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貼身兵王俏總裁 > 第2380章 心中的魔鬼
 柳清清開車獨自上班去了。
  
  而夏天還坐在餐桌前發呆。
  
  夏天知道。
  
  他與柳清清還是產生了隔閡。
  
  隔閡這種東西,看不到,聞不到,卻是真真切切存在著。
  
  而且雙方彼此都能感受得到。
  
  搖搖頭,嘆了口氣,夏天也無心吃食了。
  
  片刻后,他也離開了別墅,打車去了百花集團。
  
  進入辦公室,換上工作服。
  
  就如同無數次歸來一樣,跨著塑膠棍巡視樓層。
  
  他也見到了早已經回公司上班的洛千金,當對方看到夏天后,眼角眉梢頓時流露出了喜悅。
  
  一切,沒有任何改變。
  
  唯一變化的,便是夏天沒有和往常那樣,進入柳清清的辦公室。
  
  巡視之后,夏天返回自己的辦公室。
  
  整個人倒在了柔軟的沙發上,有些苦惱的抓著頭皮。
  
  如果說他不在乎柳清清,那是不可能的。
  
  且不說柳清清本身就是他的父親明人,特意去長安提親的對象……而兩人的認識也是陰差陽錯,最終走到了今天這一步。
  
  如果可以的話,他很想去安慰柳清清。
  
  但是他很清楚,自己不能這么做。
  
  因為那不是安慰,而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只會加劇兩人之間的裂痕。
  
  “唉。”
  
  再次嘆了口氣,他直接躺倒在沙發上,看著天花板發呆。
  
  中午時分。
  
  夏天沒有接到柳清清一起吃飯的電話。
  
  下班之后。
  
  依舊如此。
  
  當夏天獨自打車回來的時候,柳清清圍著圍裙正在廚房中忙個不停。
  
  “回來了,先去洗漱,飯馬上就好。”
  
  看到夏天,她的臉上流露一抹淡淡的微笑,隨后繼續忙碌了。
  
  表面起來,一切似乎都沒改變。
  
  可夏天卻感覺到了彼此之間隱隱的生疏。
  
  如此之下,一晃三天過去了。
  
  三天來,夏天和柳清清就仿佛回到了剛認識的時候。
  
  彼此話很少,言語不多,晚上也各自睡在各自的房間。
  
  當然也有所不同。
  
  由于給田姨放了長假,一直未回來,早飯和晚飯,都是柳清清親自動手做飯。
  
  也會如尋常那樣,喊夏天吃飯。
  
  但也僅此而已了。
  
  夏天幾次試圖緩和這種沉悶的氛圍,但每每話到嘴邊,卻不知該說什么。
  
  第四日清晨。
  
  柳清清再次獨自開車去了公司。
  
  不過剛到辦公室,她的手機便幾次嗡鳴起來。
  
  來電是一個陌生號碼。
  
  柳清清猶豫半晌,還是選擇接通。
  
  “柳小姐,是我,顧從志,我們三天前見過的。”
  
  電話中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
  
  柳清清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冷冷道,“顧先生有什么事嗎。”
  
  “沒事,我就是想問問柳小姐,是否和夏天求證過了,我沒有騙你吧。”
  
  “呵。”
  
  柳清清冷笑一聲,“謝謝關心,不過這是我家事,顧先生是否關心的過頭了?”
  
  “呵呵。”
  
  顧從志也笑了,“我有怎樣的目的,早在三天前就告訴柳小姐了,柳小姐,明人不說暗話,也許我們可以合作。”
  
  “抱歉,我認為你想多了。”
  
  柳清清毫不猶豫的拒絕,“我和夏天的感情很好,哪怕他有孩子又怎樣,那個孩子最后還是由我來撫養,我,柳清清,會是他的母親,永遠都是。”
  
  “柳小姐,不要說的這么絕對。”
  
  顧從志的聲音很篤定,“你就一定認為能和夏天走到最后嗎?
  
  退一萬步講,即便如此,等孩子長大之后,得知真相,你覺得他還會認同你嗎?”
  
  “真相?”
  
  柳清清黛眉微蹙,“什么真相?”
  
  “真相就是——孩子的母親是被你逼走的。”
  
  顧從志的聲音之中透著一絲戲謔,“我們了解過,那個叫苗伊的女人與夏天沒有什么感情,那個孩子也只是兩人之間醉酒之后的產物,可是,據我所知,苗伊是個徹頭徹尾的拜金女,當他知道夏天有如此身份后,你覺得她會心甘情愿離開嗎?”
  
  不等柳清清開口,他又道,“柳小姐請別動怒,容我一步一步給你分析,首先,我就先以你的意愿來分析,苗伊生完孩子之后,孩子你歸你撫養,且不說你能不能容得下他,一旦孩子長大,肯定會知道不是你親生的,你說他會不會去找自己的親生母親?”
  
  頓了頓,又道,“如果……我們告訴他,說他母親是被你逼走的,你說他會怎么想?”
  
  “你……你無恥!”
  
  柳清清頓時臉色鐵青。
  
  “柳小姐,請別這么說,這就是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第二點,之前已經說過,苗伊那是個徹頭徹尾的拜金女,你認為她會甘愿離開嗎?
  
  不會,我認為,她會牢牢的抓住孩子母親這一點,慢慢的將你擠出去,這不是危言聳聽,你應該很清楚這一點。”
  
  柳清清沉默了。
  
  顧從志趁熱打鐵,“這幾天來,我一直都在觀察,我可以很肯定確認,你與夏天之間應該有了隔閡,你們上下班都不在一起,而且據我們暗中觀察,晚上的時候,你所在的別墅中,也是兩個房間亮著燈,你們……已經分居了對嗎?”
  
  柳清清繼續沉默。
  
  “柳小姐,如果你不認真對待,也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只是徒作嫁衣而已,我給你個建議,盡快解決,越早越好。”
  
  “你究竟想說什么?”
  
  “合作。”
  
  顧從志的聲音仿佛舒展了開來,“柳小姐,只要你告訴我苗伊的下落,我可以幫助你解決這件事,在我看來,柳小姐根本不需要這個所謂的孩子,那樣只會讓你和夏天越來越遠。”
  
  柳清清瞳孔一縮,“你要殺苗伊?”
  
  “呵。”
  
  顧從志淡淡笑了,“柳小姐,你可以問問自己內心最深處的聲音,你真的愿意一個不知所謂不知來歷的女人,和你搶男人嗎?
  
  不論是她,還是那個孩子,對于來說,都是一個天大的阻力。”
  
  “柳小姐是商場女強人,我認為我的這番話,應該是班門弄斧了,想必你應該都清楚,柳小姐,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不會對夏天出手,這是我與你的交易,我幫你除掉苗伊和那個孩子,而你,則需要付給一件東西做報酬。”
  
  柳清清下意識問道,“什么東西?”
  
  “令牌,一塊令牌。”
  
  顧從志的聲音忽地變得很輕,很淡,似在竭力壓制心中的喜悅,“不過這塊令牌在你外公李老爺子手中。”
  
  不給柳清清開口的機會,他加快語速,“柳小姐不要忙著下結論,好好考慮一下,考慮好了,記得聯系我,就是這個電話號碼。”
  
  啪。
  
  說完之后,電話中斷。
  
   
北京单场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