也想到過這個辦法,派了弟子去尋找,可至今也沒有半點消息。”
  元澤眉心緊皺,悵然道:“若是有遺塵珠那自然好辦得多,可是滄海遺塵這一對珠子實在不知道在哪,現在也沒有多少時間讓我們去尋找,這結界頂破天了還能支撐三天。”
  他們現在缺的正是時間,要想不開戰,必須要有人拖延住魔尊戰魂才行,可元澤不敢告訴其他門派的是,昆侖的瑤姬與云歌都失去了聯系。
  讓元澤好奇的是,天樂居然沒有任何動靜,也不知道在等待著什么。
  徐長青臉色暗沉了許多,他自然是不想開戰的,培養弟子實在太過艱難,魔族此次來勢洶洶,也做好了完全準備,天賜大陸才經歷過火山之災,要應付有些困難。
  “難道就沒有能夠代替遺塵珠的東西?還有你們昆侖云歌既然能維持這個陣法一段時間,如今她在何處?”
  靈蕓與思遠聞言互相看了對方一眼,暗道不好,他們兩人從過來的那一天起便聯系不到云歌了,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瑤姬與云歌長得一模一樣,萬一有其他門派的弟子看見,會不會以為暗中勾結魔族之事是云歌做的?
  元澤不悅的看向蜀山掌門,嚴肅道:“徐掌門,你可知云歌這丫頭的境界不過才出竅初期,連洞虛期都沒有,能夠支撐這么久已經是極大的損耗,此時正在昆侖休息恢復靈力。我們這些洞虛后期即將踏入大乘的人居然還沒有一個小丫頭厲害,傳出去讓其他人怎么看我們?”
  元澤從邵陽那里得知之后也是嚇了一跳,不顧邵陽的呃阻攔也要告知天樂掌門,這才統一了口徑,就說云歌還在昆侖養傷。
  思遠神色有些復雜,兩天過去了,也不知道云歌那里怎樣了,不過若是被魔尊戰魂發現的話一定會拿云歌來威脅天樂的,現在沒有一絲消息說不定也是好事。
  靈蕓知道云歌在魔域之后便想到了那日撞上她的黑影,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云歌這么大膽。
  徐長青被元澤一陣說道,面子上有些掛不住,見討論半天也沒能討論出一個結果,沉著臉色走出了議事營帳。
  狂鐵宗主倒是沒有什么話說,四象宗之人腦袋都是一根筋,不服就開打,只是被元澤勸說之后也開始擔心開打之后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怎么抵抗。
  “我們四象宗幾乎是全員出動守在了第一防線,昆侖有什么指令盡管告訴我便是,既然現在思考不出什么辦法,我也去忙了。”
  說完邁著沉重的步子踏出了議事營帳,只剩下昆侖內部的人面面相覷,昆侖是絕對不贊同開戰的,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絕對不讓魔族進入天賜大陸一步。
  與此同時,遠在昆侖乾坤殿的天樂正在研究軒轅劍的封印之術,他記得云歌將這軒轅劍帶回來的時候曾經說過,這軒轅劍原本是鎮壓著一只遠古巖狒,且能夠控制巖狒身上的符咒和寄生鎖鏈對來搶奪它的人進行攻擊。
  軒轅劍乃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且已經有了劍靈,若是能鎮壓住伏魔大陣之下的魔魂,那么結界之事便不用太過顧及。
  天樂最擔心的并不是魔族進軍,而是萬年前的魔尊重華從伏魔大陣之中出來,戰魂尚且能夠應付,且戰魂對人類的憎恨不是那么強烈,只是想擴展版圖壯大魔族。
  但是魔尊重華對人類毫無憐憫之心,恨不得將全天下的人類都趕盡殺絕,而且重華完全靠著吸食他人能量壯大自己的力量,甚至連同類都不會放過。
  重華是魔族第一強者,甚至比當年的九嬰還要厲害,魔魂不死不滅,一旦被放出來后果不堪設想,比魔族大軍都還要可怕。
  軒轅劍被注入金色至尊之力后光芒大盛,一個金色的劍靈從軒轅劍之中掙脫出來,不滿的看著天樂,“主人,難不成又要將我丟在什么伏魔大陣里面?”
  他好不容易才擺脫了那一只遠古巖狒,不想在回到一個地方待著,大千世界多美好啊,可惜這個主人太過冷血無情,居然都不肯放他出來玩。
  天樂淡金色清透至極的鳳眸里毫無感情,手握著金光大盛的軒轅劍,看著劍上站著的一個小小人,漠然道:
  “你應當知道我有你無你差距并不大,既然不想待在伏魔大陣里面,那么你有何辦法能夠消滅那魔魂?”
  劍靈已經跟隨了好幾個主人,所知道的東西自然也更多,就是傲嬌得很,此時聽天樂說有他沒他都行,不免有些生氣。
  “我知道也不告訴你,那魔魂不死不滅是不能被擊殺的,不過可以凈化。你有本事就去那個高傲得想上天的佛蓮寺,將他們守護的十二品凈世蓮臺給弄來唄。”
  佛是魔的克星,可是這一次魔族進軍,那佛蓮寺竟然見死不救,連一個代表都不派出,還說什么佛蓮寺浩劫將至,不予下山。
  天樂自然將信將疑,可是這軒轅劍是云歌送給他的東西,要真用來鎮壓一個魔魂恐怕也是治標不治本,若是能夠凈化倒是可以徹底解決這一隱患。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