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我要當有錢人 > 遲些時候更新

  “白青!”
  “白青!”
  耳中隱隱約約的傳來一陣陣呼喊,聲音朦朦朧朧、斷斷續續,仿佛那天外之音一般的縹緲。
  誰?誰在叫我?
  大腦跟宕機了似的,就連思想也一并跟著變得遲鈍起來,好像每轉動一個念頭,都要經過漫長的時間,意識充斥著一片混混沌沌。
  “白青,你給我站起來!”
  聲音越來越清晰,隱隱的還能夠感受到語氣當中所蘊含著的無盡怒火,這一刻,時間的流速突然加快,思想飛轉起來,視野的盡頭出現了一點光芒,越來越近,直至變成一片光亮,將自己吞沒。
  白青猛地睜開眼,等到那頭重腳輕的眩暈感結束之后,眼前的一切逐漸變得清晰起來,然后,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斑駁的有些陳舊的教室,密密麻麻寫滿的黑板,擺滿了課本文具的桌面,身穿著整齊劃一淺紫色運動服的年輕面孔,以及身前不遠處,那張滿是鐵青,嘴巴還在不斷開合著的臉。
  所有的這些,是那么的陌生,卻又讓白青覺得很是熟悉。
  這里是……學校?
  白青的腦子里不由得有些混亂,他清楚的記得,自己昨天晚上,在跟一幫子玩音樂的朋友,連吃帶喝加洗的折騰了大半夜之后,才拖著無比疲憊的身體回到家里,酒意上涌,連衣服都來不及脫就一頭窩在床上睡了過去,怎么一醒過來,就到了什么教室里面。
  等等,衣服都沒脫?他下意識的一驚,這可是自己最干凈的一身衣服,若是弄皺,明天可就沒辦法去表演了。
  一低頭,卻看到,自己的身上,哪里還有什么皮衣,而是跟周圍完全一樣的運動服,那是自己初中時代的校服。
  什么情況?我這不會是在做夢吧?
  白青下意識的抬起一只手,使勁捏了捏自己的臉,清清楚楚傳來的刺痛感,讓他察覺到,這一切都是真實的,而這個時候,他也才注意到,自己抬起來的那只手,此時看起來也是肉肉的、小小的,充滿著年輕特有的朝氣。
  機械般的轉過頭環視著,目光從周圍那一張張臉龐上掠過,久違了的記憶慢慢的浮現,一個個遙遠的名字出現在腦海里,并跟眼前的那些面孔對應起來。
  胖胖,本名孫雯,因為胖嘟嘟而得名,一直是班里的學霸之一,成績穩居前三。
  聞泰,班里的活寶,自帶話癆屬性,哪怕上課時也管不住自己的嘴。
  那邊的是劉媛,嬌小玲瓏的女生,帶著一些小狡黠,喜歡畫畫,最后聽說高中時走了藝術特長生的路子。
  她旁邊的是……是誰來著?記不住了,下一個。
  嗯,下一個這是……這是我班上的同學嗎?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
  事實上,不僅僅是高考,就算中考同樣也是人生的一道分水嶺,至少白青是這樣,大多數的初中同學,在畢業之后幾乎都逐漸消失在生活當中,也怪不得他都沒了記憶。
  “白青,東張西望的干什么,讓你站起來沒聽到?耳朵聾了!”
  已經堪稱是咆哮的聲音傳過來,震得耳朵嗡嗡作響,白青有些木然的看過去,才看到那張橫眉冷對的臉,眼睛里的怒火幾乎要噴到自己的身上。
  這是……自己初中時的班主任,是叫……叫李什么東來著?白青腦袋里飛快的旋轉著,到了現在,他還有這些心思去想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讓白青到現在,還沒能消化自己已經重生到初中時的事實。
  不過前面的班主任顯然沒有那么好的耐心,眼看著白青坐在那里茫然的看著自己,一副魂游天外的樣子,他頓時一個箭步邁下講臺,伸出手抓住白青肩膀上的衣服,猛地向上一帶:“給我站起來!”
  白青此時的小身板,跟面前健壯的成年人比起來,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之力,感受到那股向上的力量,他整個人不由自主的被拽了起來。
  李向東的肺簡直要氣炸了,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白青居然還敢給女同學傳紙條,內容他看過了,全是些讓他這樣的大男人膩歪不已的東西。
  早戀,向來是被他們這些老師們視為洪水猛獸,特別是這些剛剛處在青春期,體內荷爾蒙瘋狂分泌的少男少女,心中關著的那頭猛獸已經蠢蠢欲動的想要破籠而出,平日里他們這些老師們也都瞪大了眼睛,一有什么苗頭就如臨大敵。
  白青在班上的學習成績屬于中游,這類學生,既不像學霸那樣深得老師歡喜,也不像學渣那樣讓老師們恨得刻骨銘心,兩不沾的結果往往都成了些小透明。
  小孩子家家的,整天想什么情啊愛的,哪還有心思學習!
  更可氣的是,在被自己抓住之后,白青整個人就跟傻了似的,對自己的訓斥也是毫無反應,頓時讓李向東覺得自己身為班主任的權威被蔑視了。
  “之前開班會的時候我已經強調了很多次了,上課時不準傳紙條,上我的課你也敢做這些小動作?上面都寫了些什么亂七八糟的,怪不得你期中考試成績下滑了十多個名次,心思都給我整這些亂七八糟上啦!”李向東一邊朝著白青吼著,一邊將紙條拍在了白青面前的桌子上,力氣之大,就連書本都被震了起來。
  被驚醒的白青,總算是將眼前的一切都消化掉,來不及對自己的重生表示驚訝,便將自己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小紙條上。
  在少年時期,那個沒有智能電話,沒有呼機,沒有微信沒有QQ的時代,一張張的小紙條,承載了多少心靈的懵懂。
  因為羞怯,不敢表露的太過于直白,只是淺嘗輒止的試探,再加上背著老師那種偷偷摸摸的刺激,雖然信息的傳遞又慢又少,但多少人都迷醉其中。
  簡直就是記憶當中最單純的回憶,白青看著上面的那些歪歪扭扭的字跡,心中升起了很多懷念和感慨。
  但是白青的感慨還來不及持續片刻,就被結結實實拍在自己后腦勺上的那一巴掌給打斷了:“來來來,給大家伙兒念一念,也讓大家聽聽,你這不去聽課都忙著些什么!”
  少男少女們雖然心中都有著各種蠢蠢欲動,然而無論是內心里的那份羞怯,還是基于外部環境里那些約定成俗的觀念,都讓他們對于這份萌動,有一種“見光死”的心理,所以,這種當眾宣讀自己的“情書”,利用少年人的羞恥心來掐滅早戀苗頭的手段,往往老師們都用的爐火純青。
  周圍那些剛剛還因為李向東的暴怒而噤若寒蟬的學生們,在聽到李向東的話之后,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看向白青,幸災樂禍的看起了熱鬧。
  可無論是李向東還是周圍那些看熱鬧的學生們都沒有想到,他們眼前這個學生十三四歲的皮囊之下,早已經換上了一顆三十多歲的心。
  對于在社會上摸打滾爬,經歷過種種黑暗與起起落落的老男人來說,這點小事,又算的了什么?怎么可能勾起羞恥心,反而還有心思去感慨自己年輕時,居然寫過這種讓他渾身直起雞皮疙瘩的東西。
  “咳咳咳~”白青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在李向東銳利的注視之下,拿起小紙條朗聲讀道:“秦甜,看見你跟孫震說話卻不理我,你知道我有多難過么……”
  聲音抑揚頓挫,還帶著某種韻律,仿佛這種朗讀對于白青來說,是某種可以炫耀的殊榮似的。
  而聽到白青所念出來的內容,教室里那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學生們,情不自禁的八卦般的起哄了起來。
  只有坐在白青右前方的一個女生,此時卻是深深的埋下頭,都不敢朝這邊看一眼,臉上因為羞惱而一片漲紅。
  她的表現自然也是被白青給捕捉到,久違了的記憶再次慢慢復蘇,讓他記起,那個惱怒的女生,可不正是前世上初中自己情竇初開時喜歡的第一個女孩子么。
  只不過當初的那些記憶,再回過頭來看看時,雖然單純美好,卻又是那么的幼稚可笑。
  沒錯,此時的白青,仍然免不了以一個成年人的視角來看待眼下的事情,仿佛置身事外的旁觀者似的,卻渾然忘記了,他正是現在這出大戲的主角,也根本沒有意識到,他無形當中那種看戲的心態,在別人眼里卻是一種反以為榮的炫耀,讓女生簡直無地自容。
  她覺得在自己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向這般狼狽過。
  在一片哄笑聲中,羞憤到極點的女孩猛地站起,狠狠瞪著白青,身體激烈的顫抖著,因為委屈而噙滿的淚水,幾乎已經忍不住要蘊出眼眶:
  “白青,你真討厭,我恨死你了!”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