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限之神話逆襲 > 第七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海之丸號
    “噗噗噗噗……”
  
      場中出現了詭異的一幕,明明四周空間什么都沒有,雜牌軍士卒們身上卻莫名其妙的在冒出傷口,鮮血飛濺,便似有無形利刃在刺穿、切割他們的身體一般。
  
      “啊啊啊……”
  
      雜牌軍士卒成片慘叫著倒下,無論他們怎么揮舞手中兵刃,如何爆發真氣,都沒有任何作用,他們的身體依舊在被無形利刃殺傷。
  
      這些人的心神力量不足,什么都感應不到,像李忘生、羅長風、于睿、上官博玉、李復等人,卻能感知到一些東西。
  
      若將他們感知到的景象具現化,那便是,此刻周圍方圓十數丈內的空間中,充斥著一把把赤紅的劍。
  
      這些劍憑空而生,憑空而散,一經出現,便向著雜牌軍的士卒們攻殺而去。
  
      此乃意劍,只可感知,肉眼卻看不見。
  
      場面是震撼人心的,昆侖茫然的站在當場,他周身的敵人一個接一個莫名其妙的倒下,身上憑空生出一道道傷口,偏偏他什么事都沒有。
  
      撓了撓后腦勺,昆侖轉身看向羅長風,便見羅長風對他打了個手勢,讓他稍安勿躁,站在原地別動。
  
      “是劍魔,劍魔出手了,逃啊!”
  
      雜牌軍潰散了,原本他們還剩下八百多人,可片刻的功夫,便倒下了一半還多,能站著的已經不足四百人。
  
      而謝云流這一招也終于施展完畢,那股玄奧莫測的氣息散去,他身上的氣勢卻是為之一弱。
  
      此刻的謝云流胸膛快速起伏,呼吸略顯急促,臉色也微微有些發白,真氣與心神力量已是十去其八,陣陣眩暈感沖擊著他的大腦。
  
      也是因為在對抗日輪山城大軍時,已經有過一些消耗,否則若是全盛時施展這一招,施展完后他依然還有一戰之力。
  
      而對付單個敵人的話,這一招足可秒殺天下大部分武者,能扛下這一招的,寥寥無幾。
  
      他身后眾人快步趕上,羅長風關切的問道:“大師兄,你沒事吧?”
  
      謝云流道:“沒事,只是消耗略大,好在已經打退敵人。”
  
      羅長風嘆服的道:“想不到大師兄竟早已領悟無我無劍,小弟佩服?”
  
      謝云流微笑著搖搖頭,道:“此事還多虧了你,無我無劍,是當日我們會過面后才領悟的。”
  
      “你的到來,使我魔障盡消,心結得解,念頭通達,否則,哪怕再過十年,我也無法領悟這一招。”
  
      眾人恍然,卓鳳鳴嘆道:“小師弟解了大師兄心結,令大師兄領悟了無我無劍,今日大師兄施展這一招,又讓小師弟領悟了,這世間之事,果然是一飲一啄,皆有因果定數。”
  
      其他人也紛紛贊同的連連點頭。
  
      謝云流詫異的看向羅長風,道:“你也悟了?”
  
      羅長風咧嘴一笑,道:“托大師兄的福,在你剛才施展無我無劍之時,小弟得以頓悟。”
  
      謝云流大喜,朗笑道:“好,好,師父果然慧眼如炬,小師弟真乃不世奇才,年紀輕輕,已有如此成就,純陽后繼有人矣,哈哈哈哈……”
  
      事實上,羅長風與獨孤求敗能夠領悟,并非僥幸,因為他們本身對劍道的領悟就已經很深。
  
      之前便已達到手中無劍,心中有劍的境界,且對其的理解已經十分深刻,對手中無劍,心中無我也已經有了初步的參悟。
  
      謝云流算是一個引子,他將無我無劍的境界毫無保留的展現在他們面前,兩人自然便水到渠成的邁出了這一步。
  
      阿青雖然沒有當場領悟,但有了羅長風與獨孤求敗的經驗,恐怕也要不了多久了。
  
      李忘生等人關心了一番受傷弟子后,也迎了上來,上官博玉從葫蘆中倒出幾粒散發著濃郁藥香的潔白丹藥,遞到謝云流面前,道:“大師兄,這是歸元丹,你快服下稍作調息吧!”
  
      謝云流欣然接過丹藥,道:“多謝三師弟。”
  
      羅長風對李忘生道:“二師兄,弟子們傷勢不要緊吧?”
  
      李忘生頷首道:“放心,沒有傷到要害,只是些皮肉傷。”
  
      “那就好。”
  
      “唳”
  
      便在此時,天上傳來小神雕的銳鳴,第二批弟子運送完成,這是第三趟了。
  
      也是雜牌軍的突襲來的太過突然,小神雕剛剛帶走一批弟子,他們就殺了過來,否則要是小神雕在此,李忘生他們又怎么會打得那么艱難?
  
      從這里到上居濱碼頭,若是順著道路走,要繞過八代原,從細撙灣轉向上居濱,這一圈繞下來,足有十幾二十里路。
  
      可是小神雕從八代原上空直線橫穿,卻不到五里,是以羅長風勉強能堅持住,不至讓小神雕因距離他太遠而被拉回寄靈空間。
  
      否則的話,要是它飛在半空,突然消失,那本世界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空難”就要發生在純陽頭上了。
  
      小神雕落地后,大步奔到羅長風與阿青面前,“哇哇哇”直叫,眾人滿頭霧水的看著小神雕。
  
      羅長風心下一動,給阿青使了個眼色,阿青了然,她立刻疾聲道:“小雕兒說,碼頭那邊也遭到了襲擊,有東瀛賊寇乘小船攻打你們的船隊。”
  
      “他們手中有火油火箭,已有許多小船被毀,蕭夫人與冷將軍他們四位只能勉強護住大船。”
  
      這自然不是阿青能聽懂小神雕的話,而是他們根本就是以心神直接交流,自然能明白它的意思。
  
      謝云流臉色大變,那艘大船叫“海之丸”號,原本是東瀛朝廷為遣唐使所造,后被天皇贈予了他。
  
      與藤原廣嗣鬧翻后,他將海之丸號進行了改造與加固,使其更加堅固平穩,巨浪不沉。
  
      海之丸號上各種設施齊備,船上空間足夠寬闊,便被他作為刀宗的宗門總部而存在了,換言之,海之丸號就是刀宗的宗門所在。
  
      除了海之丸號外,刀宗的船隊中還有許多小船,是弟子們的居所,有從東瀛帶出來的海船,也有四處劫掠來的漁船。
  
      如今雖說他已經打算帶弟子們回大唐,可海之丸號依然對他很重要,別的不說,李重茂可還得靠這艘船過活呢!
  
      聽聞海之丸號遭到突襲,謝云流心下大急,羅長風見狀安慰道:“大師兄你別急,安心調息,恢復功力便是,我與五師兄六師兄先行趕過去,殺退賊寇。”
  
      謝云流這才稍稍心安,頷首道:“那就一切拜托你們了,那些小船還無妨,海之丸號絕不能損毀。”
  
      羅長風頷首道:“放心。”
  
      說完轉身仰頭對昆侖道:“昆侖,你先回去吧!”
  
      “啊!”
  
      昆侖抱拳一禮,隨即“呼”的一聲化作一團黑氣消散在當場,李忘生等人看得暗暗稱奇,不過現在顯然不是發問的好時候。
  
      羅長風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十二名弟子上了雕背,阿青、李復、卓鳳鳴也乘坐雕背,羅長風和祁進卻是抱雕腿。
  
      洛風、樓彥、張鈞與上衫勇刀、石上阿部等二代弟子中的高手也都在這一批人中,這次是去支援,自然要先帶武功較高的人。
  
      但留在這邊的人也不能一個高手都沒有,所以依然是李忘生他們留在這里,這次還多了李重茂與謝云流。
  
      日輪山城的人都已經被殺得膽寒,多半不敢再來,但也要以防萬一。
  
      若當真是所有高手全部離開,剩下一些小輩弟子在這,說不定就會被敵人趁機給滅了。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