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無敵,原來如此簡單 > 第八十三章 屎殼郎趴在鞭梢上——光知道騰云駕霧,不知道死在眼前

第八十三章 屎殼郎趴在鞭梢上——光知道騰云駕霧,不知道死在眼前


  擂臺上。
  那廖鷹是個獨眼龍,年紀在四十多歲,身材是那種細長型,高瘦高瘦,兩條長腿就跟筷子一樣。
  而他的對手,膀大腰圓,強壯如熊。
  此人叫鎮西北,洪家鐵線拳門人。
  鎮西北沖廖鷹一拱手,然后二話沒說掄起拳頭發動進攻。
  “不知死活的東西,哼!”
  望著碩大的拳頭揮來,廖鷹冷哼一聲,一道猶如鍘刀般的腿影便被他甩了出去。
  狠狠抽向鎮西北的臉上。
  速度太快,鎮西北根本反應不過來。
  嘭!
  一米九的肌肉大漢,七竅噴血,像只破麻袋般飛了出去。
  再也沒爬起來。
  “嘶!”
  見廖鷹的大長腿,把鎮西北抽得七竅流血暴斃。
  觀眾們齊齊倒抽一口冷氣。
  就連林天也挑了挑眉毛。
  這里可以隨便殺人?
  他們不怕被媒體曝光出去,引發社會輿論?
  看來江湖的水,比他想象得還要深啊!
  “五年了京海的武者還是這般廢啊,居然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廖鷹一臉的不屑,神情非常的傲慢,顯然他是準備要一舉拿下整個京海。
  京海的眾位大佬卻敢怒不敢言,因為對方雖然囂張,但是剛剛那一腳足以讓任何人膽寒。
  “呵呵,我還以為你今天不會來了呢?怎么被我踢一腳,胸口的傷好了?”
  廖鷹看了一圈,發現了站在下方的仝川,眼中露出一抹不屑。
  “做人不要太囂張,否則會死的很慘。”仝川臉色陰沉的難看。
  “是么?!那趕緊上來人賜我一死,哈哈!”廖鷹無比囂張的大笑。
  “這位今天代替我出戰!”
  仝川一讓身位,請出林天。
  “呵,真是越活越怕死,居然讓一個乳臭未干小子代替你來送死,京海武道會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廖鷹譏諷,同時不屑的看了一眼林天。
  “小子你還年輕,居然如此想不開!”
  林天剛欲說話,不遠處的虎爺洪虎扯嗓子大罵。
  “去尼瑪的,你敢說大師想不開,我看你是活膩歪了。”
  罵聲中,虎爺跑過來恭敬的向林天拱手。
  “大師您來的正好,干掉這獨眼狗,我推舉你做會長,在整個京海誰特么做會長,我洪虎都不服,唯獨服您!”
  “毛還沒長齊全就敢裝大師,誰給你的膽子,趕緊上來老子賜你一死!”
  廖鷹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牛逼哄哄道。
  他才不管林天是啥來歷,在他看來仝川是怕死,所以才找個年輕人擋一擋的。
  “賜我一死?”
  林天目光一凜,有些動怒了。
  直接走上擂臺,對廖鷹勾了勾手指。
  “你真要找死?”廖鷹看著林天上臺,有些意外。
  想他自幼練功,最近五年又得師傅指點才有如今的成就。
  如今一個毛頭小子居然敢如此明目張膽的挑釁自己,未免有些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所以他不介意給林天一個教訓,一個死的教訓。
  只一瞬間,擂臺上的兩人,又吸引了全場的目光。
  “仝會長找來的年輕人是誰啊?就連洪家鐵線拳鎮師傅,都被廖鷹手一招秒殺,就他真的能行嘛?”
  “我看怕要兇多吉少,廖鷹太強了,剛才那幾個老師傅哪一個不是高手,可到頭來呢?現在尸體還是熱的呢!”
  “唉,或許真的是京海沒人了。”
  觀眾們你一言我一語議論著,相當的不看好林天。
  “來吧,既然你要找死,那么我成全你。”
  廖鷹裝逼的竟然把眼閉上了,等著林天先出手。
  “我看你是屎殼郎趴在鞭梢上——光知道騰云駕霧,不知道死在眼前!”
  林天大搖其頭,乾坤大挪移施展開來。
  “呵…”
  廖鷹他還想嘲笑林天呢。
  可下一秒,臉上輕松的表情就變了。
  因為林天說完那句話時,他能感覺到林天離他還有五米遠。
  但是當他正準備要發出笑聲。
  忽然他發現,林天的攻擊不知道什么時候已近在咫尺。
  等廖鷹再一睜開眼。
  好嘛!人家林天一記上勾拳,直接掄在了他的下巴上。
  招式簡單卻有效。
  只聽嘭地一聲。
  那廖鷹就被轟得飛了上去,接著又是duang地一聲,直接撞在了天花板上。
  再摔下來時,整個人已成一團肉泥。
  死的不能再死!
  “這?這,這?”
  全場咋舌聲一片,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太強悍了!”
  “這還是人嗎?”
  “他那一拳該具備多大的力量,才能把一個人打飛到五六米高的天花板?”
  “我感覺我一輩子武功白練了。”
  “我想去死!”
  “我感覺自己像個廢物!”
  許多京海武道界的大佬們,看著看著就哭了!
  太尼瑪傷自尊了。
  廖鷹一腳能秒他們。
  而林天只用一拳就把廖鷹打成了肉泥。
  人比人氣死人啊!
  “好,打的好!”
  “他娘的,這口窩囊氣總算是出了。”
  有幾位大佬從震撼中平復心神拍掌叫好。
  幾乎沒人為廖鷹的死而傷懷。
  但是就在眾人拍手叫好的時候。
  一道笑聲震蕩整個地下拳場。
  “呵呵,沒想到真沒白來一趟,居然能夠遇到一個修真高手!”
  這道聲音中夾雜強悍的真氣波動,猶如悶雷震得許多人胸口發悶,直接嘔吐了出來。
  哪怕是仝川及一些大佬,也都氣血翻滾,眼中透著惶恐。
  隨即一個身影一躍十多米遠,然后足尖再次在一個人的頭上一點,便如蒼鷹一般落在了擂臺上。
  擂臺本來是石塊壘起來的,但是那人落下后。
  轟隆一聲,擂臺直接出現了猶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紋。
  這一幕直接讓全場寂靜。
  現身之人不是別人,正是與廖鷹一起的二品修真者。
  也是廖鷹的師傅,玄青道人。
  青玄道人負手傲然而立。
  白須白發,看起來似乎有七八十歲,但卻是鶴發童顏,根本看不出實際的年紀。
  一件民國時期的青色長袍,腳蹬一雙黑布鞋。
  屹立在擂臺上,頗有一代宗師的風范。。
  而且一雙眸子閃爍精光如同雷電,非常的攝人。
  “老夫今天來此,只為說一件事情,那就是告知在座的各位,以后京海我青玄子說了算!”

Ps:書友們,我是法式青椒,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