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刀圣魔尊 > 第123章青色巨蟒3

  “做人是一門藝術,學會做人,可是相當的困難的。”
  有的事情可以做,但有的事情卻是絕對不能做,而且做事必須得講究方式方法,很多年輕人因為太沖動。
  修煉出戰意的開竅武者,戰斗力強悍的一塌糊涂。
  “哈哈,沒想到我的孫子也能開竅。”劉浪異常激動。
  開竅武者戰斗力強悍,而且高深層次的武技,打磨靈力強化身體的作用也很強。
  劉江心中一凜,他看的傳記小說里,就有不少人被人殺人奪寶。
  一男一女,男的帥氣,女的漂亮,宛如一對璧人,一來到廣場,就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
  胖子劉建,正腆著臉和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聊天,看到女孩子突然偏頭,眼睛發亮,順著女孩子的目光望去,看到漫步走來的兩人,頓時臉色一沉。
  看著劉江那張臉,他心中就莫名的冒火,想沖上去打爛。
  從小,女孩子就喜歡圍著劉江打轉,品質就不是大寶貝看我快走開,自認為高人一等,但女孩子還是圍著劉江打轉,心中的妒火,已經積壓了太久。
  場上一眾少年議論紛紛,一個個羨慕嫉妒的不行。
  劉河呆呼呼的嘴巴長大,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他沒想到,一年多不見,劉江竟然牛逼成這樣,這比他都要牛逼啊。
  拳肉相觸,發出一聲清脆的巨響,胖子的肥胖的身形被打的側著退了好幾步。
  “是時候訓練好了,我要必須在經營短的時間里完成修煉,只有強悍的實力才是一切,才是末日里面爭雄的資本。”劉江淡淡的開口。
  床榻之上,面容清秀的少年閉目盤腿而坐,胸膛輕微起伏,一呼一吸間,形成完美的循環,而在氣息循環間,周身肉眼看不見的天地靈力,沿著身體毛孔,鉆入了體內。
  靈力沿著固定的路線,在經脈之中緩緩的流轉,駁雜的靈力一點點變得精純干凈。
  每完成一個周天,淬煉的溫和純凈的靈力就有一部分融入身體,緩緩強化著他的身體,剩余的一部分涌入小腹丹田空間。
  同時,身體之中也有絲絲奇異的熱力,在身體細胞之中涌現,融入身體,強化體魄。
  那是元靈丹的藥力,十天前,劉江拿著儲物指戒,在家族丹藥閣兌換了一顆元靈丹,服食之后,不斷的強化滋補著他的身體。
  不得不說,二品靈丹元靈丹對處于黑鐵三星的劉江來說,有著相當恐怖的滋補效果。
  劉河,酷愛戰斗,每一次戰斗都要戰個你死我活,宛如瘋子,只要逮住對手,就要死不撒手,族里少年都很忌憚。
  一年半前其父親戰死,一個月后劉河就消失了,一年多來,杳無音訊,沒想到修為竟然提升到了黑鐵八星。
  “劉河,這是我和劉江之間的事情,你少管閑事。”劉亮狼狽的從地上趴起來,目光凝重的看著劉河。
  劉河完全就是個戰斗瘋子,攻擊招招要命,而且武技天賦不俗,一年半前,黑鐵四星的修為,打的一群黑鐵五星沒有脾氣,現在黑鐵八星,和他一樣,而且其游龍身法,同樣也是第六層,火候比他還厲害,他絲毫不敢小覷。
  “劉江是我哥,你對他動手就是對我動手,你都動手打我了,又怎么和我沒關系。”劉河咧嘴一笑,目光灼灼的望著劉亮。
  “那我就來試試,你外面一年多到底長進了多少!”劉亮對自己戰斗力還是很自信的。
  第一個上場的是,一個名叫劉興的少年,他黑鐵四星的修為,不過修煉的寸游步身法僅僅兩層,避讓木頭守衛沖出十八米,便被擊倒在地,然后從木人巷兩側一小門之中離開。
  一個個少年依次上前,測試速度很快,往往十幾秒便測試結束。
  很快輪到劉亮,劉亮一上前,便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謝謝爺爺。”劉江感激的躬身道謝,他知道自己暴露強大的天賦,家族會給額外的獎勵,沒想到,竟然得了兩顆淬骨丹,這可是二品頂級靈丹,價格比元靈丹都要貴。
  “而且游龍身法第六層了,火候比劉亮還要厲害。”
  一看到少年,場上頓時響起一陣陣的驚呼之聲。
  劉江扔掉懷中的石頭,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他全身都是汗水,整個人宛如從水缸里面撈出來的一般。
  “真是厲害。”不遠處,慵懶的曬著太陽的劉河有些驚異開口,震撼于劉江的強悍毅力。
  劉江一把抹掉臉上的汗水,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然后開始慢慢的運動。
  劇烈運動之后,是不可以靜坐休息的。
  劉江大步上前,深吸一口氣,身上的靈力劇烈的彌漫開來。
  他身形瞬間消失,殘影宛如一條游龍,他的身形片刻之間便是出現在三十米開外。
  他的身影太過靈活,木人頭守衛的攻擊速度很快,但卻連劉江的衣服邊都摸不到。
  “游龍身法,第八層,這怎么可能?”一眾少年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游龍身法學習難度是何等的恐怖,就算天才如劉河和劉亮,身法武技也僅僅修煉到六層。
  武技,越到后面越難提升,每一層都需要很長時間的磨練。
  劉江這才十四歲,游龍身法竟然已經突破到了第八層。
  之前六層,已經夠嚇人的了,沒想到竟然突破到了八層,怪不得那么囂張。
  高臺上,劉浪一下子捏住了扶手,眼睛瞬間瞪大。
  一旁的劉戰等人,也是有些呆滯。
  “好厲害,這小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
  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流量的速度竟然是如此的靈活,如此恐怖。
  “刀法武技,暴雨刀決。”劉江有些迫不及待的說出了自己,早就想要學習的攻擊武技。
  “你可想好了,暴雨刀決可不容易學,需要極強的毅力,你要不要選一門等級低一點、難度小一些的。”楊梅詢問。
  天下武技,按照威力的大小,有低到高依次分為分為人級,地級,天級,每一級又細分為初級,中級,高級,頂級。
  暴雨刀決,便是一門人級頂級刀法武技,黑鐵級武者能學習的最高級武技,威力很強,不過修習難度很大。
  休息難度好像是不是有魅力成正比的,休息難度雖然相當的恐怖,不過它的威力卻是一等一的,所以盡管難度很大的劉江學習的人卻有很多。
  的稀少罕見的,每一個能建立契約的靈獸幼崽、靈禽鳥蛋,都價值連城。
  赤羽靈雀,成年便是青銅級靈獸,最關鍵的是感知強大,要是晚上睡覺有人靠近,第一時間就能發現并且示警,外面行走,也可以飛在高空,查探敵情,這可是一個最忠心的保鏢,每一顆赤羽靈雀蛋都可遇而不可求,上一次靈江城拍賣會上出現了一顆,據說賣出了二十三萬金幣。
  要知道,普通人家一年的開支也才幾十個金幣。
  “哈哈,果然,你果然是開竅了。”劉浪大喜,隨即詢問,“除了游龍身法,你還學習其他武技沒有?”
  “還學了暴雨刀決,第七層了,感覺馬上就要第八層了。”劉江如實告知。
  “暴雨刀決,七層。”劉浪微微吸一口冷氣,隨即眼中全是興奮之色,“好,好小子,絕對是開竅了。”
  他一抹儲物指戒,拿出一把長刀遞給劉江,“去院子里,打給我看。”
  “嗯。”劉江點點頭,提著戰刀走出房門。
  但自從下載了做菜軟件以后,一切都變了,他做的飯相當的好吃,公公婆婆夸不絕口,老公也是離不開我了,現在各種對我好。
  “過來,我傳你暴雨刀決。”楊梅招招手。
  為了劉浪承諾的那些修煉資源,劉江片刻時間也舍不得浪費。
  來到平日訓練的地方,劉江從懷中摸出小玉瓶,倒出一顆黃豆大小的白色淬骨丹,仰頭一口吞下。
  淬骨丹入體,便是化作一道冰冰涼涼的特殊藥力在體內彌漫開來。
  劉江的動作極其用力,他雙拳一次又一次的重重的轟擊在大樹上,極其兇狠,宛如一只瘋牛,拳頭之上血肉橫飛,鮮血橫流,骨骼都在咔咔作響,好似就要斷掉了,劇烈的疼痛直沖腦門,使得他的眼前一陣陣的發黑,但他卻是一次次的咬牙挺住了。
  但即便是這樣,他還是被劉江忽悠的有些相信了,不得不說劉江別的本事或許沒有他忽悠人的本事,那可是一等一的。
  在劉江玩命的訓練之中,他體內的藥力也是飛快的融入一節節骨骼之中,飛快的強化著他的骨骼。
  很多人,七層到八層,要三五年的時間,但劉江用了多久。
  開竅武者,果然和傳說中一樣,武技提升宛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你這小子很不錯。”劉浪大笑,隨即從儲物指戒里面拿出一個小瓶,上前遞給劉江,“這里面有兩顆二品靈丹淬骨丹,配合虎骨膏,盡快將修為提升上去,等你突破第七層,再來找我,我給你煉髓丹。”
  一顆藥效強大的二品靈丹,也才一千多金幣。
  二十多萬金幣,這是何等恐怖的一筆數字。
  “你突然開竅,十四歲便將人級頂級的游龍身法練到第八層,是天才之中的天才,但你現在還弱小,容易發生意外,這赤羽靈雀感知強大,要是有人或者妖獸接近你,赤羽靈雀就會提醒,而且赤羽靈雀擁有一定的戰斗力,會忠心護主,能提升你的安全系數。”劉浪開口,這赤羽靈雀蛋,用數年的積蓄為他自己購買的,對他也很有用,但相對來說,開竅的武者對家族更加的重要。
  “等會兒過來找我,我會給你一株仙草,仙草可以大幅度提升你的身體素質。”
  劉浪滿意的點點頭,然后臉色微微糾結,咬牙從儲物指戒里面拿出一個拇指大小的赤色鳥蛋,不舍的看了兩眼,肉疼的咬咬牙,隨即開口,“這是赤羽靈雀的鳥蛋,我蘊養了整整二百三十一天,馬上就要孵出赤羽靈雀,你拿著。”
  “爺爺,這……”劉江一呆,隨即呼吸微微急促了起來。
  這可是青銅級靈雀,成年便是青銅級的修為,最關鍵的是,能和人類簽立靈魂契約,要知道,能和人類簽立靈魂契約的靈獸可是相當
  整個劉家,也沒幾人能將暴雨刀決修煉至圓滿。
  嚴州嚴家,控制著整個嚴州,強者如云,根本不是劉氏宗族能抗衡的。
  劉河回頭,望著劉江咧嘴一笑,“哥,你沒事吧?”
  “你回來了!”劉江笑著裂開了嘴巴,劉河失蹤了整整一年多,沒想到今天突然回來了,而且他也沒想到,劉河已經變的這么強了。
  劉河,他父親最好朋友、劉家護衛劉智學的兒子,從小和劉江一起長大,兩人臭味相投,關系極好。
  等木頭人守衛恢復陣容,劉河大步上前,他身上濃烈的靈力彌漫開來,他激射上前,一腳踢飛最前面的木人守衛,然后快速上前,他身形靈活,速度也極快,極其暴力,一拳一個,一腳一個,竟然一路碾壓,瞬息之間便已是沖到最后一個木人面前。
  看著身旁的女孩子直直的看著劉江,俏麗泛紅,羞羞答答低下頭的樣子,他徹底就毛了,心態就炸了,臉上掛著猙獰的笑容,便大步走向劉江。
  把那張臉打殘了,看劉靈兒還偷不偷看。
  “劉建!”劉小羽拽拽劉江的衣服袖子,有些緊張的開口,劉建動不動就找他們兩個的麻煩,上次還把她一腳踢飛,她差點都疼死了,所以看到劉建那肥頭大耳的模樣,心中就本能的害怕。“哈哈!”胖子怒火攻心,獰笑道,“黑鐵四星,這就是你挑戰我的資本,你的腦袋莫不是被我打壞了。”
  劉江僅僅黑鐵四星,主修的是游龍身法,三個月前還是第二層的水準,現在頂天也就第四層。
  黑鐵四星加上四層的游龍身法,的確能和三個月前的他一戰,但三個月過去,他也不是沒有進步。
  長期以來一直是壓著劉江的,他的心中已經有了濃濃的自信,尤其是面對劉江的時候。
  雖然劉江有些反常,不過,這種時候確實不能準確的,哪怕被劉江打一頓也是不能認慫的,認慫是會被別人瞧不起的。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