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二千五百六十三章 駕駛員的憂慮
遲疑片刻,我果斷坦白:“是,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暗示,但這只是誘因。”
  
  妖精女皇瞇眼盯了我會兒,淡淡道:“這么說,還有其他理由了?”
  
  “就如您猜的那樣”我道:“真正讓我離開的原因,還是與我義父有關。”
  
  “杜威大師嗎?”女皇放下茶盞,雙眼微闔,舒服地靠在沙發上,慵懶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這個......”沉吟片刻,我道:“事情有些蹊蹺,恕我一時半會兒也解釋不清,但聽起來似乎很嚴重的樣子。”
  
  妖精女皇沉默半晌,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既然你已有了打算,那就去做。”
  
  “多謝奶奶的理解與包容。”
  
  “只是有一點”妖精女皇伸出食指,遙遙一點,道:“別沖動。”
  
  “喏。”
  
  出了行宮,我召回刺客隊長,把接下來的任務內容布置下去,之后只身一人,乘坐魔法飛艇,直奔安圖恩所在的禁地之島而去。
  
  此次載我的飛艇駕駛員,是新一期畢業的優秀學員,駕駛過程很規范,只是時不時會雙手合十,對著天空默默禱告。
  
  我很納悶,便問道:“你在干嘛?”
  
  “回大人話,我在祈禱。”
  
  “向誰祈禱?”
  
  “創世之神。”
  
  “祈禱什么?”
  
  “祈禱這趟行程一路順風......”
  
  我似笑非笑望著他:“是不是還有祈禱自己能活著回來啊?”
  
  “呃......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別用‘您’來稱呼我,顯得老,咱倆年紀相當,用‘你’。”
  
  “是,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猜的”我道:“畢竟我要去的地方是禁地,傳聞中的死亡之地,但如你所見,我和上一次載我過來的飛行員都活著,而且都活的很滋潤,不是嗎?”
  
  “大人您......你一定是受到創世之神庇護的福星,所以才會入險地而不死......”
  
  “別聽他們胡說八道,什么創世之神庇護的福星,純粹是胡言亂語,那些人啊,他們大概是沒辦法解釋為什么我和駕駛員能夠平安無事的從禁地折返回來,所以才生搬硬套某些傳奇繪本的傳說故事,再杜撰些子虛烏有的頭銜,冠到我們頭上,以此來填補他們的腦洞。”
  
  輕笑兩聲,我繼續道:“但事實上,禁地之所以被稱作禁地,是因為侵略者在此地遭遇到無法戰勝的因素,導致他們攻城略地失敗,但這么回去定會遭到當權者的責難,為了開脫罪責,于是編造了一系列駭人聽聞的事件,既滿足了他們的需要,又能通過恐嚇世人的手段,讓人們不敢輕易涉足該地,以此達到掩埋他們無功而返罪責的目的。”
  
  “簡而言之,禁地,并非生命禁區,而是某些人為了某些不為人知的目的杜撰出來的險地,這下你懂了吧?”
  
  “是的,大人,我懂了。”
  
  嘴上說著懂了,可駕駛員仍略顯不安,但至少比剛才好多了,起碼不再隔三差五就祈禱一次。
  
  飛艇以最大馬力駛向禁地島群,沿途,除了茫茫無際的蔚藍大海,就是三五一簇的無人島礁,偶爾還會掠過一兩座堪比城鎮規模的巨大島嶼,但這些島嶼多被叢林覆蓋,看不清島上情況。
  
  “若是得空,我一定多探索下這些無人島嶼,不然總覺得人生會有空缺的樣子。”
  
  我在心里默默道。
  
  伴隨著冗長的航行時間,駕駛員也終于懶得再禱告了,設計好路線之后,他就把方向盤推回到駕駛臺上,拿出一瓶透明的液體,沖我晃了晃:“大人,您......你喝不喝?”
  
  “酒嗎?”我問,同時笑道:“沒想到優秀畢業生的你,竟然也酒駕?”
  
  “不,大人,這只是普通的水,不過加了幾滴紫心草汁液......”
  
  聽到‘紫心草’仨字,我頓時皺起眉來:“紫心草?”
  
  “是的,大人”駕駛員道:“不過您放心,我是特意找醫生調配的安全劑量,而且里面的紫心草汁液也經過了數道過濾環節,可以保證在提神醒腦的同時不會成癮。”
  
  見我仍不吱聲,他苦思了會兒,又道:“大人,你該不會是對紫心草有什么誤解吧?是的,如果大量服用,的確有成癮的危險,但如果嚴格按照醫囑服用,不但不會對身體造成傷害,還有強身健體,增強記憶及免疫力的效果......”
  
  見他仍要說下去,我擺擺手,打斷他道:“夠了,給我也倒一杯吧,讓我也嘗嘗這令人聞風喪膽的可怕植物的味道吧。”
  
  “大人,你真會開玩笑”駕駛員斟滿一杯水,遞了過來,笑道:“紫心草剛被發現的時候,可一直被當做鎮痛藥來用,后來還有醫生特意把它制成提神醒腦的飲品,直到有人發現它能成癮,它才被當成商品來賣,但這個過程并沒持續多久,就被各國衛生組織判定為有害商品,并打上了禁止販售的標簽,如今,也只有拿到醫生資格證的合格醫生,與部分掌握了醫藥理論的牧師,才有資格通過正當渠道販售含有紫心草汁液的產品。”
  
  接過水杯,晃了晃,看著細小的氣泡不斷漂浮上升,我隨口問道:“這些都是你在駕駛員學校學到的知識嗎?”
  
  “不,這些都是擺放在診所書柜上的書籍雜志里提到的。”
  
  “什么樣的書籍雜志?”我問。
  
  “醫藥法律”駕駛員思索片刻,篤定道:“是那本書上提到的。”
  
  如果是醫藥法律的話,或許還有幾分可信度,至少和風大陸的醫生還不至于用自己的名譽開玩笑。
  
  喝了一小口,并沒感覺這水與其他飲用水有啥區別,甚至于味道方面,還不及天然礦泉水。
  
  砸吧砸吧嘴,我把杯里的水一飲而盡,駕駛員又要給我倒,被我伸手拒絕了。
  
  “多謝,不過已經夠了。”
  
  “大人,我沒說錯吧,這就是普通的飲用水,加了微涼的紫心草汁液,只是為了提神醒腦。”
  
  駕駛員小呷一口,繼續道:“您......你可能并不知道,像我這樣的新人,駕駛時必須時刻保持清醒,才不至于出錯,等什么時候熬成了老手,就沒這些顧慮了,我聽說啊,有些駕齡極長的老手,就算是閉著眼,也能分辨出周圍環境來,可神奇了呢!”
  
  

Ps:書友們,我是暴走的瘋兔,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北京单场胆拖